【補習行業】塑造明星形象顯專業? Mo Sir:何必要學生怕了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新學年開始,同學又是時候用功準備公開試。相信不少打工仔都經歷過會考、高考或DSE的洗禮,而很多人都很依賴信靠校外的補習老師,曾經非常盛行的「人補我又補」風氣,是一代人的回憶。80後Mo Sir﹙Howard Tung﹚曾於連鎖補習社橙式教育及Oasis當通識科補習名師,他指包裝很重要,不論外形還是談吐都得予人專業形象,他笑指很多大型補習社都喜歡將旗下補習老師包裝得如明星、神一樣,然而他卻對此做法感到有點無奈。

Mo Sir﹙Howard Tung﹚曾於連鎖補習社橙式教育及Oasis當通識科補習名師。﹙黃舒慧攝﹚

Mo Sir在教育大學畢業,主修中文及常識,2008年更修讀通識碩士畢業,「畢業後我曾做過六年日校教師,學生大多為邊青,除了花心機在教學外,還要多花心力在陪伴學生,照顧他們的心理及情緒。而當時的學校容許我們有兼職,見有朋友做補習社老師,所以自己都想挑戰試試。」於是他便在放工及周末時兼任補習老師。到2009年,因該日校被殺校,Mo Sir便決定趁機會到補習社當全職。

補習是補品 可集中於成績

Mo Sir覺得日校與補習社的教學模式很不同,故想趁年輕時汲取不同的經驗,「日校對學生的時間多,課程可以由淺入深去教;但補習社學生一星期才來一次,每次只有個多小時,所以教學內容要更集中,但可以更專注地鑽研怎樣幫助學生去取得好成績。」他覺得日校是正餐,補習是補品,兩者不同,但沒有哪一種比較重要之分。

他自言很喜歡通識,因為可以訓練思維,令人知道世界發生甚麼事,「當時通識是一個熱潮,2012年才是第一屆有通識科公開試,所以在設計補習教材上完全未有任個框架,會有一定難度。」除了要熟悉課程大綱和參考樣本試卷外,更要透過學生做題的結果慢慢調整,「會參考教科書、新聞及課程文件,而過了頭幾年後,便開始有past paper,出題亦更得心應手。」因為通識乃與時事有緊密的關係,所以Mo Sir指每朝都會花近兩小時留意及研究近期的事件發展和趨勢。

Mo Sir亦指補習筆記與日校的筆記最大不同之處,是補習的筆記的內容比較精準,外觀則要精美,「另外要有更多空位讓學生書寫、多圖像及中英對照,筆記的排版都由我自己搞掂。」﹙黃舒慧攝﹚

個人形象包裝 儲爛gag

Mo Sir坦言近三至四年開始,補習風氣沒以前般盛行,「因為現時學生並不是非入大學不可,他們還有很多其他出路選擇,所以面對公開試的壓力亦不如以前般大,導致少了人補習。」然而,Mo Sir指當補習老師除了筆記要實惠精美外,補習老師的個人形象亦直接影響學生會否選擇自己,故補習社很着重補習老師的個人包裝,「有些大型補習社會將老師包裝如明星或神一樣,然而我覺得這種模式與學生很有距離感,又何必要學生怕了自己?」但他認同形象要專業,所以都有拍過那些恭敬繞手的專業照片。

「個人形象很重要,而當中亦包括談吐,一入課室便要表現專業。」Mo Sir指在講課技巧上都會有鋪排,如學生通常每15至20分鐘的集中力便會下降,有小睡的跡象,「我會在這個時候說說笑話爛gag,希望同學可以提起精神;平時亦會儲起很多生活化、有趣並與通識科有關的新聞,也準備一些短的新聞題目,讓他們可以稍為清醒一下。」

Mo Sir自言不想打造明星或神的形象,他採取的是親和並與學生為友的模式。「可能以前曾教過日校,所以我希望增取多一點與學生相處的時間,這是中型補習社的好處,因為每班只有二十至三十人,我會容易了解學生本身,有時我會與學生在下課後一起食飯。」

Mo Sir 上課情況:﹙按圖了解﹚

Mo Sir指曾有大型補習社邀請他跳槽,但他苦經思量後,仍是覺得中型補習社較適合自己而拒絕邀請,「我希望增取多一點與學生相處的時間,這是中型補習社的好處,因為每班只有20至30人,我會容易了解學生本身。」﹙被訪者提供照片﹚

不單利益關係 可改變別人的人生

很多人覺得補習老師比起日校老師一定對學生沒那麼多的感情投入,因為一星期才見一次,又怎會認得,並覺得補習老師都是以利益行先,不會與學生建立再多的關係,但Mo Sir卻不如此認為,他說:「我覺得補習老師與學生不一定只有利益闗係,補習老師不一定只為了錢,其實還有很多額外的事情可以做。我覺得這個一份可以改變別人人生的工作。」

Mo Sir指有一位男補習學生通識得到4等級,其餘兩科是5和4等級,算是不錯的成績,「他打算報讀城市大學的商科課程,但我覺得他的成績不算差,其實可以試試報三大,於是提議他第一志願填中文大學的酒店課程。我更教他面試的技巧,並借他面試要用的西裝和領帶。」如此盡心盡力,只因他真的關心學生,希望盡自己的力量去令他們走更適合自己的路,「我還說若取錄了的話,就要請我去旅行。結果真的成功取錄了,沒當真要他請,但我們一起去了摩洛哥呢!」

Mo sir 與學生相處就如朋友一樣:﹙按圖了解﹚

能與學生為友是非常難得的事,Mo sir 與成功入讀中文酒店管理的同學亦保持聯絡,圖為他們當年一起到摩洛哥慶祝。﹙被訪者提供照片﹚

Mo Sir對這個事例特別深刻,因為這讓他知道,自己有能力去影響別人的人生,「亦試過有一次,我爺爺入院了,特別有位護士叫出我的名字,原來他是我以前的學生,當年我介紹他選讀護理系,現在他則照顧我的爺爺,感覺很神奇,看到學生在學業上有所成熟,然後發展不同的人生。」

感覺不完全 想參與更多

他坦言看到學生在自己的協助下得到不錯的成績,會很有滿足感,但這都只局限於成績上,「補習老師不需要向補習學生講人生道理,他們的在個人成長方面亦沒有太大需求,這時我就會思考,我是否真的在教一個「人」?感覺只當補習老師有點不完全。」所以他決定暫別8年的補習老師生涯,重新到日校任教。

人一生分很多的階段,沒有人規定一生只做一份工,亦沒有一分工重頭到尾都會適合自己,因為人會長大、會有經歷,思想會改變,心態會成長,Mo Sir覺得自己已完成一個階段的修煉,想以更進步的心態去迎接新的挑戰,只有想教好小朋友的初心從沒改變。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