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有個發明家.上】不是考試贏家 喇沙仔高山低谷硬闖科研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我是尖子,今天應該不會搞startup,我可能已經入了iBank。」

喇沙畢業,先後取得中大和港大物理系碩士銜頭,並已獲牛津大學取錄攻讀博士的禤彥勳(Denis),在牛頭角的臨時辦公室內細數小時候「無範掂」的故事。「練過水,想像方力申一樣以運動員資格入大學,又練過長跑、學過結他、小提琴、畫畫……」

精英級的履歷背後,若非本人「自爆」,沒有人會知道這位港產發明家少時的不濟,更不會相信他曾一度抑鬱閃過自殺念頭。

不是尖子,也不是富二代,這是一個喜歡機械人的男孩故事。

禤彥勳在2015年創立科研公司,致力研發醫療機械手套。(李澤彤攝)

禤彥勳三個字,一「谷歌」就彈出發明家、科學家、高材生等美譽。從去年開始相約身在英國的他,等到今年休學回港全力發展初創公司MedEXO Robotics,記者一直期待這次文理腦袋的碰撞——履歷滿佈艱澀專業名詞的準博士生,會否與記者來一場「雞同鴨講」的訪問?

拖着兩隻行李喼的Denis終於現身,多年來的獎杯、獎牌和手繪筆記在凌亂的辦公室內多得無處安放。他熟絡地遞來紙包飲品招呼記者,然後笑着失陪:「不好意思,剛通了幾晚頂,我先剃剃鬚,很快回來。」貪靚又會招呼人,明顯不是科學怪人。

港產發明家的童年,像所有男孩一樣喜歡砌模型。(受訪者提供)

Denis是港聞版的常客,他為減輕柏金遜患者手震程度而設計的醫療機械手套,去年在多個社企和創業比賽中獲獎,令這位才剛30歲的發明家頻頻見報。從中學起立志要做改變世界的事,這位「喇沙仔」有自家金句助燃心中之火:「我會幻想自己成功的畫面是怎樣,你可以說我『FF』(幻想),但就是那個畫面提醒我:要去到成功那一點,此刻的我就要解決眼前難題。」又或是:「因為你不是在做喜歡的事,因此你變得replaceable,只有做真正熱愛的事,你才會變得不可取替。」科學人有科學人的信仰,Denis的信仰是「堅持」。

說Denis的科研長跑是從2015年開始並不完全正確,看他初中時代稚氣的「卡通式」發明手稿,就知道苗頭早就植根於孩提。家境未算富裕的他,小時家中壞電器都是家人自行修理,紅紅綠綠的線路底板惹起小男孩的興趣。中學升上傳統名校,成績徘徊中下遊,體育亦不「耍家」,他一下子就被淹沒在精英的國度裏,發現自己什麼也不是。

喜歡機械人的Denis,中學時代已幻想有日能研發出機械手腳。(李澤彤攝)

從新聞得知不少柬埔寨截肢者無力購置昂貴的義肢,Denis中六時便以極低成本研發「人工智能腳」,希望能惠及經濟能力有限的傷健人士。(受訪者提供)

幸好,不文不武的他參加校內的科學比賽,發現讀書比他叻、比他勁的猛人沒做到的事,自己反而做得到:例如成功做到能抵擋BB彈的物料;別人從二樓掉下來的雞蛋爆個稀爛,自己的卻可原好無缺。難道都是「撞彩」?朦朦朧朧間,Denis感覺自己就是有一點什麼……可能就是一點比別人強的地方。

要證明自己就要顯示實力,會考制度下當然以分數定高低。Denis害怕閱讀文字,不是讀書料子,會考選了理科,卻發現物理學原來能解釋許多小時候對世界的疑團,於是一下子便沉迷起來。別人操pastpaper、刨「雞精書」,他卻刨霍金,讀課外科普書,會考課程和文字恐懼都鎖不住他對物理天地的嚮往。

然而,教育制度吊詭之處,在於容許為考試而讀書,過後歸還知識的人順利過關,卻未容真正求知、卻不背答題的叛逆者。會考不夠分原校升讀,Denis當時天真坦蕩地對校長說:「我將來想做發明家!」路,就為懷抱熱情的人敞開。

香港有個發明家.下集:迷途尖子曾想自殺 牛津博士生一句話自救

 

「人工智能腳」擊敗全中國400名選手,讓Denis奪得「明天小小科學家」比賽一等獎,並成為首位獲得「明天小小科學家」稱號的香港學生。(受訪者提供)

翌年,智能腳奪得美國「Intel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三等獎,令Denis感悟搞發明除了「型」外,還能改變世界。(受訪者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