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冇人權?】法例沒界定藍領白領 各界提倡修例劃一放銀行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難得連放四日,星期一朝早行山,夜晚唱K囉。」群組中話語聲不斷,此時,Carmen面有難色:「我……星期一要返工。」一言驚醒夢中人,「吓?紅日都要返?」得到的是三個字:勞工假。

工作多少不是最苦,最苦是無法與家人及朋友的生活同步吧!(iStock)

勞工假不是「工人」才放的嗎?少年,你太年輕。「白領放銀行假,藍領放勞工假」,是不少企業順應傳統機制而沿用至今的做法,但按現時法例,原來沒為白領、藍領這兩個最少有「50歲」的名詞下過定義,政府亦沒有就階級來區分僱員應能享有多少假期。打工仔一年12天的法定假期,即大眾所稱的「勞工假」,是受到《僱傭條例》保障當中最低要求;而「公眾假期」即俗稱為銀行假則未有規管在內。

知多啲勞工法例嘅細節,返工自然少啲蝕底嘅機會啦! (按此進入)

放假,是打工仔的基本權利,但見「假日」街頭,享有數天假期的OL可以徹底解放,城內一片歡欣氣象,使得仍需上班的打工仔頓覺幾分心酸。根據《公眾假期條例》,「公眾假期」是銀行、教育機構、公共機構及政府部門機構的假期,但並無規定僱主必須讓僱員放假,勞工處回覆《香港01》查詢時指,倘若機構給予僱員優於《僱傭條例》的福利,如讓僱員在12日法定假期以外的公眾假期放假,便視乎機構與僱員之間的協定。

街上熙來攘往,你今日有冇假放?(資料圖片)

僱主力撐員工放假 稱有助提升工作效率

大家同是打工仔,工作為兩餐,但放假的日子卻各有不同。有關注本地勞工權益的組織便提倡把「公眾假期」與「法定假日」看齊,令不同階層人士的福利亦在同一條起跑線上開始。爭取多放幾日假,其實不是怠懶的表現,因為適量的休息是直接與工作效率有關。環球人力資源服務公司Penna的經理人事總裁Penny de Valk曾在英國《衛報》稱,有證據顯示員工若缺乏適合休息便會減生產力,又指人如長時間工作,創造力便會難以維持平常水平。他以馬拉松比喻工作,指這不是看一時的爆炸力,亦由於長時間工作會令人容易疲倦,所以放假是必需。有人力資源顧問亦稱,缺乏休假除了影響工作效率及員工的心理健康外,當中的壓力更會影響家庭及朋友關係,所以鼓勵僱主應多關注員工的work life balance。

尋找work life balance不是OL的福利,港九勞工社團聯會副主席譚金蓮表示,會方曾呼籲企業劃一假期,惟有公司因屬第二生產而要求僱員放勞工假,「如從事(物流運輸)公司會計部的僱員要與銀行工作,但當銀行那邊放假時,員工都做不了什麼,其實生產力亦不高。但就正正因為機構覺得自己屬於物流運輸業便是藍領,應該放勞工假。政府又不是硬性規定放銀行假,(企業覺得)自己又不是大公司,不是bank,你(僱員)咪照踎。」譚金蓮指其實在現今社會,只放勞工假的企業較難吸引新一代,呼籲企業不要墨守成規,「有家庭的或者還願意啃,但80、90後的人不是這樣想,他們直言覺得『低人一等』」。

要吸引人才,有企業亦同意讓僱員放銀行假是可增加公司在勞動市場上的競爭力。康宏集團首席人力資源總監黃雪輝說:「既然我們的競爭對手都唔開工,我哋開都無意思。而且我們從事金融業,都有相當壓力。」她表示香港人工時長,福利經已比其他國家遜色,因此更需要時間去陪伴家人或休息,「當僱員有足夠休息,自然能締造一個更正面的工作環境。」

勞聯昨天聯同約30名工友到政府總部請願要求儘快劃一12 天的法定假日(又稱勞工假)跟 17 天的公眾假期(又稱銀行假)。(受訪者提供)

放多幾天假 是與歷史遺留的身分有關?

銀行假比勞工假多出5天,究竟哪些人放銀行假,哪些人放勞工假?據記者為撰寫這篇報道而進行的訪問所見,受訪者都指這是社會約定俗成下的產物,「那些坐辦公室的OL與白領,便是放銀行假,『其他』便是放勞工假」,這個「其他」,是指一些從事勞動工作的僱員。

勞工處曾委託政府統計處於 2011年就享有有薪公眾假期的僱員工種進行調查,發現較高技術職業類別(如經理及行政級人員、專業人員)多放「公眾假期」,而較低技術職業類別(如服務工作,銷售人員)則多只獲僱主給予「法定假日」,前者放取公眾假期的百分比介乎 79.6% 至 92.5%之間;而後者僅得19.0% 至 28.1%,兩者的差距接近1倍。

對於為何有這樣的區分,有指當時英政府欲透過這法令讓一般商業交易暫停,使銀行、教育機構、公共機構及政府部門在指定日子休業,令整個社會都可享用假期,於是便訂下銀行假。「外資、英資要在復活節及宗教有關的節日去教堂;華人的工廠技工,所謂的藍領便享受不到。」

政府恐劃一會為業界帶來負擔 勞方:SME都做到

有勞工團體表示已持續多年嘗試爭取劃一勞工假與銀行假,但政府拖延至今仍未有共識。勞工處對此回覆指:「若將這類優於《僱傭條例》規定的福利以立法形式要求所有僱主遵行,會對僱主,包括佔全港企業98%的中小型企業,以及聘用超過35萬名外籍家庭傭工的家庭造成一定影響。」在政府2011年的調查當中亦發現,有3成受訪者沒有放取銀行假,估算若把勞工假增加5天,與銀行假看齊,僱主每年預計要增加18.3億元的成本。

數字或許令人咋舌,但譚金蓮反指勞聯在2016年的相關調查發現,有大約一半的受訪者是可放取銀行假,認為公司只需要透過內部調整,便可輕易吸納每年多出5天的生產力,「其實很多中小企亦做得到(讓僱員放銀行假),所以不是(企業的)能力問題。」她認為政府應該決心立法劃一勞工假與銀行假,作牽頭的角色,讓不同階層的僱員亦享有同樣福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