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傳台灣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出馬 研究病毒藥劑

撰文:陳宗逸
出版:更新:

隨着武漢肺炎疫情擴大,台灣方面確診病例不斷升高,總統蔡英文已經在1月30日召開國安高層會議,以「國家安全層級」的方式來對抗疫情擴散。
據悉,會中已經納入台軍最神秘的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俗稱:預醫所),如同2003年SARS期間,預醫所負擔着台灣社會對抗病毒的最後一條防線角色一般,此次預醫所是否再度出馬研究病毒與藥劑,令人注目。

對於武漢出現新型冠狀病毒所產生的嚴重肺炎感染事件,宛若是當年SARS疫情的翻版,甚至是晉級版,外界對於此病毒與生物戰劑之間的關係,各種傳言不斷出現。

台軍是否介入疫情管制,或者在病毒防治方面提供高科技協助,目前引人注意。(陳宗逸/多維新聞)

所謂化學武器和生物武器,是完全不同領域的武器。一般人會把「生化武器」混用,事實上是對此二種嚴重差異的武器有過於模糊的概念。比較二種武器運用,一位美軍將領曾解釋:「化學戰劑只能涵蓋數10平方公里的範圍,生物作用劑卻可席捲數10萬公里之遠!」

根據台灣疾病管制局發表的《生物武器及其因應對策》,目前全世界生物武器,共分三大類:微生物型;以天然毒素為主要組成成份的「毒素型」;以及用人工手法改造,或製成新型毒素的「人工毒素型」。此次武漢新式冠狀病毒,應該屬於微生物型或者天然毒素型混合,故是新的分類。

生物武器的優勢,在於它們擁有一些不可取代的優點:包括對人、動物或植物具備「病原性」;在自然環境中具「安定性」;只要極少量布放,就可以造成大規模殺傷;可以氣態傳佈;方便裝入載具中發射;罹病及致死率高;診斷、治療及清除困難;容易自研究機關取得;研發成本低(故又暱稱「窮人的核彈」);可藉基因操作的方式,提高武器的毒性;對抗生素具備高度抵抗力;以及接觸後的潛伏期長,病原與病因難被察覺。

近數十年來,被用於研究、開發與製造生物武器的微生物,包括病毒性的黃熱病毒、登革病毒、曲公病毒、Mayaro病毒、Ross河病毒、阿根廷出血熱病毒、漢他病毒、拉薩熱病毒、伊波拉病毒、馬堡病毒、痘病毒;細菌性的霍亂弧菌、傷寒桿菌、痢疾桿菌、兔熱菌、布氏桿菌、破傷風桿菌、鼠疫桿菌、炭疽桿菌、鼻疽桿菌;立克次體的斑疹傷寒立克次體、斑點熱。當然,這些都是目前人類已知的病菌,未知或者新開發的,數量恐怕難以估算。

專家解釋,近年來生物科技發展突飛猛進,有一些生物武器的研發,甚至可以用人工技術合成病毒的一段基因,然後用另外的菌體當作武器的載體,這種多樣化的面貌,讓生物武器的偵測、防範與治療,更加困難。

隨着基因工程科學的突飛猛進,病毒的變異體也異常更具攻擊性,並且具有不可思議的突變適應性。(資料照片)

2001年911事件爆發之後,很少人注意到接踵而來的炭疽熱恐慌。這也是事件發生後,英美聯軍「預防攻擊」伊拉克的原因。雖然伊拉克缺少需要高價獲得的化學武器,但英美聯軍究竟在伊拉克境內抄獲多少生物武器?目前對外界依舊是一個謎團。

伊拉克會擁有大量生物戰劑,源於前蘇聯的崩潰。前蘇聯軍方層將多種細菌和病毒基因再造,讓這些生物戰劑散佈,患者在初期感染的症狀消失一段時間之後,還會併發神經脱髓鞘(demyelinating)病症,病毒基因的改造,讓尋找原始病原的任務,根本不可能成功。

隨着蘇聯的解體,針對多種新型生物戰劑的管制作業,早已經形同具文。大批由蘇軍培養的生物武器專家,紛紛四散到世界各地,收納這批專家的國家,包括美國、伊拉克、伊朗、敘利亞、北韓,以及中國大陸。

例如伊拉克,光是在1995年,就從前蘇聯這個管道,取得數千加侖的病菌戰劑材料,聯合國的禁運與檢查,並沒有顯著效果。1992年,前蘇聯生物武器機構向美國投誠的科學家肯‧阿里貝克(Ken Alibek),曾為美國軍方的生物武器研發提供重要協助。

他曾指出,美國政府一直以來都密切監控全世界擁有生物武器的國家。除了美、俄外,美國懷疑或者確認有15個以上的國家/地區目前擁有生物武器,其中包括中國大陸、伊拉克、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英國、朝鮮、伊朗、敘利亞、南非,以及台灣等地。

日軍曾在中國發起細菌戰。(網絡圖片)

而對於中國大陸、印度、巴基斯坦與台灣的生物武器,由於色彩更加神秘,美軍更抱持着高度興趣。尤其是中國大陸的生物武器發展,美國認為在這些國家中更具備極為領先的地位。

許多人不知道,中國是人類史上第一個被人為生物武器迫害的國家。據信,從1932年開始,日本關東軍的731部隊,就已經開始在中國東北從事生物武器的研究,例如用細菌污染飲用水、用鼠疫炸彈攻擊中國軍隊、用活人進行生化武器的實驗。終戰之後,這些研究成果除了被率先進擊東三省的蘇聯紅軍取得之外,也被接收關東軍武裝的中國共產黨軍隊佔為己用。經過多年研發以及前蘇聯的協助,中國大陸的生物武器研發與儲存能量,規模令人難以想象。

美國農業部,曾經在SARS疫情爆發不久,秘密舉辦一次反生物武器襲擊演習,假設美國有三個州,同時受到口蹄疫生物武器攻擊。演習結果顯示,要花二週時間,當局才能有效控制口蹄疫疫情,而這段時間,美國已有30多個州的牲畜受到口蹄疫感染,可見生物武器的隱憂。

而台灣的生物武器能力,被美國高度評價,事實上也是因為歷史因素。國府在二次大戰後,獲得不少日本方面人體實驗的資料,而國府遷台後,在研發核彈遭到美國抵制的同時,更加用力研發生物戰劑,保證在國防上有與敵方共同毀滅的能力。位處於新北市三峽市郊的預醫所,是台灣國防上,遠比各式遠程巡弋飛彈研發還要神秘的基地。

台灣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網絡圖片)

2003年間,拜SARS風波所賜,當年陳水扁政府破天荒開放預醫所大門,讓媒體公開拍攝,而陳水扁象徵性地進入大門,之後拍胸脯保證,即使動用軍方預醫所力量,也要撲滅SARS,這是預醫所第一次曝光在台灣輿論眼光下。

台軍的預醫所,在30年前,就已經擁有在東亞極端頂尖的第四級(P4)實驗室,專門研發、製造以及解析新式的各種病毒,並且找到預防以及解除方法,美、俄、歐等國衛星,每天定時定點觀察台灣預醫所的動態,因為此地神秘到連美方都無法一窺其貌。

此次適逢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爆發,台灣軍方已經暗示,預醫所將扮演某些角色,至於是何種層次的角色,目前還端賴政治局勢的發展,以及疫病防治是否得法,不論如何,到2月10日之前,台軍方認為,將是台灣是否能夠有效控制疫情的關鍵10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