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神榜:哪吒重生》Cyberpunk風成話題 誰說中國做不好動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哪吒,又來了!一年半前,「萌醜小哪吒」席捲全國,如今這個哪吒身長一米八,著皮衣,跨機車,披紅色鋼鐵戰甲,與身嵌金屬脊椎的龍王三太子瘋狂搏殺。有人調侃「哪吒去了葛咸城取名蝙蝠俠」,還有人驚呼:「從來沒看過這種風格的封神榜!」

片名《新神榜:哪吒重生》,主角設定全部到了現代:哪吒是個愛好機車的中二青年,東海龍王創立了當地最大的財閥集團,敖丙成為了一個富二代,這些神仙們住在東海市,這裏有富人區,也有平民區,畫風走「民國+金屬龐克+神話」的混搭,在這個片子之前,「我們從來沒有機會見過一條中國的龍,掄著鋼鐵架子在現代廢墟中打架。」影片上映前,我們專訪了導演趙霽,他不會畫畫,卻連續擔任追光動畫兩部重磅作品的導演。

「誰說不會畫畫就不能做動畫?我覺得我的境遇和這部片子裏的哪吒是類似的,我希望告訴大家的是,你是誰,不是別人定義的,是你自己做出來的。」

《新神榜:哪吒重生》角色設定:哪吒轉世成普通青年 激鬥富二代龍王三太子(點圖放大瀏覽)▼▼▼

自述:趙霽 撰文:劉亞萌(一条)

《新神榜:哪吒重生》的故事發生在哪吒自刎而死之後。封神大戰已經過去了3000年,哪吒的魂魄不斷地投胎轉世,到了當下這個時代,轉世為普通青年李雲祥。做這部片的初衷是,我們中國有那麼多神仙妖怪和英雄人物,光封神榜上就有365個,卻沒有發生在現代的故事,很可惜啊。所以我們設定了一個神話與機械感雜糅的架空世界——東海市,讓所有的神仙妖魔都生活在這兒。這裏階層分化,魚龍混雜,四方勢力割據,同時又面臨著「封神榜重排」的變局。

經過3000年的博弈,神仙妖怪們背後的勢力有哪些改變?封神榜裏的兩大派系——截教和闡教,如何進行權力分配?誰變得更厲害,誰變得更弱小?背後反映了什麼新的經濟社會結構和矛盾?這些都是非常值得想像的空間。原著裏哪吒的父親李靖是陳塘關總兵,敖丙是龍族太子,這是一個官二代VS官二代的故事,但我們這次建立了一種富二代VS平民之子的關係。

我們設定,東海市是一個常年缺水的世界,敖丙所在的龍族成立德興集團,把控著自來水的壟斷地位,十分顯赫,而李雲祥出生在普通之家。這兩個家庭的父子之間的情感張力非常不同,會成為劇情的核心推動力量。

充滿Cyberpunk風格的東海市(點圖放大瀏覽)▼▼▼

+5
+5
+5

獨屬於中國的東方龐克風

我深受79版《哪吒鬧海》的影響。小哪吒自刎那段,小時候覺得很震驚,不太懂。長大後回看,發覺他太叛逆,太有個性了,是非常具有龐克精神的。真正的哪吒,是自刎那一刻才誕生的,所以我就讓這個魂魄離開了李靖夫婦,不斷重生。過去三千年來,哪吒的存在是龍族的一塊心病,世世代代一直追殺他。

我們現在說起的龐克,大多是來自西方文化。比如蒸汽龐克,來自19世紀第二次工業革命,延續的是維多利亞時期的視覺審美。賽博龐克和廢土龐克,有一些近未來的元素。那我們怎麼找到獨屬於中國的龐克風格?我們回看中國的歷史,發現上世紀30年代的上海雜糅了東西方文化,既有租界裏的洋房、小汽車和西裝革履的人,也有傳統的弄堂、旗袍。這裏有著非常強烈的矛盾感和衝突感,我們就決定把上海作為視覺的第一樣本。2017年底,我們來上海採風,走訪石庫門,進入了120年歷史的老房子調研,最後以老上海為基底,構築了一個「五個區」的東海市。

磨了4年,動員了全國幾十家動畫公司

《新神榜:哪吒重生》做了4年,光是劇本就花了1年半。它跟《白蛇:緣起》的文本策劃是同時起步的。那是2016年,當時追光動畫剛做完第一部電影《小門神》,我們開始著手年輕人感興趣的中國傳統文化人物的故事,就選了白娘子和哪吒這兩位原型。同時兼顧兩部片子,就會有點慢。最初我們大部分精力還是花在《白蛇:緣起》上,等它上映後,才慢慢把《新神榜:哪吒重生》的進度趕上來。

參與這部片子的,總共有1000多人。其實追光本身只有大約200名員工,包括《白蛇:緣起》在內,此前的所有片子99%的製作都是在公司內部完成的。但《新神榜:哪吒重生》不一樣,技術難度和挑戰太大了。所以我們不得不、也是非常幸運地、與國內幾十家動畫公司合作。

電影裏有一段非常複雜的海底戰鬥戲,有點像《海王》那種,我們內部實在是沒有時間和資源做了,就找來一家同行幫忙。因為場景過於複雜,CG角色太多,綁定過重,導致他們在實際操作的時候電腦特別卡,效率就非常低。他們那個團隊非常盡責,熬了很多夜,還是做不完。壓力太大了,然後老闆為了幫助我們完成,還去找了外面的freelancer來幫忙一起完成了那個段落。

誰說不會畫畫就不能做動畫?

有人說,你們花3年4年做一部動畫電影,會不會時間太長了?其實真的不算長,我們可以橫向去看,迪士尼和皮克斯的一部動畫電影,平均周期是5到6年。他們不僅時間比我們充裕,預算也高很多。我們《白蛇:緣起》的成本是8000多萬,而大家熟知的荷里活的《優獸大都會》和《玩轉極樂園》,成本換算成人民幣分別是9.7億和11.3億,比我們高出了10倍。

幾年前,大家都不太看好中國動畫電影這個行業,所以我們中國動畫人真的是非常有熱情地在堅守。李雲祥的境遇跟我是類似的。他剛得知自己是哪吒的時候,是懵的,身邊人告訴他,哪吒應該是這樣的,應該是那樣的,把他搞得無所適從。

點圖了解更多導演趙霽投身中國動畫電影行業的契機▼▼▼

最後他說我不管,我只考慮我自己怎麼想,我做好我認為對的事情,我就是哪吒。我是誰,是我做給你看的,不是你們告訴我的。包括現在也有一些外界的質疑,一年半以前餃子導演的《哪吒之魔童降世》那麼成功,我們選擇的題材相近,不可避免地會被拿來比較。

但其實我很開心,是替中國動畫開心。我們跟餃子導演也經常交流,能有這個市場局面很不容易。壓力自然也有,覺得人家做得那麼好。但後來也想開了,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類型,《魔童降世》是一個非常好的合家歡的電影,我們是熱血動作類型電影。

就像孫悟空有不同的解讀版本,哪吒也一樣,這也正是中國傳統文化博大精深的地方。《新神榜:哪吒重生》是我們「新封神」系列的開篇之作,我希望大家各做各的,都能做得好,也希望有很多觀眾喜歡我們這個系列的作品。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歡迎關注:https://www.facebook.com/yitiaotv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