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星堆|軟玉織刀造型特別 罕見青銅神壇出土或還原祭祀場景

撰文:林芷瑩
出版:更新:

四川廣漢市三星堆遺址被譽為「20世紀人類最重大考古發現之一」。近期,考古學家在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中再出土逾千件文物,除了青銅扭頭跪坐人像、青銅人像戴龍形頭飾,更有一把與戰國時期青銅打緯刀形狀相似的玉刀。

《紅星新聞》報道,此次三星堆考古挖掘的6個「祭祀坑」中,6號坑不僅是當時比較晚才挖掘,更與其他布滿文物的祭祀坑不同,坑內只放了一個巨大的木箱。木箱被抬出坑後,考古人員在木箱西側木板的底部附近發現一把形狀特別的玉刀。

主持 5、6、7 號坑發掘的四川大學考古文博學院教授黎海超透露,該把玉刀的材質在三星堆遺址不多見,與金沙遺址出土的玉器材質比較接近,屬於軟玉。該把玉刀與江西靖安出土的竹刀的形狀十分相似,亦與現藏於昆明市博物館的戰國時期青銅打緯刀的刃部有幾分類似,但後者的刀柄較短,刃部較長。

木箱出土後,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曾一度認為是墓葬,但開箱後發現箱內並無屍骨,也沒有檢測出明顯的脂肪酸。惟除了玉刀,木箱內亦有大量絲綢蛋白殘留,因此王巍大膽猜測,木箱或是滿箱絲綢,而通過對玉刀肩部和刃部形狀的分析,推測有可能是古人紡織時用的工具「打緯刀」。

除了6號坑,考古學家亦在7號和8號的「祭祀坑」有新發現。《環球時報》報道,7號、8號「祭祀坑」已露出厚實器物層,考古團隊發現數百根象牙、玉器、金器、前所未見的青銅器。據專家介紹,7號和8號「祭祀坑」的特點之一是象牙非常多,截至目前,7號坑已有180條象牙,8號坑已有202條。

負責7號「祭祀坑」發掘的四川大學教授黎海超表示,祭祀坑中央的部分有好幾層象牙,幾乎是密不透風,完全看不到象牙下面有何器物。值得注意的是,7號「祭祀坑」的玉器特別多,包括玉璋、玉鑿、玉斧、玉瑗等,甚至還有好幾件前所未見的玉器,其中一件還未完全出土的蔥綠色「玉板」就猶如鑲嵌在一塊鏤空的青銅網格之中,形態非常罕見。

據了解,8號坑是在三星堆遺址眾多已發掘的「祭祀坑」中唯一有厚實灰燼層,考古學家花費長達4個月的時間清理,從灰燼中清理出3000多片青銅器碎片、280多件玉器、超過360件金箔器等。雖然表層的碎片似乎有點可惜,價值不高,但專家認為碎片對研究當時的祭祀文化、流程具有很高價值,而且數量較大,經過修復也能驚艷亮相。

負責8號「祭祀坑」發掘的北京大學副教授趙昊表示,一些大型青銅器在象牙層的表面開始露出,其中一件神壇造型的文物非常奇特。他介紹,本次發現的神壇,與1986年在三星堆發現的神壇完全不同;從已出土的部份可見,神壇有三層正方形台基,台基上有姿勢迥異、大小不一的青銅人像造型,有些是身着飄帶彩衣、翩翩起舞,有些則是小腿布滿紋身、肩扛祭品,神壇上更有一隻戴項圈的神獸。

此外,神壇旁邊有一隻目前發現最大的三星堆「神獸」,相當於成年的哥基犬大小,大眼寬嘴,細腰粗腿厚臀。神獸頭上的獨角頂有一個平台,平台上有一個青銅立人。

趙昊表示,神壇不僅是一個單獨的器物,更重要的是描繪了一個祭祀場景,代表着三星堆的人對於世界的理解。除了神壇,8號「祭祀坑」亦出土了見證中原文明和古蜀文明交融的硃砂彩繪青銅尊、面部彩繪的青銅人頭像等。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考古研究所工作人員冉宏林介紹,目前7號和8號「祭祀坑」只是剛剛揭開「蓋子」,相信會有更多精彩的文物尚待揭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