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考古項目入選2021年中國考古新發現 中原地區史前碼頭遺跡在哪

撰文:孫聖然
出版:更新:

中國社科院周五(18日)公布「2021年中國考古新發現」,四川稻城縣皮洛舊石器時代遺址、河南南陽市黃山新石器時代遺址、四川廣漢市三星堆商代遺址、江西樟樹市國字山戰國墓葬、湖北雲夢縣鄭家湖戰國秦漢墓地、甘肅武威市唐代吐谷渾王族墓葬群等6個田野考古發掘項目入選。

四川稻城縣皮洛舊石器時代遺址

位於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稻城縣,是在川西高原發現的一處大型舊石器時代曠野遺址。2021年9月27日,國家文物局在京召開「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重要進展工作會,通報四川稻城皮洛遺址重要考古發現成果。

考古發掘揭露出中更新世末期至晚更新世連續的地層堆積,從7個文化層中出土石製品6000餘件,展示了「礫石石器-手斧組合-石片石器」的舊石器時代文化發展序列。

該遺址最重大的發現是數量豐富、形態規整、技術成熟的手斧和薄刃斧,是目前在東亞發現的最典型的阿舍利晚期階段的文化遺存,也是目前發現的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術產品。

河南南陽市黃山新石器時代遺址

是新石器時代玉石器手工業基地、2021年度河南五大考古新發現之一。該遺址亦是中原地區首次發現史前碼頭性質的遺跡,與自然河、人工河道、環壕一起構成了水路交通系統,體現出古人對水資源的重視和利用能力。

該遺址是一處年代跨越新石器時代仰韶文化、屈家嶺文化、石家河文化,涉及玉石器製作性質的中心性大遺址。該遺址新石器時代玉石器製作遺存以獨山玉石為資源支撐、其他地方玉材為輔助,大致存在仰韶晚期家庭式作坊群向屈家嶺時期工廠式集約化生產模式轉變的規律,可填補中原和長江中遊新石器時代玉石器手工業體系空白。

四川廣漢市三星堆商代遺址

位於四川省廣漢市西北的鴨子河南岸,被稱為是20世紀人類最偉大的考古發現之一,其分布面積12平方千米,距今已有5000至3000年歷史,是迄今在西南地區發現的範圍最大、延續時間最長、文化內涵最豐富的古城、古國、古蜀文化遺址。現有保存最完整的東、西、南城墻和月亮灣內城墻。

其中出土的文物包括高2.62米的青銅大立人、寬1.38米的青銅面具、高達3.95米的青銅神樹等。2021年3月20日,三星堆遺址考古工作中新發現的6個「祭祀坑」已出土了500多件重要文物,其中3個坑中發現有象牙。同年3月21日,4號坑一根重達100多斤的象牙被完整提取。

2021年5月28日,三星堆新發現6個「祭祀坑」,截至目前,已出土重要文物過千件。此外,三星堆遺址將聯合金沙遺址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加快建設三星堆國家遺址公園。

江西樟樹市國字山戰國墓葬

位於樟樹市區東南約5公里,大橋街道彭澤村委會洪光塘自然村西南約200米的小土崗上。根據出土遺物等推斷,墓葬時代在戰國中期。是迄今江西地區考古發現規模最大的東周時期墓葬。墓主有著很高的身份地位,推測是越國王室貴族。

從地理位置上看,該墓葬東側約300米處即是全國重點文物單位築衛城城址。築衛城遺址前後經過三次考古發掘,發現有新石器時代(樊城堆文化)、吳城文化和東周時期遺存。城址周邊有高聳城墻環繞,現存最高處達21米,城墻外側的城壕清晰可見,是江西地區保存最好的先秦城址。

樟樹國字山戰國墓葬經早期盜擾,仍出土2600多件套器物。出土器物的種類以漆木器為大宗,亦包括金屬器、陶瓷器和玉石器等。

湖北雲夢縣鄭家湖戰國秦漢墓地

位於湖北省雲夢縣城關鎮,分布於楚王城遺址的東南郊,距龍崗墓地約1000米、睡虎地墓地約3000米。2020年9月以來,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與雲夢縣博物館聯合組隊對該墓地進行了發掘。

2021年發掘主要收獲包括珍貴的文字材料、遣策類木牘等,最珍貴的為戰國末期墓葬M274所出木觚(一種多棱體木牘),正反兩面各7行,每行書寫50餘字,全文約700字,是目前所見年代最早的「第一長文觚」。此外,還出土了一批罕見的葬具繪畫,年代分別為戰國末、秦代和秦漢之際,題材均為首見,填補了秦漢繪畫的材質與類型的歷史空白,為研究秦人的葬俗葬儀、宗教思想、藝術造型提供了重要材料。

甘肅武威市唐代吐谷渾王族墓葬群

位於甘肅省武威市西南的祁連山北麓,是一處唐代吐谷渾王族的墓葬群。目前已發掘岔山村附近的吐谷渾喜王慕容智墓,以及馬場灘村附近的3座墓葬,並對慕容智墓木棺開展實驗室考古工作。慕容智墓是目前發現唯一保存完整的吐谷渾王族墓葬,實驗室考古清理、保護紡織品、彩繪陶俑、漆木器等各類隨葬品800餘件。

墓葬中出土了大批隨葬品,如木質胡床、大型床榻、六曲屏風、列戟屋模型、以鐵甲胄為主的成套武備、筆墨紙硯等文房用品以及類型多樣的絲織品等,皆為國內同時期相關文物的首次或罕見的發現。

墓葬群的發掘對研究吐谷渾史、唐與西部少數民族關係史、唐代軍事建制,特別是安史之亂前後唐蕃戰爭、延州閤門府及「安塞軍」的來源等一系列問題具有重要價值。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