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立出版人「寄存」書展一角 搞講座也被禁:業界應存良性競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起香港的獨立出版業,不少人會想起張小鳴(Albert Cheung)這個名字,他成立了出版性/別議題書籍的Dirty Press,近月更集結獨立出版的力量,成立「出版前沿共同體」。Albert可說是一直不遺餘力推動獨立出版,但究竟是甚麼契機令他由主流出版走到獨立出版呢?香港書展對他來說,只是一個買賣的地方,完全不能發揮文化交流的功能,但今年他們仍決意佔一攤位,讓獨立出版映入大眾眼簾。「在香港,大型出版社很短視,只顧自己的利潤,抱著『你死你事』的態度。一個健康的出版業,應該存在良性競爭。」

獨立出版攤位中的一本有關日本成人電影題材的書被封套密封。(周咏詩攝)

從主流出版走到獨立出版

當了編輯三十幾年的Albert,可說是老行家。但原來他是輔導及心理系的畢業生。「我入行是因緣際會,當時畢業後需要再進修,才能從事輔導工作,而我不想再花費父母的金錢讀書,所以我決定就業。」當時喜愛閱讀及寫作的Albert決定隨意找一間出版社應徵,於是申請一間基督教背景的出版社市場部職位,因當時面試官覺得他比較適合當編輯,於是叫他申請做編輯,一做就是三十幾年。

在主流出版社工作二十餘年,Albert看到主流出版的不足。「很多主流出版社看重市場和盈利,故此往往有某些類型的書要放棄出版。有時就算新晉作家有很好的作品,主流出版社未必有膽量幫他們出書,反而會幫有名氣但寫得較差的作者出書。為了保持出版量,有些書甚至是為了『填數』而做。」

Albert後來在嶺南大學修讀文化研究的碩士課程,令他開始萌生做獨立出版的念頭。「當時接觸了很多有關性別及性議題的書籍及概念,眼見社會戴有色眼鏡看身邊的性小眾,尤其是同性戀的朋友。我希望為性小眾發聲以及令大眾更加了解性別議題。」於是Albert成立了dirty press,以『立足邊緣,擁抱污名』為宗旨出版性議題的書籍。他在成立初期更出版了討論性議題的電子雜誌,書中有不少『踩界』文章,如請來跨性別人士撰寫從事性交易的經歷。

 

Dirty Press即將在九月出版有關女性紋身的書籍,討論女性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權。(Dirty Press)

獨立出版這條路從來不易走

做獨立出版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在印刷、行銷、討論敏感議題的尺度各方面都遇上困難。他提及有一年書展,里人文化售賣一本內有露點油畫的藝術書,招致投訴,結果全批書都不能在書展販賣。「香港社會在很多方面比起台灣等地區保守,對於出版性/別議題的書有無形阻力。香港的《淫褻及不雅物品條例》對出版所謂『敏感議題』的書籍不利,一旦有人投訴,我們就有可能要承擔法律後果,我認為香港的條例很過時。當然我們可以為書籍『包膠』、『上警告條』,但這樣始終會影響行銷,畢竟讀者會想翻看過書內的內容才購買。」

 

除了面對環境問題,獨立出版的工作使人身心俱疲,Albert直言成立Dirty Press不是為了利潤,幫助團體或小出版社出書才是他的收入來源。「現在很多編輯都是以freelance形式做獨立出版,他們本身有正職,但獨立出版又牽涉很多東西,面對很大困難,很多人都『做到謝』,這樣又會少了內容提供的可能性。」Albert成立出版前沿共同體就是要集合獨立出版的力量,同時提供一個宣傳獨立出版書籍的平台,減低有心人的工作量,可以讓他們專注於自己想做的事上。

 

獨立出版人張小鳴。(周咏詩攝)

在香港,大型出版社很短視,只顧自己的利潤,抱著『你死你事』的態度。
Albert

理想中的書展及出版業

談起書展,Albert說他已經多年沒有踏足過書展,全因書展的定位和經營不符合他心中的期望。「書展應該可以提升一個城市的文化內涵,但香港的書展是資本主義式,只是一個買賣的地方,完全不能發揮文化交流的功能。」他又指,台北的書展值得香港書展參考。香港書展雖然也有很多講座,但卻被安排在較為『隔涉』的會議室內。台北書展更會提供平台給業界交流,今年書展前他們舉辦了兩天免費出版業課程讓業界參加,而香港書展卻沒有類似交流平台。

Albert對儼如散貨場的書展感到失望。

今年Albert為了獨立出版再次踏足香港書展,只佔了一個小小的攤位,反映獨立出版進軍書展仍然有很大阻力。「今年承蒙里人文化的支持,願意免費讓出小小的一角讓我們擺放獨立出版的書籍,獨立出版社根本不能負擔書展攤位的昂貴租金。」Albert分享離香港不遠的東京,主辦機構會免費借出空間讓獨立出版社擺賣書籍。不只攤位,連舉辦講座的機會也被大型出版社壟斷,「講座只能在會議室舉行,我們在自己的攤位舉行講座也是犯規,會被主辦機構警告。」

不論何時,獨立出版在香港都處於邊緣,Albert心中最希望看見香港的出版業可以「百花齊放」,「在台灣,文化局甚至大型出版社都會支持獨立出版,因為他們知道,這樣才可以帶動出版業的發展,大型出版社終有一天可能會僵化或老化。在香港,大型出版社很短視,只顧自己的利潤,抱著『你死你事』的態度。一個健康的出版業,應該存在良性競爭。」有新出版社的出現,可以刺激大型出版社改善自己的弊處。

獨立出版的路不易走。本也是愛書人的Albert, 有三位影響他最深的作者——盧雲神父、薩伊德(Edward Said)和卡繆 (Albert Camus)。他說,他們都教會他要抽離於社會,才可批判;也要抱著人本關懷,回饋社會。懷抱理念,Albert才可在獨立出版界繼續前行。

獨立出版攤位:

里人文化的獨立出版專區 (1B-D16)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