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仙】非裔女歌手配白人王子 擔憂又是一套種族性別老套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據報導,《小魚仙》(The Little Mermaid)王子選角由Jonah Hauer-King飾演。許多人擔心,會不會又一次,這是白人王子愛上異族女孩的老套故事?Halle Bailey的角色,會不會因此被削弱?又如果,作為非裔女性,必須要先失去聲音、厭棄身體,才能融入白人社會,這樣的故事,會產生什麼效應?

又一次,當「白人」王子愛上「異族」女孩

迪士尼《小魚仙》真人版由非裔女星Halle Bailey出演,Eric王子將由Jonah Hauer-King飾演。小魚仙父親川頓國王(King Triton),則可能交由西班牙演員、《新鐵金剛:智破天凶城》反派積維爾巴頓(Javier Bardem)擔綱。於是,許多人開始擔心,會不會這是又一次當「白人」王子愛上「異族」女孩的老套故事?Halle Bailey的非裔女性角色,會不會因此被削弱?

+3
+3
+3

爭議一:種族的對比,如果白人是人類,非裔是人魚?

根據 1989 年的《小魚仙》版本,人魚公主Ariel在一次意外中,拯救人類王子Eric,並對他一見鍾情。這是她第一次見到地面上的「人類」,並興起在陸地生活、贏得王子愛情的念頭。

當人類王子是白人男性,而非裔女性扮演「仰慕人類文化」的人魚,許多場景就會變得有點「不對勁」。

動畫其中一幕,是Ariel聽信海鷗Scuttle的說法,誤以為叉子是梳頭的工具,於是在上岸後一次晚宴,她當眾拿叉子梳頭,使自己成為「不懂人類禮儀」的大笑話。(甚至因為她的無知天真,反而更因此惹人憐愛。)

許多性別笑話的基礎,常奠基在女性不懂常識、不懂科學、不懂邏輯之上。又尤其,當這個女性是不懂當地文化的「他者」。作為一部 2020 年的電影,如果描繪非裔女性因不明白白人餐桌禮儀,而用叉子梳頭,很可能會引起爭議。

《小魚仙》動畫中其中一幕,Ariel當眾拿叉子梳頭,使自己成為「不懂人類禮儀」的大笑話。(《小魚仙》動畫截圖)

在〈沒幽默感?為什麼女性主義者不能接受「這只是笑話」〉中,作者曾分析幽默心理學背後的「貶抑」(disparagement) 概念。在很多時候,貶抑少數族群、女性,特別容易讓人覺得好笑。因為凸顯「他者」的無知,才得以彰顯「我群」的正常。

「許多笑話中,笑點往往與貶抑他者相關。笑話中常常出現行為遲鈍、愚蠢的角色正是這緣故,我們能從別人的弱點缺陷中獲得笑點。」

當白人是人類,非裔是人魚,從中衍生出的文化差異、階級議題,也都需要被更仔細地處理、改寫。

爭議二:聲音的對比,如果非裔女性必須失去聲音,厭棄身體,才能融入社會

第二,為了到陸地上生活,小魚仙與女巫烏蘇拉(Ursula)交換條件。烏蘇拉說,Ariel的聲音是海底絕無僅有的美好,因此要她以聲音作交換雙腿的代價。

從此之後,她不能說話。並且,她得在三天內得到王子的「真愛之吻」,才能夠「變成人類」。如果在第三天日落前,她都沒有得到親吻,就會變成烏蘇拉永遠的收藏品。

因此在故事裏,即使Ariel有很多話語想說,為了融入人類社會,也只能保持噤聲。

少數女性為了力爭上游、更好地融入社會,而必須主動消音或被動被噤聲的例子,我們聽過太多太多。又尤其當主角是一個非裔女性。

美國作家童妮.摩里森(Tori Morrison)曾在小說《最藍的眼睛》(The Bluest Eye)描繪,一個非裔小女孩如何從小厭惡自己的身體。小說中,非裔女孩琵可拉奉莎莉譚寶(Shirley Jane Temple)為偶像,天天喝牛奶,是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變得跟她一樣白」,擁有雪白的皮膚,以及最藍的眼睛。

全世界都同意一具藍眼珠黃頭髮粉紅膚色的洋娃娃是每個小女孩的最愛。「這個,」他們說,「可真美,如果妳今天『夠乖』就是妳的了。」我摸著它的臉頰,稱奇它彎彎細細一筆勾出的柳眉;摳摳它琴鍵般列在如弓半啟的紅唇間那兩排貝齒。撫過它上揚的鼻頭,戳它玻璃質的藍眼珠,扭它黃色的髮絲。我就是無法喜歡它。但總可以細細檢視它吧,考究為什麼全世界都說它可愛。

上岸以後,必須想辦法融入人類社會,討人歡心的Ariel,她的遭遇,很可能跟一個非裔女性的生存經驗不謀而合。作為非裔女性,她與生俱來的身體與聲音,很可能得先被抹消,才能被主流世界認可,得其所愛。

擔心太早?選角是一回事,故事又是一回事

回到故事本身,過往大眾文本中,「異族」女孩與白人男性的戀愛故事,往往被美化成是白人給予的救贖。也因此,這樣的選角一出爐,就讓許多人擔憂,會不會又走回過去的刻板印象。

不過,也有人認為,迪士尼這樣的角色設計,可能正是希望處理種族與性別的複雜議題。當Ariel意識到自己的遭遇,肯認自己的能量、索回原本的聲音,正是電影中最大的看點。

在進一步的劇情出來以前,我們也不應過於擔心。作為一個熱愛迪士尼動畫的觀眾,我們期待能夠看到不一樣的跨族裔互動關係。如果有一天,王子公主不必是白人與白人的戀情、反派不必得是身軀巨大的非裔,搞笑角色不是永遠由亞裔(或英文不好的人)擔綱,我們也能夠從中看到更多的童話想像。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性別快訊|《小美人魚》面對白人王子,非裔女性一定要失去聲音,才能融入社會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