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 Fantin-Latour|寫實畫過時?被前衛藝術邊緣化的花樣畫家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少畫家都都有特別喜好的繪畫對象,就如林布蘭或許畫出了藝術史上最動人的自畫像;康斯特勃(John Constable)筆下變幻的天空與雲彩可謂無人能及;那麼今天生日的亨利・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就是花卉與畫家同伴的群像。

亨利・方丹—拉圖爾(Henri Fantin-Latour)《自畫像》(Wikimedia Commons)

深具荷蘭精神的法國畫家

1836年1月14日方丹—拉圖爾出生於法國格勒諾布爾(Grenoble),其父親是位畫家,他最初的畫技就繼承自父親,其他到巴黎的法國美術學院(École des Beaux-Arts)接受訓練。

莫內:「印象」是日出那一瞬間的真實感受|人與物

在學習期間,方丹—拉圖爾曾花極長的時間於羅浮宮中臨摹各位大師的作品。身為處於十九世紀中葉的巴黎的畫家,方丹—拉圖爾對當時正在蘊釀的印象派繪畫不為所動。他最欣賞的是荷蘭黃金時代繪畫(Dutch Golden Age painting),因此在題材、筆法、用色、畫面氛圍上,我們都可以看出方丹—拉圖爾與荷蘭畫的關連。

他的早期作品《閱讀的女人》(Woman Reading),畫的是自己的姐姐。畫家使用暗啞顏色,呈現出靜止、平和、節制、嚴肅的畫面,所繪人物正在專注閱讀這日常活動——這些在在都是荷蘭畫的特徵。《閱讀的女人》可說已展露出方丹—拉圖爾往後的肖像畫的風格。

方丹—拉圖爾《閱讀的女人》(Woman Reading)(Wikimedia Commons)

花與靜物畫:以速度記錄自然最美一刻

從大方向來說,方丹—拉圖爾本人始終保留傳統的寫實主義風格,嘗試忠實地捕捉事物如其所是的真實模樣。以花為主角的靜物畫,是方丹—拉圖爾的代表作之一,他的花畫在當時非常受歡迎,他一生完成的委託超過五百幅,當中超過一百幅都是畫玫瑰。

《一籃子玫瑰》(A Basket of Roses)(Sotheby's)

為了要繪出自然花朵最具生命力的一面,方丹—拉圖爾堅持要依據真的鮮花來作畫。可是花朵很快就會枯萎,因此方丹—拉圖爾使用特製的速乾畫布,使他能夠迅速涂抹多個圖層,在花朵仍在最美麗的時刻將之記錄下來。

好些畫中的眾花朵看似隨意,但在構圖上都經過方丹—拉圖爾悉心安排,以不同角度與擺放方式強調各種花朵的結構與顏色。花畫系列盡顯他對細節的敏銳觀察力,並憑細緻的表現力完成繪畫。

人與肖像畫:藝術家群像中的邊緣人

方丹—拉圖爾在花畫之外的另一類作品,是藝術家的群像畫(group composition)。

雖然方丹—拉圖爾堅持寫實,但他跟前印象派畫家惠斯勒(James McNeill Whistler)與馬奈(Édouard Manet)份屬好友,風格的差異無損他們的友誼。

在繪畫出《自由引導人民》(Liberty Leading the People)的德拉克羅瓦(Delacroix)去世後,方丹—拉圖爾畫了《致敬德拉克羅瓦》(Homage to Delacroix)向這位法國畫壇中地位崇高的人物致意,德拉克羅瓦被畫成肖像畫,於畫中以畫框的姿態出現。值得一提的是,在畫中右下角,坐着了現代主義詩人波特萊爾(Charles Pierre Baudelaire)

方丹—拉圖爾《致敬德拉克羅瓦》(Homage to Delacroix)(Wikimedia Commons)

《巴蒂尼奧勒的工作室》(A Studio at Les Batignolles)就以手執畫筆、面對畫架與畫布的馬奈為主角,畫中人亦包括莫內(Claude Monet)與雷諾亞(Pierre-Auguste Renoir),以及大小說家左拉(Émile Zola)。

方丹—拉圖爾《巴蒂尼奧勒的工作室》(A Studio at Les Batignolles)(Wikimedia Commons)

在方丹—拉圖爾的時代,以印象派為首的前衛藝術家即將打開現代藝術的大門,藝術史已經邁步踏入一個嶄新、激盪的時期(可參考【人與物】系列中的現代藝術大師)。在其他前衛藝術家之間,堅持寫實主義的方丹—拉圖爾在這圈子反而是邊緣分子。他的藝術家群像畫除了反映方丹—拉圖爾跟其他畫家關係關切,同時在攝影仍不是非常發達、流行的年代,他的畫成為了藝術史上重要的歷史文件。

方丹—拉圖爾雖身處於反叛與劇變的年代,但他本人仍然憑傳統畫法在藝術史上佔一席位。

【人與物】系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