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真集挑戰書展事業線 代理商開腔回應最好賣是陳惠敏|書展2021

撰文:森恩
出版:更新:
書展首天,網絡主播宣娜(Sheena)在寫真集代理商攤位宣傳自己的寫真集。
Hello 你好,我公司只是發行商,並不是出版商。我們在書展只是替一些獨立出版商出書作一個平台替其銷售,不知你想查詢的對象是否正確。

記者傳遞了邀請短訊後,得出以上回覆;當中的標點符號是記者補上的,原來的僅是文字。回答者是青揚社負責人林先生,打從一開始就非常謹慎,只因他要看守的攤位,發售的乍看就是貿發局曾「取締」的書種。

青揚社是本地著名發行商,主打報刊雜誌發行(即是批發),真的做到「落地貼市」,許多雜誌漫畫能進駐便利店與報攤,都多得他們幫忙處理物流;今天紙媒成品仍能在市面唾手可得,還得依靠這個物流網絡。不過,許多書展讀者並不大了解他們的業務性質,以為他們在書展現場發售的,就是他們出版的。嚴格來說,他們有印刷的紙張都是單據,亦有印宣傳品,就是沒有一頁是書的。他們不是出版社,更不是出版寫真集的書商。

首賣寫真集那年,同時賣陳志雲與古巨基

他們十二年前(2009)擺攤:「剛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只有一個booth。我們當時的初心,是將我們代理的雜誌和書,希望它們能在書展上有個平台,因為有時一間出版社只出版一本書,沒可能要他出一本書去申請一個攤位;不如我們就set一個攤位,給大家一個平台。」由於他們只是發行商,根本不知道出版社那一年出什麼書,在無法預測的情況下,碰巧有出版社出版明星書,找他們代理,於是就將這些書種帶進書展,接下來的談話簡直是一場書展口述歷史:「如果我沒有記錯就是古巨基,那時他有一本《IQ王》,還有陳志雲的《志雲飯局》,當時還有一本寫真,不過不大記得是哪一本。就開始了我們在書展申請銷售(的歷程),延續到今年。」林先生公司的角色也被動,無法知道出版社作品如何,只能處理銷售部份。

+13

「當初我們決定去做這件事(擺書展)的時候,並沒有想過要賺錢的。可能就是棟個公司名下來(編按:參展商需以機構名義參展),起碼讓人知道我們公司是在做什麼;至於賺蝕,當時真的沒有想過。」畢竟他們的日常業務就是代理出版物的物流部份,不是以零售為主;在書展這種場合,有許多不可測的情況。

夏天為大地帶來......

記者問及貿發局會不會「查詢」、「管理」他們的書種。「這要說一說我第一年完成了『明星啲』的書、第二年都是明星、寫真的書之後,(出版社)就開始聯絡我們。可能是覺得我們做得好,又可能是看到我們有賣寫真也不錯,之後就每年都找我們。不過我們都不是只做寫真……」他在攤位指點平放著的幾種食譜書和文字書:「好像今年《陳惠敏傳奇》就好好賣。」

7月13日書展展前記者招待會上,貿發局提到1998年之前的書展,仍有帶色情與暴力成份的讀物「包膠」參展;當年聽取各界意見後,當局決定「取締」。

「(笑)其實我們並不是只做寫真。」總之出版社有興趣找他們在書展發售任何書種的書,他們都會做。「可能就見我們『做開』就找我們做吧。至於TDC有沒有查詢,其實近幾年是沒有的,(初期)要提交一些資料給他們。」問到是TDC主動請他們提供,還是自己主動提供,林先生說:「他們都會問的。當然,在書展發售的都是一級的書,不會做不是一級的,都符合書展的規定。」他指,這些年來貿發局都沒有對他們有阻撓和限制,總之自己賣的都合法就可。

+21

問到有沒有人曾經投訴過,林先生說,近幾年並沒有人投訴,不過初期旺盛的時候,就真的有些聲音,說在書展這麼是「不雅」、「風氣不好」,「總會有的。不過一級還是三級是要界定的,畢竟是兩回事」。意思就是,總之書種被定為一級的,書展場合總會容納得到:「不犯法的,又符合書刊條例或淫審標準的。」

今屆文字書比寫真集好賣

問到文字書與寫真集的比例,「用今年去比較就不大適合了。因為今年賣的寫真,都是上年出版的」,上一屆因應疫情而取消,今年舉辦前,當局與書商其實都要觀察,到底能否開辦。於是,今年銷售情況難用於參考。「今年倒是文字書好賣。」他指的是《陳惠敏傳奇》,也是屬於明星書,此書作者是文化界知名人物、作家沈西城。「今年的確是沒有一本新的寫真是由我們幫忙處理(發售)的。」

林先生表達了出版社對疫情的憂慮,不管是專出寫真集的出版社還是其他,今年為書展出書的風險是太大了;就算順利舉辦,當中的防疫措施也可能令人卻步——例如要檢測才可進場?要打針才可進場?在開幕前,這些資訊都不確定;若不是連續幾天沒有本地確診,今屆書展都未必能舉辦得到。「今年是沒有(新書)的,即是我們(代理的出版社)沒有新書,除了這一本(《陳惠敏傳奇》)。」反而寫真集銷售比較不理想。

書展首天,網絡主播宣娜(Sheena)一出場,就吸引一批龍友拍攝。

問到寫真賣得多還是圍觀者更多,會不會旺丁不旺財。他分析說,都要看是誰的寫真。知名的,自然賣得比較好;為拍攝給自己留念的、就要看運氣、寂寂無聞的,就少人買。「所以好靠宣傳,看她們在哪個平台宣傳,吸引誰來買。」

從第一年租一格只有三四間出版社,到今年累積合作的出版社有三四十間,在這個規模下,他們維持只租兩格;今年政府有資助,才租三格。「第一年不是在一樓的,而是在Hall 3的。」即是說,古巨基與陳志雲的書,當年是在宗教書(例如佛教區)或是文具區附近的……「自第二年開始,才進駐Hall 1。」

談到申請攤位的無可預測:「我們是很被動的。一月申請,七月書展,根本不知道(他們代理的出版社)會出什麼書,又不知道有沒有人來找我們。」牽涉生存之道——如何做到收支平衡?他們畢竟是批發者,出版社供貨的折扣與零售之間的差額……這時,他分享經營方式:宣傳板費用需由出版社負責,在成本上已解決了一部份。看看宣傳板,他們就是直接地貼在攤位,裝潢成本由出版社分擔,林先生就負責安排零售的人手。可是,每屆都有寫真集女主角來到現場與眾分享自己的美貌與體態,攤位秩序方面又會不會增加成本?

龍友樂園是怎樣煉成的

林先生說:「現在是沒有當初那麼瘋狂。第二三年——周秀娜的年代,當時未有(本地)出版發行寫真……(人物)未那麼流行,FANS是會『瘋狂啲啦』;近年沒有了,年年都是那一班(粉絲)買書。」每次女主角來到現場,都能帶動銷售:「都有二三十個。」

書展仍未結束,又有誰會想到最有人氣的「寫真區」一眾女主角,銷量不比陳惠敏大叔?香港書展就是這麼神奇:文字書竟比圖像寫真來得吸引。

(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書展專輯|三不管地帶|九龍城寨生活照﹕你有你墮落 小孩在天台玩得很盡興

書展專輯|書展尚未回復疫前人潮 開幕最矚目書種是......

書展專輯|黃霑和香港流行文化|林綸詩專欄

書展專輯|粵語「包剪揼」「呈沉磨較叉燒包」考證有書可查

書展專輯|80後男男因「生理需要」合租書攤?專訪望日、鄧賜民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