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樂廚】媽媽炮製卡通便當 轉校囡囡不再「無朋友」

撰文:梁蔚澄
出版:更新:

早上5時半,天還未亮,或許你仍在昏睡着,但媽媽Candace卻已起牀,為孩子準備當日的卡通便當。半小時後香氣四溢,一小時後便完成兩個美味精緻的便當。早起很累吧,她卻甜甜的笑着說習慣了:「便當可帶來口腹及觀感上的快樂,我想用食物來創造快樂,希望孩子在上學時能感受點點溫暖。」原來這一切,都是為了把快樂滋味藏於盒內,讓孩子有愉快的心情接受每天的挑戰。工作結束了嗎?不,她又一頭栽進廚房,開始煮早餐了。

卡通便當的誕生 囡囡的「飯盒外交」

Candace的丈夫是日本人,婚後丈夫希望她可以親手做便當給他帶回公司,但Candace亦是上班一族,新婚之後也沒有閒情每天早起為他準備便當。直至孩子出生,她決心做一個全職主婦,那時還未有自製卡通便當的打算,直至大囡在學校遇到問題,開啟了她炮製卡通便當的生涯,甚至成為烹飪老師。

大囡在小二時轉校,在新環境一直未能結識到同伴,小息時她只會獨自在操場遊蕩,感到很孤單。於是,媽媽決定自製一個可愛的卡通便當,讓她在打開飯盒的瞬間,可以提起精神、開心一番。「我整了一個好肉酸的熊啤啤飯盒,但她回來時開心地說,好多小朋友走來圍觀,又『嘩嘩嘩』地大讚可愛,她亦因此認識了很多新朋友。」於是這個「飯盒外交」,成為媽媽每天早上起牀做卡通便當的契機。她笑言如今已經習慣每朝為兩個女兒及丈夫準備便當,若果忽然停工,感覺好像做少了一件事,一邊做一邊想像她們開心的模樣,在製作便當時,心情亦會愉快起來。

Cadance的卡通便當小貼士:只需飯、芝士、紫菜及合適的卡通模即可變成很可愛的卡通公仔,然後配上孩子喜愛的蔬菜及肉類作裝飾,便可製成美味又可愛的卡通便當。(王嘉豪攝)

「懶瞓豬」囡囡 成創作靈感

一雙巧手,利用牙籤在芝士上畫出卡通的配件,紫菜作畫龍點睛之用,從兩年多前開始砌出多個精美的便當,靈感會耗盡嗎?「整便當,最花時間的是構思,有時也會從她們身上得到靈感,如我今天做了一個豬仔便當,用紫菜綁着豬肚的位置,就是因為我叫兩個囡囡起身時,看見她們瞓得像豬一樣,有少少被鋪蓋住她們肚腩位置。」原來便當不止能果腹,亦是媽媽為就讀小二及小五的女兒,發揮創意及表達暖意的方法。

對於Candace而言,便當的另一個意義是為重複而沉悶的生活帶來生趣。她笑說全職家庭主婦的生活其實是很苦悶,早上起身煮飯,帶小朋友上學,然後回來洗衣服、掃地、做家務等,是一個循環的生活模式,就算她有空閒的時間,也以家庭為主,想着「不如到北角買牛腩回來炆煮」的打算。她說:「可能由細到大都和婆婆一同生活,小學時已跟她學煮潮州菜。她是一個傳統的潮州女性,可能是受她影響,只想着為家人全心全意地下廚,成為根深柢固的想法。」

做卡通便當時,手必須要夠穩定,她笑說自己再老些,可能要停止製作了。(王嘉豪攝)

丈夫是日本人,日本菜難煮嗎?

Candace認為日本菜煮法相對簡單,但當中的細微位及心思才是最重要,而刀工更是不容忽視,「有一次我去夫家,當天吃吉烈豬扒,奶奶教我切椰菜。她示範一次,我便跟着做,但她望住我,粒聲唔出,就將所有椰菜撥落垃圾筒。雖然當時未結婚,但已經有一定的壓力,我再努力切一堆椰菜絲,切到手都軟。」那時,她才明白,日本人很重視刀工,像切椰菜絲一樣,不可以是條的形狀,而是絲,更是要半透明的。

其實烹調日本料理和卡通便當的秘訣,就是雙手不停的練習、在生活中尋找創意之源,加上媽媽的無限愛意。

左圖便是女兒「懶瞓」而得到卡通便當的設計靈感,右圖的小狗身體是由日本叉燒製成。(受訪者提供)
左圖為《Star War》中的白武士,右圖為《哈利波特》的石內卜。(受訪者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