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鬧了,郭台銘先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雖然不是2020年台灣總統選舉候選人之一,台灣首富郭台銘在這場選舉當中還是有着滿滿「存在感」。

除了早前讓自己的平輩摰友、子弟兵打着「郭家軍」旗號,在柯文哲的台灣民眾黨及宋楚瑜的親民黨的2020年台灣立委不分區提名名單中插旗「分進合擊」,引發宋楚瑜形同「讓渡」親民黨給郭台銘的想象,讓郭台銘刷了一波流量。

最近新黨不分區立委提名人邱毅「單方面」表示,國民黨黨內對於是否將他列入不分區立委名單激辯時,他「人在郭台銘家中」,期間郭台銘曾說願用「自己的影響力」幫他列入名單;民進黨台北市區域立委候選人高嘉瑜向郭台銘「請教」併合影,郭台銘稱與高嘉瑜「理念契合」;以及郭台銘勸進王金平在大選過後選國民黨主席未果,被媒體「反勸進」自行投入競選國民黨主席時,模稜兩可的說「1月11日以後再說好嗎」?之後又說「國民黨重生一定要改造」、「成功不必在我」。

滿滿「存在感」的這一團亂,只想說,「別鬧了,郭台銘先生」。

郭台銘與民進黨高嘉瑜合影,郭台銘稱兩人「理念契合」。(Facebook@高嘉瑜)

稱郭台銘為「先生」,除了因為禮貌,也是對於他「黑手起家」,靠着「虎的霸氣與狐的靈巧」打造「鴻海帝國」的敬意,叫他「別鬧了」,則是奉勸他還是得先了解一下什麼是「責任政治」,而不是憑恃着自身財富打造的「影響力」任指東西,反而讓自己看起來像是個「政治投機者」,降低了自己的影響力。

回頭去看郭台銘從「經濟人」轉為「政治人」的「初衷」,他說,他從政的目的是「許台灣一個未來,許年輕人一個未來」,又說「下架蔡英文」是他的目標,強調「我是永遠的中華民國派」,平心而論,確實令人動容,就算他後來脱離國民黨,轉而柯文哲、王金平結盟,強調要走出非藍非綠的「台灣第三條路」,相信多數台灣人也寄予祝福。

不過,郭台銘不但沒說清楚「台灣的第三條路」指向何方,同行者還多了宋楚瑜,甚至連民進黨的立委候選人都可以「理念契合」,而因為對國民黨的「迂腐」失望,親筆信說明「不再眷戀」主動退黨,卻又在此時展現參與「2020年1月11日之後」國民黨黨內可能變局的「積極性」與 「主動性」,讓人丈二金剛摸不着頭腦,郭台銘到底想做什麼?

郭台銘現在「無黨一身輕」。(中央社)

根據18世紀,英國的政治家、哲學家柏克(Edmund Burke)的定義,「政黨」是「基於一致同意的某些特殊原則,並通過共同奮鬥來促進國家利益而團結起來的人民團體」,白話的說,有無參與政黨雖然不是有志於政治工作個人的必然要求,甚至代議士與政府首長因為認同的「價值」不同,變換政黨也並非少見,但絕無同時擁有多重黨籍因而模糊了自己的當下政治主張的可能性。何以故?藉此號召人民支持以外,也要以此向人民負責。

然而,「無黨一身輕」的郭台銘卻打亂了這樣的規則,問題不在於「有錢人就是任性」,而是在他「瞻之在民眾黨,忽焉在親民黨」的作為已經讓人覺得「莫測高深」了,竟還加碼演出與民進黨候選人同框「理念契合」,又回頭對他「唾棄」的國民黨發表「(再造)成功不必在我」之「恨鐵不成鋼」的言論,令人更加難辨「郭先生」意欲為何?

郭台銘或許想要藉此顯現他可以海納百川、藍綠通吃,但民眾卻還是不知道他想要給「台灣及年輕人的未來」指向何方?

對比「經濟人」的「郭董」以宏觀的視野、堅定的意志及不撓的努力,一步一腳印的打造鴻海帝國,只能說,「政治人」的「郭先生」到目前為止,就外界看來只是一個「不知為何而戰」的投機客。難道他真的認為,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只要他身上有着各種顏色,在需要的時候「順應當時民意」或「國家利益」讓「正確的顏色」出現,就能風行草偃?

別鬧了,郭台銘!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