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大高手願打一世工 彤叔用人心法 想上位者應借鑑|財經講故佬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是香港三大富豪之一的鄭裕彤,旗下生意瓣數極多,其中以新世界發展(0017)的地產生意,及周大福(1929)的珠寶生意為兩大主要業務。兩項生意可謂南轅北轍,要妥善管理之餘,還要生意規模日益擴展,若無足夠人才實難成事。商場上長袖善舞的彤叔,在用人更具心得。讓兩位在地產及珠寶行業上的翹楚人物,願追隨彤叔多年之餘,就算離開公司,心頭仍對好老闆存有不捨之情。

那麼彤叔用人之道有何精妙之處?一向待人以誠的彤叔,對待員工一樣有此元素,促使員工們對彤叔有絕對信任,就算被外間高薪挖角,亦不為所動。更重要一點,是彤叔能夠完全體現出一個老闆如何做「用人不疑」。員工們又怎能不盡力做事,為老闆分憂之餘,讓公司生意蒸蒸日上。

從梁志堅及何伯陶,兩位分別在新世界及周大福追隨彤叔多年的老臣子口中,可是看得出彤叔的用人心法的高明之處。不論是值有意創業人士,或擁有成千上萬下屬的企業管理層花時間一讀,定有裨益。

鄭裕彤捐贈香港公開大學興建新校舍。(新世界發展提供圖片)

得力夥計梁志堅 新世界發展第一位員工

在地產界擁有數十年經驗﹑人稱堅叔的梁志堅,肯定是本港地產行業的老行尊,亦可以說是地產業的活字典。由他經手處理的地產項目無數,昔日的麗晶酒店項目為其中一個代表作。在未加入會德豐前,堅叔在新世界服務40年,更是新世界的第一名員工,可想而知,堅叔在公司地位是如何舉足輕重,被視為新世界另一號代表人物亦不為過。

往事並不如煙,據《鄭裕彤傳》作者之一王惠玲博士指出,當堅叔回憶起昔日追隨彤叔40多年的點滴,以及曾處理的大型項目時,每每流露出興奮之情。堅叔更明言多年來為彤叔打江山,絕非因為物質因素;指出彤叔屬白手興家,為人其實可算是「孤寒」。

堅叔為何願意在彤叔身邊工作40年?在《鄭裕彤傳》一書中,就有講述到本人入職新世界的經過。在1971年,新世界進行招聘工作,堅叔求職應徵,面試後第二日,彤叔就已經告訴他「梁先生,我桌上有30幾個申請書,當中有律師、會計師、工程師,所有人的學識水平都比你高,我偏偏選中你,因為你有十年地產經驗。」就這樣堅叔成為新世界發展的第一位員工。當回憶往昔時,堅叔都指自己十分感激彤叔的賞識。

加入新世界後,堅叔漸成為彤叔的左右手,堅叔更形容與彤叔猶如朋友間有傾有講。「我哋從未鬧過交,佢係好難得嘅老闆同夥伴!」2016年時,對於彤叔離世的消息,當年堅叔接受訪問時表示「遲早知道有今日,但真係好難過。」閒談間,堅叔仍以「老闆」稱呼彤叔,形容對方毫無架子,對員工好好,從來無老闆與員工之分,很多時更似是朋友般有傾有講,亦曾一齊打golf,就算當年離開新世界轉投會德豐時,彤叔仍為自己說好說話。堅叔坦言「佢係個好難得嘅老闆同伙伴,當我哋只係相識咗10多年,我唔講嘢,佢都知我內心諗咩,佢唔講野,我都知佢心諗咩」。

堅叔是在2012年初由新世界轉到會德豐工作。一位行家表示,記得當年農曆新年,彤叔在出席萬邦投資(0158)股東大會後,如常與在場記者閒話家常。席間有人問及堅叔加盟會德豐一事,當時彤叔明言與堅叔是朋友,又指對方有與他拜年,反映出兩人關係依舊不變。

堅叔是在2012年初由新世界轉到會德豐工作。(余俊亮攝)

在生意上,彤叔相當信任堅叔。

「我不認識這班人,你代我招呼他們吧」彤叔告訴堅叔。當年堅叔在外探親時,剛好天賜良機,意外地與加德士油公司(Caltex)洽談到生意,當堅叔回來匯報時,彤叔就以上述的一句話,就將這宗超大型項目交由堅叔負責。

彤叔亦曾在朋友面前表示「梁志堅應承過你的,我一定負責」,彤叔在上面看似輕率,其實是對堅叔信任。彤叔將責任交託予堅叔,令他不勝感激。王惠玲認為,堅叔的案例,正正就是反映彤叔「用得嗰個人就會去放權畀佢去做,而嗰個人係感受到一個信任」,這種推心置腹的做法,從而令員工願意為他「賣命」。

亦師亦友何伯陶 學有所成造「龍」飾

至於在周大福工作多年﹑已於2018年離世的何伯陶,亦曾講及彤叔對他的知遇之恩,以及當他處於難關時,彤叔如何助他渡過。人稱陶叔的何伯陶,既是周大福第一代管理層,又是彤叔的左右手。陶叔以「龍」的首飾雕塑設計最為著名,更曾向記者表示你何時見周大福製作的金飾款式,會與他人撞款?因為「得我一個做,冇人可以取代」。其得意作品包括在香港珍寶海鮮舫上七千多條栩栩如生的「龍」,和跑馬地馬會門外七尺高三十噸重的銅像「龍」等等。

1965年萬年珠寶公司開幕。前排左起:何伯陶、司儀高亮(曾是邵氏演員),何伯陶太太,鄭裕彤,凌波,周翠英、陳瑞雲、陳君容。後排左起:鄭志令,鄭裕彤二弟裕榮。(新世界發展提供圖片)

陶叔在周大福有所成的故事,可供後生一輩借鏡。陶叔是彤叔1946年路過廣州時,從廣州「天寶金行」帶到香港做「後生」,在周大福中打雜,當年陶叔年少氣旺,初來埗到就與其他學徒不和打架,因對方將陶叔抹乾淨的地板踩濕。事後陶叔向彤叔哭訴說要辭工,彤叔就指要辭工沒問題,但反問陶叔離鄉離井,就輕易說要回去,如何向家人交代。彤叔見陶叔做事認真,表示待他再長大,就讓他讀夜學,將來跟彤叔做生意。

被彤叔「教訓」完後的陶叔就想,與其生氣,不如化敵為友,之後為免打擾到其他人,陶叔改變自己的工作時間,更幫之前不和的學徒整理床鋪、買點心,最後變成了好朋友。

20出頭的陶叔結婚時,根本沒有錢辦婚禮。彤叔知道後,就給了5,000元在石塘咀廣州酒家辦了一個20圍酒席的喜宴,做陶叔的證婚人,更幫他邀請貴賓,當時不少的有錢人都前來參加,之後更有餘錢在永和里(即灣仔舊區)租了一間房間與太太生活。陶叔曾經講到「試問哪裡可以找到這麼好的老闆?我怎可見利忘義?」所以之後「大陸金舖」老闆楊成開價每月2,500元,更將500両黃金交給陶叔,但陶叔仍不為所動,表示自己不會離開周大福,「鄭裕彤對我很好,凡事交給我打理,我走了如何對得起他」,最終拒絕對方。

因着彤叔信守承諾,再加上這份兩肋插刀情誼,造就了他們亦師亦友,超越上司與下屬的關係。在2011年尾時,周大福珠寶上市,同年81歲的陶叔就獲贈百分之四的股份。陶叔早年接受訪問時曾表示,如何得到彤叔信賴,就是要「真心對人,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知唔知點解一尺,唔係八尺?因為你在別人心中可能連一尺都未夠,所以要耐心對人好。」

鄭裕彤成功奠定新心界及周大福在行業的龍頭地位,除個人識見及努力,懂得用人實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新世界發展網頁圖片)

審時度勢,適才適所

彤叔成功奠定新心界及周大福在行業的龍頭地位,除個人識見及努力,懂得用人實是不可或缺的因素。另一位《鄭裕彤傳》的作者莫健偉博士接受訪問時曾提到,當他撰寫傳記時,寫到周大福業務發展形成的章節,留意到一些有趣的東西,會好奇當時周大福為何會發生這樣的轉變,之後慢慢就發現彤叔賣金,是會應社區及當時的特點,去做一些兌換及找續外幣和支票的工作,亦會找一個合適背景的員工做,例如會找台山背景的人去看顧一間金舖。

鑽石生意方面,由普通的門店買賣,發展到批發,最終更在南非擁有一間廠,雖然身邊有很多人去協助彤叔完成以上的壯舉,但都要有賴老闆願意放權,將不同人放置在合適的崗位上工作,才會有今日的成功。

+5
+5
+5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