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武漢肺炎令東京馬拉松神話幻滅 日本旅遊招牌一夜打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海外馬拉松是不少跑手最嚮往的節目,既可參與熱愛運動,置身年度盛事,又可趁機到當地旅遊。

全球眾多大型馬拉松之中,日本東京馬拉松應是最受推崇一個。大會安排貼心,日本民眾熱情打氣,賽道相對平坦、氣溫適中有利好成績,加上地點是無人不愛的東京,每年前往當地朝聖跑手有增無減。

可是今年東馬因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影響,日前宣布禁止一般跑手參賽,大會連串安排引發公關災難,破壞力難以估計。

2020東京馬拉松在3月1日舉行,賽事吸引日本當地及全球共3.8萬跑手參與,賽事為全球六大馬拉松之一,亦是唯一在亞洲舉行「六大」賽事。今年東馬最特別的地方,是他們第一年被國際田聯升格為最高級別的白金標(Platinum Label)賽事,而且東京今年夏天將主辦夏季奧運會,令跑手格外渴望率先到當地感受奧運全馬賽道氣氛。即使及後東京奧運馬拉松賽事突然被宣布改在北海道舉行,仍無損一眾跑手興致。

日本向來是港人旅遊熱點,因有地利關係,東馬亦深受香港跑界歡迎。根據2018年數字,多達32萬人報名參加東馬,當年名額為2.6萬左右,中籤率約12%。

東京馬拉松深受全球跑手愛戴。(網上圖片)

東京是全球旅客熱點。(Getty Images)

群情洶湧

跑手為參加東馬千辛萬苦報名抽籤、訓練整年,比賽前13日大會才宣布受武漢肺炎疫情影響,禁止平民跑手參賽,只剩下約200精英跑手角逐。大會「留位不退款」的做法,廣為參賽跑手垢病,紛紛在東馬Facebook留言表達不滿。有跑手突破盲點,指出大會做法有違白金標賽事標準,表示已去信國際田聯投訴。

有跑手不滿東馬只在Facebook發訊息,「連一個電郵也沒有」,有欠尊重,亦有人認為比賽前13日才通知實在太遲,有人甚至已抵達東京才知未能比賽。不過眾人最大不滿,還是大會變相取消賽事卻拒絕退還報名費的安排,「已訂好的機票、酒店無法退款,我們的損失已經很大,希望大會考慮向跑手退款」成為眾人共識。

跑手怒插東馬部分精彩留言(按圖進入)

+6
+5
+4

算不算是取消?

跑手的要求合情合理,有人拿出白金標賽事額外要求細看,發現大會必須為賽事購買「取消比賽保險」,確保一旦賽事取消,大會可向參賽者退回報名費。上載細則的一位跑手認為,東馬大會違反此規定,表示已向國際田聯投訴,另一人直稱:「白金標只是個笑話」。

部分人翻查東馬大會規則第13條,當中列明:「只有因為大雪、水浸取消賽事,或因強風、閃電、龍捲風、沿賽道建築物大火引發結構性破壞當局勒令取消賽事,或因日本境內地震取消賽事,或因戰爭和恐怖襲擊取消賽事,報名費才可退還。」雖然沒有列明比賽因武漢肺炎這種突發傳染病而取消是否計算在內,但參賽跑手普遍認為,以此同一標準,大會「沒有理由不退款」。

可是東馬禁止一般跑手參加,賽事實際上並未完全取消。東京奧運馬拉松餘下最後一個參賽名額,一眾男跑手需要爭取在三場指定賽事:福岡馬拉松、東京馬拉松和琵琶湖馬拉松之中,跑出刷新日本全馬紀錄的2小時5分49秒內的成績取得。由於東馬被綁定為可取得東京奧運馬拉松入場券的比賽,因此不可貿然取消,並落得只剩下200人「小圈子」比賽的不倫不類狀況。

如此一來,東馬到底算不算是「已取消」?對獲得出賽名額卻被迫不能上陣的3.8萬跑手而言,比賽當然是已取消了。

預備長達一整年,東京馬拉松禁止一般跑手參賽,眾人都很失望。(網上圖片)

退款彈弓手犯眾憎 改一刀切大家都輸

為何跑手嚷着要求退款?海外馬拉松報名費各異,東京馬拉松海外選手2019年報名費為12800日圓(約900港元),不知是否跟升格為白金標賽事有關,2020東馬海外跑手報名費大幅提高至18200日圓(約1279港元),升幅逾42%之多。

不過金錢是其次,跑手最不滿的是公平問題:大會為跑手保留參賽名額至2021年賽事,卻不退款,也不可用作明年賽事報名之用。換言之,如果各人希望2021年跑東馬,即是要付出2020及2021兩年報名費,有人抱怨:「為什麼2021報名的人付一次錢,我們卻要付兩次?大會是否給我兩塊完賽獎牌?」

有趣的是,在未宣布所有一般跑手不能參賽前約一星期,東馬大會曾經提出一項選擇予來自中國地區跑手:若中國選手自願退賽,大會可全數退還報名費。此舉立即惹怒所有日本跑手,認為大會偏袒外人,歧視自己人。到之後所有一般跑手不獲參賽,這件事被炒得更熱,當時大會其實已宣布一刀切,所有跑手也不會獲得退款,但他們對中國參賽者「彈弓手」退款的做法,已令全部跑手也不高興,兩面不是人。

大會原意是利用退款「利誘」來自武漢肺炎病毒源頭的中國地區跑手退賽,務求令賽事影響減至最少,無奈對策趕不上疫情變化,引爆今次公關災難。

東京馬拉松大會宣布4月將寄出東馬紀念品予參賽跑手。(東京馬拉松官網)

猶豫不決自毀品牌

事實上,今次武漢肺炎疫情,令世人看清楚日本風光背後的另一面:日本由首相安倍晉三以至一般國民,不少對防疫意識不高,上班族發燒七天也不敢請病假冒死上班,確診後當局才後知後覺公布該人上班路線,郵輪「鑽石公主號」的鬧劇大家也相當清楚。

東馬大會一開始便心存僥倖,不想改變只顧拖延,拖至疫情在日本愈來愈嚴重,才在最後一刻宣布一般跑手不可參加,令眾人失去預算;對中國選手「彈弓手」退款的做法,盡顯大會企圖博大霧,希望疫情不會爆發的鴕鳥想法拖泥帶水;不得不提的是,因為日本一直苦心經營品牌,令旅客賓至如歸,也令大家對日本的要求更高,於是東馬大會一宣布不向跑手退款,眾人的反應變相更大。

周三(19日)大會再在Facebook上公布,為表歉意會在今年4月向跑手寄出號碼布、計時晶片、跑手完賽毛巾衣、保暖紙和大會場刊作為留念,如果跑手2021年出賽,完場時可一次過獲頒2020和2021年兩塊完賽紀念牌,算是群情洶湧下的亡羊補牢。

大型馬拉松賽事取消的過往例子不多,2012年紐約馬拉松因風暴取消,參賽者可選擇退款,或不退款但保留名額參加未來三年其中一年賽事,但同樣需要再付報名費。東馬即使只屬局部取消賽事,可是一刀切不獲退款的做法,已失信於跑手,苦心經營的品牌毀於一旦,加上日本政府所作所為,災難後果或許較疫情本身更難恢復過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