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的奇妙冒險》第六部動畫化決定 細說神作的超強時間設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天能》(Tenet)上映時,許多人對於時間逆行的設定感到新鮮無比。而該片導演Nolan在《星際效應》(Interstellar)中,不但透過視覺呈現了物理學上計算出來的結果,劇情最後男主角進了黑洞,終於和女兒有所互動而有所轉折;但這些效果在《天能》都是不成立的,因為雖然該片主角後來也進了時間逆行的機器,但這個橋段發生在故事的中段,導致劇情以及視覺在後段的疲乏。

甚至這種類似超越物理學定律的時間設定,在動漫中早已被玩到淋漓盡致;而《JoJo的奇妙冒險》正是這樣的經典,從第三部開始的最終戰反派的能力都和時間有關。其中第七部中一些橋段的安排,效果和《天能》其實有點相近,但卻更為精彩。

+14
+14
+14

就個人理解所及,一些日本動漫的演進

在繼續上述的話題之前,先來聊一下身為一個過了二十幾年後,重新開始欣賞動漫的讀者,在這前後察覺到什麼差異。

原則上,日本動漫一直是百花齊放的。用類比的方式或許比較可以理解,那就是日本其實就是動漫的荷里活。但即便是荷里活對題材開發十分積極,對題材的想像也會受到時代價值觀的影響(或許這也是所謂的在商言商吧)。

然而日本相較於美國,的確是一個比較排外的國家。由於JoJo的作者荒木飛呂彥已是漫畫界的重量級人物,所以網路上已有不少他的訪談,而以下的影片,也提到了一些他出道後推出JoJo時,牴觸了一些不成文的規矩,像是「主角不能是外國人」(JoJo第一部連載於1987年)。

類似的情況還有《鋼之煉金術師》的作者荒山弘,她的本名其實是荒山弘美,會改用比較像是生理男的名字當筆名,是因為出版社怕她的原名會影響到讀者閱讀的意願(該作品從2001年開始連載)。

因此對一個二十幾年後重新開始看動漫的人而言,一來在欣賞《聲之形》以及《鬼滅之刃》時,可以感覺到設定和題材和以前相比,愈來愈注重角色內在心理的挖掘;二來現在已經是一個資訊爆炸的時代,隨著年紀增長,對作品的欣賞除了純粹的投入,也會好奇一部作品到底是怎麼被創作出來的,因此自然也會察覺到時代風氣對創作題材的影響;而JoJo甚至是反過來,在當時打破一些不成文的禁忌。

相關圖輯:《鬼滅之刃》作者吾峠呼世晴被罵爆!女漫畫家用男性筆名四大真相▼▼▼

+10
+10
+10

深受西方藝術影響,甚至進而影響時尚流行

荒木在年輕的時候曾經想要成為服裝設計師,而他平日的休閒興趣是看電影以及聽搖滾樂,這些元素到後來都在他的作品中可見端倪。

畢業自設計學院的他,有意識地將文藝復興時期雕像的立姿融入作品的角色,而成為著名的「JoJo立」。他甚至也曾上節目講解過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的雕像如何融入他的畫作。

他作為第一個被日本國立美術館相邀參展的漫畫家,真可謂實至名歸。他的紙本漫畫或許有因為色彩單一畫面又太滿,以致於難以辨識的問題。因此動畫版也許看不到他原本在漫畫版時所考慮的構圖,但套色卻非常地簡單明瞭,不僅透透簡單幾個原色,就一舉解決畫面過度擁擠的問題,在配色上更是充分發揮漫畫能夠輕易呈現的超現實風格,其中尤以第四部最為經典。

一開始從第三部看完接著看第四部時,原本還對這種違反現實的配色感到相當不習慣;但慢慢看下去以後,反而這樣的配色,非常能配合這一部找出殺人魔的故事主軸。因此他也可謂日本西化後,反而直接成為西方時尚文化的一份子的範例之一。他曾受到Gucci的邀請,罕見地讓他的漫畫人物為該廠牌代言。

他曾受到Gucci的邀請,罕見地讓他的漫畫人物為該廠牌代言。(Zengame/CC BY 2.0)

JoJo每一部預先設定好的創作類型

JoJo不但畫面擠、玩弄設定也玩得徹底,一路走來可謂愈來愈風格化,但卻又不致於變不出把戲。為什麼?

個人推測的原因之一為:因為荒木在創作每一部時,就有一個很大的明確創作方向;因此每一部的風格早就有很明確的劃分。再加上他從第三部開始以替身能力為核心的創作主軸,一開始固然是受到80年代的電影影響,所以劇情和畫風大致上還是走硬漢路線(空條承太郎的範本即為Clint Eastwood);但隨著時間的演進,不但畫風愈來愈調整成一般人的身材,替身能力也愈趨抽象,而朝向鬥智路線發展。

以下就列出從第三部起每一部的創作架構,一目了然的比較就可以知道荒木如何把類似電影類型的概念,套用在每一部上:

第三部《星塵鬥士》:類似公路電影的類型,目標為空條承太郎和外公Josef Joestar從日本出發,到埃及打敗Dio。荒木有直言架構類似《環遊世界80天》;

第四部《不滅鑽石》:小鎮故事題材,主旨為主角東方仗助和外甥承太郎,如何協力找到鎮上潛伏已久的連環殺人魔;

第五部《黃金之風》:架構類似義大利黑幫題材,且故事就發生在義大利,為第三部反派Dio的私生子Giorno Giovanna成為黑道老大的過程;

第六部《石之海》:逃獄題材,第三部主角空條承太郎之女空條徐倫,打算查明到底是誰害她入獄;

第七部《飆馬野郎》:回到公路電影類型,但融合賽馬題材,且為另一個不同的平行時空。和第一部同名的主角Jonathan Joestar,試圖拿到這場賽馬大賽的冠軍,而和同一個平行時空的Dio一較高下;

第八部《JoJolion》(連載中):失憶症題材。意識不清的主角東方定助渾身赤裸醒來後,完全忘了自己到底是誰,因而展開一段身世解謎之旅。

而每一部就由一場又一場的替身戰鬥所串連起來,因此其中亦不乏類型片題材。例如第五部的其中一場戰鬥便是正派會被反派縮小、第六部有一場則是主角只能記得最近的三件事。

儘管並非每場戰鬥都是從頭到尾無懈可擊,荒木也是公認的bug最多的漫畫家之一,第五部的主角其中一項能力甚至只在第一場戰鬥出現過,但只要夠精彩,觀眾都能一笑置之,繼續捧場三十年。

相關文章:日本網民向朋友薦漫畫 秒遭敷衍引共鳴 6套出動畫後爆紅的作品

+11
+11
+11

充分玩味時間設定的大師

有趣的是,荒木從第三部有替身開始,每一部的最終反派最終戰,其替身能力都跟時間有關,為什麼?

個人對這個問題目前的思考是:因為當在時間設定上動手腳時,其實劇情已經不符合現實中的物理定律,甚至是邏輯上不可能存在的情況;因此在這樣的前提下,任何情況都是可能的。如此一來,等於創作者可以把自己的任何天馬行空的想法都塞給觀眾;而觀眾買單與否,就看創作者如何利用這些設定玩出精彩的火花(用邏輯上的話來說,就是只要不是前提為真結論為假,就是有效推論)。

而荒木正是這種創作風格的箇中好手。以下將逐步列出第三部以後的每一場最終反派的能力,並釐清他如何大玩特玩這些設定;

+10
+10
+10

第三部:反派為多年後復活的吸血鬼Dio。能力是讓時間暫停。這是荒木第一次讓替身能力涉及時間相關的設定;

第四部:反派為鎮上殺人魔吉良吉影。在最後被眾人逼得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發展出第三能力「敗者成塵」(Netflix的翻譯實在太好了,故從之),能把自己的替身藏在易容後受害者的兒子川尻早人身上,當川尻說出他的資訊或是他的替身映入他人瞳孔時,便可在炸死對方後,再回到當天早上川尻剛起床時,然後就在他忘記上一段時空的前提下重複下去,直到所有角色都被炸死並且被他確認為止。而破解方式是:川尻還保有上一段時空的記憶,然後藉著資訊不對等,推敲出如何制止他發動替身能力,進而改變即將發生的事件;

第五部:反派為黑幫首領Diablo。替身能力「克林姆王」可以看見事情接下來發生的軌跡,然後事先影響並改變之;而他人在他能力發動的這段時間內的記憶會被抹除,只會看到被改變後的新事實。且他同時是多重人格中的其中一個,因此他一直藏在幫派某個小弟的人格後面,必要時才現身;

第六部:反派為獄中神父Pucci,是Dio的摯友,想要實現Dio偉大的計畫,因而透過讓徐倫入獄來引誘承太郎進圈套。他的能力到了第三階段為「天堂製造」,是讓整個世界的時間不斷加速,只有他可以在加速的時間中正常行動。而且時間加速到後來,所有角色進入到其他的平行世界(但作者並沒有明說:下一部和第一部身處不同平行時空的Jonathan Joestar,其平行世界是否由神父的替身能力開啟;且第六部及之後的作品皆尚未動畫化);

第七部:反派為平行世界中的美國第23任總統Valentine,替身能力為「D4C」(為AC/DC的同名專輯Dirty Deeds Done Dirt Cheap的簡寫)。其能力是可以透過夾縫穿梭於不同平行時空,然後把人帶到現在所處的平行時空,藉由類似《回到未來》(Back to the Future)的設定,即不同平行時空的同一人接觸到就會死亡,好在戰鬥的前期透過眾人還沒搞清楚他的能力,由於認知上的錯亂(同一個人怎麼會有兩個)來除掉對方。

相關文章:外國網民選人氣漫畫Top20 《進擊的巨人》奪冠 第3名意想不到

+15
+15
+15

寫到這裡,總算可以指出為何JoJo第七部比《天能》精彩。儘管荒木是透過Valentine的替身D4C,而Nolan則是透過《天能》中的那部機器,但兩者都是同樣讓讓同一人,能夠同時在同一個時空中出現不只一個。當然也許這樣的比較是不公平的,但荒木卻確實在現實中不可能發生的虛構前提下,把設定發揮得更為淋漓盡致。

而且以大眾作品的標準檢視,Nolan其實一直有節奏太過單調的問題,這大抵是因為他太過執著於交叉剪接所衍生的副作用。即便是前面講的比較好的《星際效應》,個人也忘不了看第一次時,在主角上太空的橋段看了一下錶,發現Nolan交代設定交代了40分鐘左右,才開始真正的任務。

反之,從JoJo每一部最後涉及時間設定的戰鬥觀之,荒木往往將情勢設定為正派眾人一起上,不但藉此凸顯最終反派之強大,好和之前通常以單挑為主的一般戰鬥場面做出區分;而且不同替身能力所營造出來的接力以及合力感,在戲劇上的節奏會達到極為細緻而豐富的層次。以致於後來從第四部開始,連最終反派也會有好幾個變身階段,好和正派眾人一起上的情況相抗衡。

而想必荒木也深知這種層次上的重要,所以才會將替身能力從第四部開始,就愈發往抽象的概念去設定,因為如此一來能詮釋的空間也就愈大。甚至在第六部時,他也透過神父和Dio的對談,講明了「替身能力沒有絕對的強弱,端視擁有替身的人如何發揮這份能力」。

而這份能力,對荒木而言也就是角色的精神力量的具體視覺化;荒木身為一個漫畫家,大抵也體認到漫畫這樣的形式就是要透過視覺呈現出來,所以主角的能力才會從波紋更進一步發展成替身能力。

而上面的訪談中,荒木也提到他追求的是「人性的讚歌」,即正派和反派的頂尖對決所產生的火花,主角不會因為對反派的身世有所同情而減低對抗的力道;因而JoJo和《鬼滅之刃》中主角努力讓妹妹從鬼變回人因而展開的冒險,走的是完全不同的理念(所以接下來在下一篇要聊的是:《鬼滅》如此的設定可觀以及寓教於樂之處又在哪裡)。

但身為一個創作上的後輩,儘管將角色扁平化視為大忌,但對於能夠將設定以及所及的外在事件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是真心感到由衷地佩服的。在寫這篇筆記時,仍然不免讚嘆荒木已是一個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但除了用眼過度上節目會一直瞇眼以外,他的思路和創意根本完全沒有衰老的跡象。這大抵也是為何他看起來會那麼年輕有精神的主要原因之一。

這大抵也是當在第六部完結他接受採訪,主持人問他有沒有什麼願望時,他想了一下的回答是「沒有」;而他之所以會如此回答,或許就是因為他對後面問題的答案:創作本身就是美好的、漫畫對他而言,是一種可以找到自我的創作形式。故在此向他致敬,感謝他透過漫畫如此通俗的創作形式,帶給人類一部又一部的人性讚歌;能理解的人,自然能體會創作以及人生追求極致,其本身意義之所在。

【本文透過「方格子直送」計劃合作轉載,作者:Yvon,原文:JoJo的奇妙冒險:不只引導潮流,更是充分玩味形式及時間設定的傑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