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埔到南非的2萬5千里 狂熱單車旅人阿翔:搵到自己的人生方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一輛單車、20公斤的行李、2萬5千公里的路途。80後港男阿翔從大埔出發,以一年半時間踏單車到南非好望角。剛過去的周日(14日),他在大埔生活書院分享旅途見聞,並說單車旅行為他帶來人生新方向。

(本文為記者代入受訪者的第一身書寫)

阿翔從大埔出發,以一年半時間踏單車到南非好望角。(受訪者提供)

+6
+5
+4

我的房間有一張很大的世界地圖。當時我全職上班,下班好累。有次回到睡房,就一直看著地圖發呆。我發現地圖上的亞洲、歐洲和非洲其實相連,但為什麼自己每次旅行都得坐飛機?不如用雙腳走過,當時想想也覺得自己瘋狂。而想法一直保存在心中。開始計劃行程時,我覺得既然都是陸路旅行,不如再挑戰一下自己,全程踏單車。

這趟旅行,大概9成時間都踏單車,除了坐一次飛機橫越地中海,避開伊拉克和敘利亞。面對整整一年半的旅行,我只知道起點和終點,中途行程時常變動,當然有逐個國家上網搜尋資料,陸路怎樣出入境、簽證安排等。然而,人在旅途中,又不能太依賴路線。在中亞時,我打算進入烏克蘭東部,卻因為戰爭而改變。

阿翔說,除了坐過一次飛機橫越地中海,以避開伊拉克和敘利亞,這次旅行大概9成時間都在踏單車。(受訪者提供)

西安的養豬人

從大埔出發,首先是廣州、湖南、湖北,進入位於陝西的西安。因為以前讀書讀過關於絲路的藝術,特別想走一遍前人走過的路。在西安,我遇見一個養豬人。他只是偶然在路邊看見我踏單車,他叫停我,問我是甚麼人。我把自己的計劃告訴給他聽,但不會說目的地是南非,不然別人都以為我是瘋子。他聽了之後,熱情地帶我暫住在他家中。他養豬,每天清早逐家逐戶收集廚餘,製成豬餿。別人都看待他如下人,但原來每個人都有故事。養豬人未養豬前,是個在新加坡讀書的大學生。家人叫他繼承家業,西安也有個未婚妻等待他。所以他畢業後,從新加坡踏單車返回西安。回去以後,有很多事想做也來不及了。他說。

旅途中,阿翔甚少跟人說自己的旅遊計劃,因為如果說目的地是南非,大概所有人都會以為他是個瘋子。(受訪者提供)

穿越中亞

我的單車旅行,通常是沿著公路穿州過省。與一般人旅行只會去熱門景點食、買、玩,大不相同。路上遇見的人,儘管言語不通,但是長期旅行的經驗告訴我,鄉鎮地區的人比城市人來得單純和質樸。曾經在吉爾吉斯,淋著大雨下被一家伊斯蘭人收留,吃又韌又長的羊腸,還有麵包。烏茲別克則嚴禁旅客借宿,卻在公路上偶遇一家人,他們從車尾箱搬出食物,就在車前開餐,邀請我一起食。最後也成功借宿一宵。

阿翔曾經在吉爾吉斯,在淋著大雨下被一家伊斯蘭人收留,吃又韌又長的羊腸,還有麵包。可是,烏茲別克則嚴禁旅客借宿,但他卻在公路上偶遇一家人,他們從車尾箱搬出食物,就在車前開餐,邀請他一起食。最後也成功借宿一宵。(受訪者提供)

途上自言自語

當然,網民每天看我上載旅程見聞和相片到臉書,看只需一秒,我穿越一個沙漠卻要一星期。每天都自言自語,播放勵志歌給自己聽,但內心一定有把聲音罵我:明明家中那麼舒服,卻弄得自己那麼辛苦。關於目的地,我從來只著眼於如何完成每天150公里的旅途,只要短期目標一個接一個完成,離南非也就不遠。當我看見南非好望角的指示牌愈來愈近,愈來愈大,我終於感受到,只要一直向前行,目標終會到達。

回到香港,第一件頓飯在家裏吃。家人的支持很重要,也需要自己定時向家人報告行蹤。513日的旅程,令我找到人生方向。旅行會很辛苦,會很不穩定,但我喜歡。3月,我會和YMCA合辦慈善單車團。希望和旅行社或其他團體合作,看看怎樣深入和推廣單車旅行。畢竟,這種旅行方式環保,又夠貼地,認識各地風土人情。旅行有許多方式和意義,不會讓社會價值觀限制自己對旅行的看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