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維基】《追捕》吳宇森經典集結 白鴿雙槍慢動作你認到幾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吳宇森是屬於香港人的殿堂級導演,對於一眾成長於80、90年代的朋友,大部分都是浸淫在他的動作畫面上,從而教曉大家殺戮與白鴿如何唯美相處,慢動作怎樣令動作場面看得更肉緊。

《追捕》是吳宇森自1992年的《辣手神探》,回歸華語影壇後首部時裝動作片,當中的雙槍白鴿慢鏡全數湧現,還內藏不少經典場景讓大家逐一發掘,作為吳宇森粉絲,這都算是另一觀影享受。

一開門,就是一場殺戮的開始。(《英雄本色》影片截圖)

場面設定到動作設計,都有帶出楓林閣情懷。(影片截圖)

一)雙槍殺戮楓林閣《英雄本色》

電影開場不久,便看到飾演殺手的河智苑與吳飛霞,在日式居酒屋的槍戰戲,已立即聯想到《英雄本色》最經典一幕,Mark哥單人匹馬直踩楓林閣,追殺一眾仇家替豪哥復仇。雖然這一幕,河智苑與吳飛霞沒有背負這種情義重擔,純粹執行任務,但當中呈現的動作都具有Mark哥的風範,雙槍掃射血洗現場。其實忠愛武俠片的吳宇森導演,早就將槍跟古代俠客的劍連上關係,藉此抒發出一股豪俠典範,故在《追捕》中,幾位都會有雙槍獻技,背對背殺敵的經典場面。

雙槍不止有型,是有實際作用。(《英雄本色》影片截圖)

《辣手神探》中的雙槍演出,是周潤發銀幕上最經典動作之一。(劇照)

二人要玩雙槍,吳導就為他們加上手銬,添上新鮮感。(影片截圖)

白鴿在二人對決時,負起平息的作用,是今次白鴿注入劇情推動的功能。(影片截圖)

二)白鴿呈現導演兒時回憶

白鴿在吳宇森電影中,差不多已去到配角層面,老是常出現。事實上這元素不是一直都在,要去到周潤發、李修賢主演的《喋血雙雄》,教堂決戰一幕才出現。吳導在訪問提過,鍾情白鴿是由年輕時有返教堂習慣,從而感受到那份和平安詳的感覺。一種代表和平的雀鳥,去到腥風血雨的畫面下,頓然帶出一股浪漫唯美的觀感,在當年來說,是屬於港產片中暴力美學的最佳示範。

隨後白鴿也在吳導的作品延續下去,包括進軍荷李活的《奪面雙雄》、《職業特工隊II》,甚至去到古代的《赤壁》、《太平輪》也有現身,成為吳宇森的一個標記。來到《追捕》,在福山雅治和張涵予一場決鬥,白鴿也居中成為「第三者」,救了對方。但對於年輕觀眾,受過彭浩翔《買兇拍人》和周星馳《喜劇之王》的洗禮後,再見到動作配白鴿只會報上歡樂聲,是有點難堪。

還記得《喋血雙雄》這個空鏡嗎?當朱江要求周潤發幫他了結生命,一下槍聲後便是一群白鴿飛過。(影片截圖)

吳宇森將白鴿文化帶到去荷李活。(《奪面雙雄》劇照)

福山雅治同樣用上代入法,將自己化身成張涵予推敲出他每一步。(《追捕》劇照)

三)雙雄步入互相足迹

吳宇森喜歡拍雙雄的故事,尤其一兵一賊的極端身份其實惺惺相惜,《喋血雙雄》是,《辣手神探》亦是。特別是後者,當梁朝偉在圖書館殺人後,收起兇槍,但飾演探員的周潤發,代入梁朝偉的想法,嘗試找出藏槍點,結果一擊即中。這種二人互通的情節是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只恨二人身份相違背,未能做成朋友。《追捕》中,福山雅治去到張涵予住所時,同樣使出如此技量,踏入張涵予的足迹,推敲出他下一步會怎樣做,這種情節很有親切感。

《辣手神探》中,梁朝偉(上)在書架中找出手槍,而後來周潤發(下)會步入他的軌跡,找出藏槍處。(影片截圖)

壓軸於藥廠中決戰,令人聯想到《辣手神探》中的醫院對決。(《追捕》劇照)

四)壓軸困獸鬥

《辣手神探》的醫院困獸鬥,《英雄本色II》的大屋決戰,都是吳宇森電影中最愛用的困獸鬥情節。有趣是,這兩款場景同樣在《追捕》中發生,中段福山雅治及張涵予逃到戚薇家中,期間便引發一場激烈槍戰,中間還會用到日本武士刀,設計上跟《英雄本色II》的鋪排如出一轍,總之戰後整幢大屋都變得體無完膚,看得人熱血亢奮。至於最後一眾決戰藥廠,感覺就跟《辣手神探》的醫院大戰相近,當中有著微妙的關係。

《辣手神探》醫院一幕,還有殺戮下出現初生嬰兒場面,帶來極大反差。(影片截圖)

《英雄本色II》的壓軸決鬥,直逼拆樓級別。(影片截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