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寄生族》《燒失樂園》命題相同 階級差距使怒火爆發引悲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奉俊昊執導的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在第72屆康城影展獲得金棕櫚獎而聲名大噪,這是韓國電影第一次奪得這項殊榮。《上流寄生族》與去年同樣提名金棕櫚獎、由李滄東執導的《燒失樂園》命題相同,兩部電影都呈現了社會面臨的貧富懸殊問題,以及低下階層的生存狀態;可是兩者卻用了截然不同的手法、故事去呈現。《上流寄生族》選擇了使用商業電影的定式,過程中不停「扭橋」,劇情發展讓觀眾意想不到,對一般觀眾而言比較容易入口;《燒失樂園》則利用影像敘述年輕人處於迷失的狀態,可是節奏慢,而且當中隱喻甚多、比較不易懂,這就是李滄東Style。

嚴重劇透注意!!!!!

《上流寄生族》和《燒失樂園》主題一致,皆以社會低下階層作主角,而他們皆處於迷失的生存狀態。《上流寄生族》一家四口都沒有穩定收入,以打散工、摺Pizza盒為生,貧窮得只能住在半地下室,全屋僅有一扇窗、要仰高頭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生活環境惡劣。《燒失樂園》則描述了年輕人的迷失狀態,劉亞仁演出的鍾秀是一個打散工的廢青,總是百無聊賴;女主角海美(全鍾瑞飾)欠下一屁股卡數,目的是藉此填補心靈的空虛。兩部電影都在批判社會問題,無論是房屋、就業問題都難以解決;電影同時亦呈現了社會低下層面臨的窘況,他們對日常生活感到空虛,甚至無感。

+5
+4
+3

《上流寄生族》與《燒失樂園》同樣呈現了貧富懸殊導致的階級矛盾越演越烈。在《上流寄生族》中,金基佑(崔宇植飾)在朋友(朴敘俊飾)引薦下去富豪家中當補習老師,及後他用盡各種方法令全家人都在富豪家中任職,甚至後來喧賓奪主把富豪的家「據為己有」,由此可見他們渴望依附富豪過生活,後來卻發現一切皆只能是一場夢。在地穴與地面的差距已是個大暗示,也是個大對比,展現了階級的不平等;富豪會定立界線,絕對不允許貧者越過,擺出高高在上的姿態,也許是輕視、也許是蔑視,就如電影台詞寫道:「有錢人不是本質善良,他們只是有本錢去善良。」

在《燒失樂園》中,兩位男主角鍾秀(劉亞仁飾)和Ben(Steven Yeun飾)形成鮮明對比,鍾秀渴望當作家,卻並不怎麼寫作,生活潦倒;Ben的家境贏在起跑線,不用工作卻可以過富足的生活,鍾秀的貨車與Ben的跑車就是明顯的貧富差距,階級的矛盾加重下層的壓抑心理。

+8
+7
+6

低下階層心中按捺已久的憤怒終有一天會爆發,《上流寄生族》與《燒失樂園》都是悲劇收場,低下階層在階級矛盾的重壓下選擇發泄憤怒,也是對社會不公的怒吼。在《上流寄生族》,窮爸爸受夠了被蔑視,再也不噤聲刺向富爸爸;在《燒失樂園》,鍾秀燒掉了Ben、還有他的跑車,這些都是低下階層怒火的宣洩。要在社會向上爬很難,即使沒有出頭天,但並不代表一輩子要被壓搾,可是宣洩過後,然後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