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車保羅演老人入型入格 導演:親情真的不能外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到底在香港年老了要怎樣才能活得有尊嚴?由車保羅(Paul)主演鮮浪潮短片《老人與狗》,講述一個患有絕症的獨居的老人和一隻老狗的故事,或許能給大家一個答案。

《老人與狗》入圍台北電影節角逐「最佳短片」,演員車保羅更入圍「最佳男主角」,成績相當不錯。導演及編劇陳瀚恩(Ryan)表示,早就覺得車保羅是他這部短片男主角的最佳人選,但拍攝時竟然有一個鏡頭覺得車保羅演繹得不好,結果最後才明白Paul的用心。

攝影:葉兆康 場地提供:希慎廣場UrbanSky

《老人與狗》導演及編劇陳瀚恩指出,這次短片能入圍台北電影節角逐「最佳短片」,演員車保羅更入圍「最佳男主角」,感覺很驚喜。(葉兆康攝)

早就睇中車保羅演出男主角「老陳」
「當時看到一本小說,講一個被家人和社會遺棄的老人家,我一直想像的老人家就是外形很高很瘦,就聯想到阿Paul這個人選,覺得這角色非他莫屬。」最後陳瀚恩就透過導演朋友,聯絡了與Paul拍攝《詭探》的邵仲衡,邀請到Paul一起合作。

更多《老人與狗》的劇照:

+5
+4
+3

「不喜歡車保羅其中一幕表現」
「起初其實都有點擔心,因為阿Paul四十多年來多數拍喜劇,私下也是一個風趣的人,但《老人與狗》卻是一部比較沉重的作品。」不過陳瀚恩導演亦指出,看過不少喜劇演員的訪問,他們外表看來很歡樂,但內裡的心其實是很脆弱,所以要盡量發掘到這一面。「我最記得有場戲是孫仔坐在老陳(車保羅飾演)後面,他自己在思考,那場戲我在現場看的時候是不喜歡的阿Paul的表現。但去到最後剪接的時候,我才發現那個我不太喜歡的表情,原來是這樣重要。」當下,我才覺得阿Paul真的是一個很專業的演員,他完全是滲入了那個角色,將自己平時一些比較誇張的表情,融入到那個角色,這點是讓Ryan特別敬佩。

導演及編劇陳瀚恩以及車保羅出席《老人與狗》放映會及分享會,戲中的老狗拍攝過後因年老患病離世,主人也有帶同另外兩隻狗狗現身,場面令人感動。(葉兆康攝)

生死學教授面對死亡 原來仍然會很恐懼
而提到這次《老人與狗》中除了提到,獨居長者、隔代的親情,也有涉及絕症和安樂死的議題,Ryan就話拍攝這類故事前,其中一個最令他深刻的是在做資料搜集時,一個教授的故事。「我準備時有看到一個台灣教授的經歷,他是一個專門研究生死學和死亡教育的學者,他一生都對生與死很有認識和了解,但最終他得了癌症時,都表示很驚。」原來教授一生都對死亡很有知識,可能教授已經安排了很多實際的後事、寫定遺囑等,但面對疾病和死亡,還是會感到恐懼。

導演指出拍攝時,有一場戲特別深刻,當時他覺得車保羅的演表情太浮誇,剪接時才明白他的用心。(葉兆康攝)

「親情其實真的不能外判」
生老病死是必經階段,但即使議題有多老生常談,到實際來臨的時候,也不是人人能面對,尤其是發生在自己家人身上。而提到在香港怎樣老得有尊嚴,Ryan就指出「親情其實真的不能外判,但我知道都要向現實方面去想,不是人人都可以有時間或有足夠知識去照顧,有些情況的確需要專業人士去照料。」尤其是在香港生活空間少,不是長期陪着對方,負起全部責任去照顧,就是最好,這樣很可能令照顧者和被照顧者都承受很大壓力。

陳瀚恩表示未來會繼續拍更多關於生死議題的作品。(葉兆康攝)

「預設醫療指示」與緊急救援的矛盾
Ryan亦指出香港在老人政策、死亡教育和善終方面,都需要更多討論,例如在「預設醫療指示」這文件方面,大家應該都知道這是一份根據個人意願而訂立的指示文件,如果有人簽了這文件,一旦患上嚴重或末期致死的疾病時,醫護人員便會根據其意願,不進行「心肺復甦」或者不用人工輔助器(呼吸機)等入侵性的搶救。「但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在香港,即使長期病患者已簽定預設醫療指示,但由於《消防條例》所限,在召喚緊急救護車時,救護員亦可以施行緊急救援,而病人或許就會被創傷性救護程序所傷。」所以Ryan指出,這個情況也存在矛盾,政府和大眾都應該作更多討論,認識關於生命自決的議題。

+4
+3
+2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