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S影評︳爛番茄僅得20分成爛片之王?貓人食曱甴未必最驚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原本我們以為2019年已經不會再有驚奇,事實證明,在你未看電影《CATS》之前,千萬別下定論:《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Star Wars: The Rise of Skywalker)有幾段令我老淚縱橫、《葉問4》有少許熱血沸騰。《CATS》一口氣超越這兩部電影,它讓我淚水直流又義憤填膺。哭的是因為打了無數次呵欠擠壓了淚腺;氣的是想到這部電影竟長達110分鐘,自己還要多久才能逃離《發條橙》(Clockwork Orange)的無間地獄。

《CATS》電影版僅得20分爛番茄新鮮度。(截圖)

動盪的2019年,聖誕檔竟然冒出了此等逆天妖物已經夠驚奇,但是驚奇還有驚奇奇。我們被《CATS》的首支預告嚇到了,因此擔心視覺特效會摧毀這部電影,結果答案揭曉,那些假貓毛其實沒有那麼誇張──或者也許是我們已經被《CATS》的預告洗腦了。因為電影本身的問題更加嚴重、更容易激怒觀眾。

你以為進戲院後會看到一群似貓似人的怪物,導演還出來檔槍。結果證明導演說對了,我們的確不會抱怨這些假貓真人了。可是更糟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看的是固定攝影機鏡頭的舞台劇,或是一部電影?《CATS》是電影嗎?映前我從沒想過會問《CATS》這個問題,但在那地獄的110分鐘之內,我發現這個問題還比電影有趣多了。

《CATS》予人一種似是舞台劇而又像電影的感覺。(《CATS》劇照)

《CATS》像舞台劇的錄影版本

有人說,舞台劇的世界比電影豐富多了,這種話不是空穴來風。一個偌大的舞台上,有布景、機關、演員與音樂,它帶給你的是全方面的視聽體驗加上知性娛樂。電影雖然也有這些元素,而且還有視覺特效輔助。但是電影觀眾看到的畫面,其實是導演要你看到的畫面。兇手躲在電影畫面角落,導演刻意對焦在畫面中央,讓你看不清兇手的外型。但舞台劇可不能這樣,你能關注舞台中央的主角、你能看看舞台兩側的布景,你想看哪就看哪。VR電影目前還不成熟,但百年前的舞台劇就能讓你如此沉浸。而音樂劇《CATS》自然是更加沉浸的體驗:貓演員們會在觀眾席走道穿梭來去,偶而還會與你四目相交或要佯裝撒嬌。

將舞台劇改編為電影,自然是想要提供觀眾一個導演的詮釋版本,讓觀眾按照編劇的劇本、以及導演的調度,透過銀幕站在主創者的觀影角度,等待導演帶我們走過這齣劇目。也許他有卓知高見,一路導遊讓我們眼見大開,發現自己看舞台劇時沒有的樂趣;也許他感覺原作稍嫌不足,多加幾幕去補足舞台劇要說沒說好的段落。怎樣都行,端看導演的修為與手法。我沒想到,《CATS》真是一次清晰的分析,將導演湯賀柏(Tom Hooper)的缺點公開於世,你不確定眼前這部電影,是由奧斯卡最佳導演執導的精心演繹、或是某藝術大學趕著畢業的電影系學生畢製。

舞台劇版的貓演員們會在觀眾席走道穿梭來去,偶而還會與你四目相交或要佯裝撒嬌。(《CATS》劇照)

答案應該是後者,因為《CATS》的缺點顯而易見。開演約20分鐘,白貓Victoria經Munkustrap的導引,與一群潔里珂貓來到後巷──別擔心這是劇透,這部電影另一個奇蹟就是無劇情可透。潔里珂貓們剛唱完一首歌曲,電影此時應該進入敘事部分,但是不知為何,Victoria突然與Munkustrap來了一段兩貓對舞,沒有台詞、畫面也沒有明顯的寓意。電影觀眾們瞬間就像被一聲不響落跑地導遊拋棄的旅行團員,如墜五里霧中,不知道接下來要幹什麼。湯賀柏就像架好攝影機之後就閃人了,讓這兩隻貓跳完舞之後,好像沒事人一樣地繼續下段劇情──那跳舞的目的是什麼?不知道。彷彿導演只是要提醒觀眾:「我覺得兩位舞者的舞技實在太高超了,你們沒看過的話現在讓你們見識一下。」

這種導演丟包觀眾的部分還不少,更糟的是,導演應該要提出一個經過電影手法編排過後的敘事觀點,告訴我們什麼是潔里珂貓、什麼是潔里珂選擇、為什麼貓貓們想要被選上、以及牠們各自被選上的理由是什麼等等。這齣音樂劇已經登台30多年了,這代表導演應該至少提出一些對《CATS》的創見、或是將舞台劇轉化為線性敘事的形式,告訴觀眾應該先把焦點放到哪隻貓上、再來注意哪裡……但是《CATS》雖然確實是表達了舞台劇的劇情,但也僅此而已,事實上電影《CATS》好像就是舞台劇《CATS》的錄影版本而已,而且只照台上,你看不到走道上的貓、你也無法東張西望,只能直盯著導演的無趣鏡頭。這無疑地令人懷疑:那我是不是買票去看舞台劇比較划算呢?

電影更似某藝術大學趕著畢業的電影系學生畢製。(《CATS》劇照)

《CATS》過於照本宣科 缺乏視覺奇觀

電影版本忘記了自己是電影,舞台劇礙於舞台形式,無法做出奇想天外的視角剪接與或是場景變化,但這對電影來說是司空見慣的把戲。導演應當透過這些技巧,來豐富舞台劇改編電影的內容、或是帶來更多新鮮感。《CATS》沒有太常使用這些電影形式的優勢,僅有鐵路貓從飯店舞台走向倫敦大鐘一段,腳下的假鐵軌慢慢幻化成跨越河面的真實大橋。這是最能體現出電影魔幻本質的一刻──以及炫耀你的電影視覺特效成本有多高。但是《CATS》並沒有太多這些視覺奇觀。

於是,《CATS》更加令人昏昏入睡──你只能一直期待下隻出場的貓會有趣一點,但是並沒有。在敘述劇場貓的生平時,電影沒有蒙太奇跳接過往他黃金年代的表演,讓觀眾不清楚這隻貓到底有何高貴之處──只能因為這是個伊恩麥基倫(Ian McKellen)飾演的角色,所以我們自動尊敬他。這又是一個看電影如同在看低成本舞台劇的時刻,而且這齣舞台劇質素比畢製還低──教授還會罵你台詞寫的語焉不詳,但是照本宣科的《CATS》仗著經典在前,它也不打算在電影裡多補充舞台劇沒說的故事。

即使演員們歌精舞勁又好戲,但跳舞的目的卻令人滿頭問號。(《CATS》劇照)

所以觀看《CATS》的過程大概是這樣的:開場聽到〈Jellicle Songs for Jellicle Cats〉很興奮,很多真人貓跳舞唱歌看起來有點怪,但只是有點而已;被丟包感覺無聊;開始唱〈The Old Gumbie Cat〉了,負責搞笑的「Fat Amy」莉寶韋遜(Rebel Wilson)非常好笑,但我們在預告裡大多看過了──比如手被捕鼠夾夾到;羅騰塔格貓登場,很狂野;愛吃的Bustopher Jones登場,很……很占士高登(James Corden)……Fat Amy妳為什麼還不出來……要演完了沒……好想睡……呃!我睡著了!驚醒之後卻發現劇情好像還接得上……Fat Amy妳為什麼還不出來……要演完了沒……好想睡……

《CATS》:沒有她,這部電影就正式宣布腦死

這是一趟平淡無奇的雲霄飛車、這是一捲不像電影的畢製錄影帶……說太多其實沒有意義,只會讓你一直問:「我好好奇到底爛在哪裡!」「好想看看!」這代表,你沒有從貓身上學到重要的一課,「好奇心會殺死貓」,真的,就是那麼嚴苛,就像準備開啟法櫃的納粹軍人,他們不知道法櫃的厲害,只知道自己一定要看上一眼,可是開了十秒鐘之後就後悔了。

《CATS》予人的感覺好像就是舞台劇《CATS》的錄影版本。(《CATS》劇照)

《CATS》某種程度上不會帶你掉進恐怖谷,卻會讓你掉進沉睡谷。還有歌聲音樂伴你入睡,實在是萬分體貼。這些話只是安慰那些已經進戲院還在看這篇文章的觀眾,希望《CATS》能給你110分鐘的好眠。至於那些還沒有踏進戲院的觀眾們,遠離喵喵、珍惜生命。你可以再去看一次《星球大戰:天行者崛起》,找找裏頭有什麼小細節,可以出場後跟與你意見不同的網友繼續筆戰。這還算有收穫的,因為看完《CATS》你什麼都得不到。你想再次證明將舞台劇改編成電影是有意義的,相反地你還被偷了110分鐘與電影票錢,而且證明,有些導演最好什麼電影都不拍最好。

你可能會說,那我至少可以去看視覺特效,那我可以保證,這部電影還真的用了非常多視覺特效──錢全花在貓尾巴上。我們在預告裡不夠關注那些尾巴,但在電影裡,尾巴根本是貓的第三隻手,這些假尾巴非常有戲,跟早乙女玄馬變成貓熊後的牌子一樣生動。好了,就這樣了,沒了。你想看到貓吸貓薄荷之後畫面陷入混亂繽紛的高潮幻景嗎?沒有。你想看到貓貓飛昇九重天的極樂想像嗎?抱歉沒有。你只有貓尾巴,尾巴倒是還頂多的,想必花了不少錢。

戲中演員們的假尾巴非常有戲。(《CATS》劇照)

這部改寫電影定義的電影,提供您頂級尊榮的體驗:包括了睡眠體驗、吐槽體驗、忍耐力訓練、110分鐘能打幾個呵欠測驗、並且讓你感覺這輩子從未如此強烈地想要逃出戲院。不過就像我說的,好奇心會殺死貓:而且我已經死了,您就不需要親自死一次了。什麼,我還是阻止不了你嗎?看來我要出陰招了:這部電影有很多很多蟑螂出沒。沒錯,《CATS》就是如此拍案驚奇。

《CATS》的「貓人」意外引起恐谷效應。(《CATS》劇照)

+6
+6
+6

延伸閱讀:

《貓》 一腳陷入恐怖谷!導演謝謝大家指教,保證最終成果不尷尬

經典音樂劇《貓》躍上大銀幕!預告卻讓全球陷入尷尬地獄2分鐘!

【本文由「電影神搜」授權轉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