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口的二人影評︳被禁忌末日感壓垮的男女 只能機械式瘋狂做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三級片、倫理、大尺度…這些關鍵詞一起浮現,你會聯想到什麼?是不是瞬間就已經腦補出了一部「大戲」。畫面難以啟齒,車速又非常快。最適合躲在被窩裡看的那種——《火口的兩人》。

*下文內容含劇透,請斟酌閱讀

準新娘婚禮前與堂兄的五天五夜——這就是《火口的二人》最精煉的劇情簡介。而且筆者並沒有故作玄虛,吸引眼球。在這五天裡,他們二人真的該做的,不該做的全做了。出軌片、倫理片?大尺度+禁忌挑戰人們危險的底線?沒那麼簡單。

《火口的兩人》全片共有17處激情戲。其場景包括不限於臥室、餐桌、小巷、甚至一些不可描述的地方……姿勢、形式多種多樣,刺激感更是截然不同。但如果以一部船戲的視角看,本片無疑只能徘徊在及格線附近。片中的激情戲毫無美感,更不顯得誘惑。沒有旖旎曖昧的氛圍和光影下美妙的肉體。讓人印象深刻的,反而是二人狼狽的喘息,醜態頻出的交合——就像兩隻飢渴的野獸。

+7
+7
+7

如果換成一部愛情片的視角,影片又太過出格。拋開片中的留白與閒筆,我們完全可以粗略地將影片分為三種狀態——事前鋪墊,激情戲,事後賢者時間。全片劇情就是圍繞著這三種狀態的不停循環。

這樣看來,這部電影就是一部除了激情戲再無亮點的獵奇片。可它竟然被《電影旬報》(キネマ旬報)評選為「年度十佳」的第一。要知道《電影旬報》(キネマ旬報)是堪比《電影筆記》(Cahiers du Cinéma)的日本電影指南,對日影的動態走向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

憑什麼?我們先來說說劇情。賢治是一名大齡無業青年。他離過婚,在上份工作辭職後,已經遊手好閒了四年。

直子,是賢治的堂妹。也沒有正式工作,一直在打散工。他們二人從小一起長大,曾有過一段隱秘的戀情。

 2018年,日本「3.11大地震」後的第七個夏天。賢治收到了直子婚禮的邀約。儘管心情複雜,但他還是回到了老家秋田,準備參加婚禮。翌日,賢治還未睡醒,直子便找上門來。

雖然多年未見,直子卻沒有顯得生外。沒有絲毫客套,進到房間後的直子就像回到了自己家中一樣。二人聊著近況和幼年的回憶。

賢治只把這當做一次普通的重逢。可當直子翻出一本相冊後,賢治突然有些害怕。那本相冊裡全是二人年輕時的黑白合照。滿眼都是交纏的肉體和宣洩的慾望。 

這一切都使想和過去徹底告別的賢治非常不適。

「為什麼要留著這種東西啊,讓你爸看到了怎麼辦?」

「你已經把那時的事忘得一乾二淨了嗎?」

「沒忘,但也沒想起來。」

「看著這本相冊,總是讓我想起你的身體。」

「你真的一次都沒想念過我的身體嗎?」

「……阿賢,你怕嗎?」

記憶的閥門被打開,感情和慾望沖刷掉了偽裝的平靜。

直子拉住要逃走的賢治。

「只有今晚。」

「讓我們回到那時候吧。」

事情本該就此結束。但一夜荒唐過後,賢治卻食髓知味,開始不依不饒的纏著直子。直子心中也不想這樣結束。於是,二人約定,將這一份關係維持五天。五天後,直子身為自衛隊軍官的未婚夫會回家,那時二人便徹底結束這份糾葛。

這之後,二人便陷入了猶如末日即將來臨前的狂歡。吃飯,睡覺,其餘就都是在享受無止境的交合。但這些激情戲真的沒什麼美感。導演沒有借助燈光和剪輯去挑逗人心底的情慾。而是白描的方式講述平常人的性愛。笨拙僵硬的肢體,慾望難耐下的飢渴。甚至部分場景看起來更有些痛苦。但這些卻並沒有破壞電影本身的質感,亦不會使人出戲。反而體現出了更原始、本能的衝動與慾望。每一次激情戲都幾乎是一次情感的爆發。如同潛藏的暗流終於衝出水面。不斷穿插的激情戲也控制了電影節奏的鬆弛,使觀眾更好地抓住片中淡薄但又真實的情感。

不斷穿插的激情戲也控制了電影節奏的鬆弛,使觀眾更好地抓住片中淡薄但又真實的情感。(《火口的二人》劇照)

關於這部電影,鋪子最喜歡的片段都發生於二人去參加盂蘭盆節。遊蕩在大街上,看著被遮住面目的舞者跳著妖冶的「亡者舞」。

「有種色情的感覺。」

「是因為看不到臉嗎?」

「可能,就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就像是在現世與彼岸的交界處跳著舞呢。」

過了當晚,二人瘋狂的日子就要結束。

直子戲笑著問賢治能否遵守約定,賢治笑了笑。

「我們要不私奔吧。」

話音剛落,他便牽著直子的手,穿過表演的人群。從一端奔向另一端。從一岸游向另一岸。然後聲音消失,畫面也在此時定格。就像這一刻超越了時間。

還有當晚的談話,二人坦誠相待,坦然說著不堪回首的往事。賢治告訴直子,和前妻離婚是因為出軌被發現。還問直子是什麼時候知道他和前妻交往。直子告訴他,在他和前妻第一次開房那天就知道了。那時賢治和直子兩個人還在一起。賢治出軌後還半夜把直子叫出來,說要兩個人殉情。

「我當時也很想死。」直子回憶道。那晚兩個人都很害怕,但賢治還是假裝沒事和直子做了。

「當時就覺得男人真殘忍啊。」

儘管知道賢治的手剛摸過別的女人,但直子還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淪陷。

「那種感覺好討厭。」

「所以我才會想逃走。」

直子還告訴賢治,他媽媽生前曾希望他們兩個人在一起。那是在他們參加過賢治的婚禮後。新娘是賢治第一次出軌的女人。

賢治聽了非常驚訝,和直子說了他當時的心結——「我也想過總有一天要和你分開。」

「從第一次和你做的時候就這麼想了。」

「因為感覺在近親相姦一樣。」

「我為自己陷入堂兄妹間的肉慾而羞恥。」

「所以心中有愧。」

所以才有他和直子在商場、廁所、巷子的瘋狂。賢治在意的問直子,當時她也應該很喜歡吧。

 除了性與喪外,全片還有一種縈繞不去的末日感。無論是最開始的一晚之約,還是延長後的五天期限。都人為限定了這一切美好幻象終結的時間。賢治和直子每次激情過後,都彷彿能聽到倒計時在耳邊的嘀嗒聲。而影片最後富士山將爆發的消息,更好似真正的末日來臨。

在毀滅可能到來之際,二人如夢方醒。往日束縛他們的一切都變得不再重要。他們寸步不離地靜候著富士山的噴發。

本片儘管能算作一部愛情片,但本片講的不只是內在之愛,也不是愛情墳墓裡的掙扎、破繭。而是火熱的肉體之愛在末日來臨前的燃​​燒、怒放。末日會帶來絕望,但也會使人重新審視自己人生,看清所有東西。一瞬間權衡利弊後,每個人心中都會做出很多決然的選擇。往日的束縛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抓緊時機自由地、狂暴地狂歡,享受剩下的每一秒。末日會毀滅一切,但也會改變一切。人們恐懼末日,但又都對末日擁有不切實際的幻想。就像村上春樹所說: 

其實人人都在心底期盼著世界末日的到來。
村上春樹

【本文獲「電影舖子」授權轉載,微信公眾號:movpuzi】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