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林恩】拍出最高規格為訓練觀眾 李安:這已經不是電影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睽違4年,金像導演李安攜新作《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Billy Lynn’s Long Halftime Show)回歸,以前所未有的高清拍攝技術,為觀眾帶來非一般觀影衝擊,然而這個衝擊之大,非每間戲院都能夠放映電影的最高規格版本、亦非每一位觀眾或影評人都欣然接受新技術,3D 、4K、120格,李安認為這些數字並非用來嚇人的手段,是一個改變幾十年來都無突破的電影現狀的契機。

李安說不熟悉高清拍攝令進度十分緩慢,一天只能拍幾個鏡頭,又因為不靠剪接,每一鏡都經過很多排練及試拍。

「就是讓我很興奮嘛,我就是很想要拿電影來弄甚麼東西。」

20分鐘的訪問過程中,李安多次強調自己仍在學習階段,感受到他對新嘗試的不安與興奮,「一方面我要在這方面摸索,看這個媒體是不是比較適合這樣表現,另一方面我需要訓練大部分觀眾的觀影習慣,因為跟過去一樣的時候,新的東西比較看不進去,我覺得新的電影,應該有一些不一樣。」說得從容不逼,但那份對改變的堅定,從他一句一語滲出來,觀眾接受與否只是時間問題,畢竟習慣就成自然,「將來我相信可以有更多類型、更多手法來做,自己要拍還是別人來拍,我相信要拍浪漫喜劇也可以,歌舞劇也可以、武俠片都可以、觀眾習慣以後,跟你有一個默契,可以跟你一起玩,現在你還不太能玩。」

「我不能說是實驗,我在賣票(笑)。」

興趣能否當飯吃,相信是所有打工仔畢生在掙扎的問題,套用在李安身上,應該是個教材級的正面例子,不過實踐興趣都要考慮觀眾反應,他是這樣回應:「其實是滿可怕,因為他們比以前聰明很多,每一個都是比較高級的觀眾,那個壓力其實很大。」沒有先例參考,大銀幕上從來沒有一部達到每分鐘60格的電影,李安坦言拍到120格根本已經不是電影了,要思考怎麼處理都猶豫了很久一段時間,到拍攝時跟團隊每天都在摸索,他說要訓練觀眾,自己拍完一部仍在實驗階段,聽落似教學相長,倒不如說是李安保持求變的那份初心。

李安說這種拍攝手法,是帶觀眾進入電影體驗那份感情、引導他們的思緒,但目前是一個嘗試階段,未來有很多可能性。

「大家這樣看我們的時候,也有一種中場秀的感覺。」

第一胎都是最痛又最刻骨銘心,李安說目前是一個陣痛期,拍這部片時像打仗,身處媒體這個戰場中,感覺很脆弱:「覺得好像自己被赤裸裸的推出來,原來有很多層保護膜,突然沒有了,然後你的各種的感官突然開了,感覺很脆弱,很容易被傷害,在這個時候你要想辦法去保護自己,把它Block(封鎖)住,跟上戰場有很多類似的地方。」

李安認為電影的本質在變、美感在變,細節變成一個非常吸引美感,單靠光影來處理並不足夠,才會衍生高清拍攝的意念。

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美國總統,還未正式改朝換代已叫人心灰意冷,談及狂人入主白宮,李安亦倒抽了一口涼氣,電影中男主角的姐姐本是個美人,卻因一次車禍失去容貌,連愛情亦隨之而逝,車毀雖不至於人亡,但谷底卻難以翻身,李安借來暗喻大選結果:「就像現在美國一個憧憬破滅了,是一個受傷、肢離破碎的狀態,很忿怒、很不滿,也不曉得怎麼辦,沒有前途這樣。」

早於試鏡階段,Joe便跟李淳對戲,二人異口同聲謂首次在大銀幕看見自己的超高清近鏡時,感覺十分奇怪,但習慣了便能進入角色情緒。(梁碧玲攝)

新人Joe Alwyn獲李安欽點出演男主角,頂着天才光環的壓力理應不少,加上處男作便與姬絲汀史釗活(Kristen Stewart)、雲迪素(Vin Diesel)等荷李活巨星對戲,與其擔心自己,更害怕拖累別人:「我不想令李安及其他人失望,他們付出了很多,還好所有人都很大量又支持我,我從不感到太害怕或覺得被孤立,大家坐埋同一條船,大家都好齊心。」

Joe的試鏡過程並不特別曲折離奇,亦沒甚麼花巧技倆去取悅導演,當日李安經試鏡導演安排,看過他兩條試鏡影片後邀請他到紐約見面,直接與有份參演的李安二子李淳(Mason)對戲,幾個小時後便拿下角色,簡單來說就是合眼緣。對李安來說,Joe是連他亦自愧不如的天才,天生就應該當明星,而Joe亦謂初次拍戲並非難在演技,而是對片場太陌生,要向富經驗的同僚取經。

Joe Alwyn(左)與雲迪素(右)等荷李活巨星合作愉快,大家坐埋同一條船,齊上齊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