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專訪|男女主角苦練手語 陳姸霏︰要練到自然反應不影響表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第57屆金馬獎》榮獲8項提名的電影《無聲》,一直被視為大熱。這是新銳導演柯貞年的首部長片,大膽將一件真實事件搬上銀幕,不少人看過都感覺沉重,更不相信是曾經發生過的真實事件。

男女主角劉子銓、陳姸霏,同樣飾演聾啞人士,為了角色更苦練了3個月手語,而榮獲今屆金馬獎最佳新演員提名的陳姸霏,坦言要練到非常純熟不會阻礙面部表情才叫合格。

兩位單是學手語都花了3個月。(《無聲》劇照)

手語練習有助日後演出

記︰記者 銓︰劉子銓 霏︰陳姸霏

記︰兩位都花3個月時間訓練,過程艱苦嗎?

霏︰平時利用手做的動作都比較簡單,所以當開始學習時會有抽筋,但由於我們每日都去練習,手部肌肉有了記憶,所以往後的練習已沒有這麼困難。
銓︰學習過程是先學一些詞彙,隨後再學台詞的手語,到時便發現我們最先學到的手語文法再用到台詞上,就變得輕鬆。

記︰熟習後,要如何將手語做得更傳神?

霏︰要練習到手部肌肉有記憶,到你打出手語時,便不會因為只顧打手語而影響表情,因為你已經習慣了。
銓︰我是第一挑戰沒有對白的演出,手語的快慢和力度就代表情緒。另外,沒有對白下,最能表達情緒的地方就是臉,這亦幫助我日後演回有對白的演出時,臉上表情可更猛。
霏︰大部份手語到今天仍然記得,甚至拍到後期,一般的溝通都可以用手語。
銓︰我拍完《無聲》後,身邊同學和朋友都會踴躍叫我教他們,我最喜歡的手語是把兩個「OK」手勢扣起來,扣在一起代表有關係,沒有扣上就是沒關係,這個動作我在日常都會用上,很簡單,溝通方便很多。

男主角劉子銓及女主角陳姸霏,接受《香港01》Zoom訪問。(官方圖片)

不敢相信的事實

記︰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當初接觸這宗新聞時有覺得不敢置信?

霏︰當知道是真人真事時的確很生氣,為甚麼會這樣欺負別人。
銓︰我覺得不可置信,這些事情怎麼會發生,隨後更覺得有義務去將這個故事傳達出去,所以拍攝這部電影是替聾啞人士說出他們的故事。

記︰拍完《無聲》,自覺更了解聾啞人士?
霏︰有呀,例如打手語時方向給錯,整句話的意思都可能不同,會完全顛倒過來。
銓︰因為我有聾啞助教住在我家,跟他們生活會發現他們有獨特的思維邏輯,我們都意想不到。例如他們的鬧鐘沒有聲音,是放在臉部旁邊靠強烈的震動震自己。而且聾啞人士都會發開口夢的,但那些夢話都是在打手語。

記︰有說《無聲》是台灣版《無聲吶喊》,兩位覺得如何?
霏︰《無聲吶喊》是學生跟老師的事情,《無聲》是學生跟學生,前者會有一個指定的壞人,要打敗他,但我們是沒有,大家都是受害者。
銓︰我看完《無聲吶喊》後,感覺很不舒服,比《無聲》更不舒服,因為結局是沒有希望的。相比起來,《無聲》是有種溫度的,給你很多通道和方法去思考和出路,沒有這麼絕望。

記︰故事那麼沉重,拍攝是有影響心情嗎?
銓︰我們拍得沒這麼辛苦,鏡頭後一樣會開玩笑,觀眾放心,我們沒有沉重的感覺。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