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族|Gemma Chan原來係半個香港人?一文看清陳靜爆紅之路

撰文:外灘
出版:更新:

【永恆族/Eternals/陳靜/Gemma Chan】她憑什麼打破Marvel的規則?她是眼下荷里活最關注的亞洲面孔。2018年《我的超豪男友》(Crazy Rich Asians)爆紅。她扮演的梁阿絲為了嫁給普男丈夫,她隱瞞了自己的富豪家境,結果卻被出軌。於是她手撕渣男,上演爽劇。自此爽劇也在陳靜的生活裡上演,飛速上升的人氣讓Marvel都為她破例。

每一名演員在Marvel宇宙(MCU)中只能代表一個人物。在她沒走紅時,曾演過《Marvel隊長》(Captain Marvel)裡領了便當的反派配角。她原本以為自己從此與Marvel無緣。但在《我的超豪男友》大紅之後,她再次接到了Marvel的電話──邀請她出演《永恆族》(Eternals)的女主角之一,Sersi。這意味著又一個華裔面孔走上荷里活的中心舞台。

【圖輯】點圖放大看更多陳靜IG生活美照👇👇👇

+11

早前,《永恆族》發佈了第一條預告。預告中的陳靜站在安祖蓮娜祖莉(Angelina Jolie)身邊,風采絲毫不被掩蓋。

Marvel總裁對她的評價甚高,「如果永恆族這個族群需要一個領袖,那就是陳靜。」從Marvel配角到新IP的女主角,讓陳靜在荷里活脫穎而出的,不只是她特別的長相,還有她獨特的「領袖氣質」。

相關圖輯《永恆族》預告3大隱藏彩蛋向美國隊長致敬 疑似反派一閃即逝(點圖放大瀏覽👇👇👇)

+13

一、「我知道英國機會少,但我就想在這試試。」

見過陳靜的人,用得最多的形容詞便是彬彬有禮,說她不僅是娛樂事業,對社會的方方面面都有自己的見解。ELLE Canada的記者用三個詞形容這位當紅女演員:super-talented, well-spoken, insanely gorgeous。當你深入瞭解她,便會發覺這樣的領袖氣質絕不是一種精良的表演。

父親來自香港、母親早年從大陸移民到蘇格蘭,兩人都是傳統華人,有望女成鳳的期許。所以陳靜從小便學習游泳、小提琴和芭蕾舞,學習成績也始終領先,最後考上了牛津大學的法學院。即便在高手如林的牛津,陳靜依然是佼佼者,並順利拿到了知名律師事務所的實習offer。

【相關圖輯】永恆族|5大角色戰力分析 女戰神安祖蓮娜與馬東石係神絕配(點圖放大瀏覽👇👇👇)

+11

正當陳靜一腳要踏上讓父母喜聞樂見的道路──完美的履歷,光明的職業前途,再找一個如意郎君結婚生子,人生任務圓滿完成──她又把步子收回來了。

陳靜從小就嚮往表演,但性格裡的冷靜和理智一度制止了她:在英國長大,她並沒有在電視裡看過什麼亞洲人的面孔,頂著這張臉成為演員並不容易。

可當她進入法律行業,越是學習她越覺得不對勁,「最初吸引我選擇法律系的,明明是電視電影裡大律師們颯爽的演講。我很可能會成為一名痛苦的律師」。於是她和過往學霸生涯揮手告別,轉而申請了倫敦戲劇中心。一切從頭來過。

不是所有人都能放棄到手的東西,更何況陳靜的父母作為白手起家的移民,特別看重教育與職業選擇。雖然他們選擇支持女兒的決定,但陳靜知道,「他們一定很難過。在他們年輕的時候,這樣冒險是一種奢侈。他們成全了我的奢侈。」

【相關圖輯】永恆族|安祖蓮娜祖莉原來係最強戰士!10位全新超級英雄大解構(點圖放大瀏覽👇👇👇)

+45

陳靜的骨子裡有一種知難而進的冒險精神。她敏銳地觀察四方,識得利弊,但不是簡單的趨利避害,而是對未知的困難躍躍欲試。

離開倫敦戲劇中心時,她的老師告誡她,「你可能很難找到表演工作。在英國有色人種演員的機會很少,去美國的話情況會更好一些。」陳靜的回答很淡定,「我知道,但我就是想在英國試試。」

「抓住機會是一種榮幸。即便失敗,也必須去嘗試。失望是暫時的,後悔卻是一輩子的事。」

二、命運偏好冒險者

陳靜的老師沒有說錯,頂著一張亞洲臉在英國劇組試鏡,確實很難遇上好機會。從2006年入行,她做了整整10年的茄喱啡。沒有主角給她演,試鏡的機會很少,即便進了劇組大多也只有幾個鏡頭。有的甚至沒有名字,只是演一位「中國女人」。

陳靜必須承認,大多數時候她不過是一個展示東方美和多樣化的「亞裔花瓶」,走個過場就可以下架。即便有一口流利的英語,她還時不時要演出西方人眼中的「東方口音」。

不過這十年間,她也沒有懈怠,留下了一些給人帶來深刻印象的角色。比如《新福爾摩斯》(Sherlock)是第一季中的姚素琳。《應召女郎的秘密日記》(Secret Diary of a Call Girl)第四季中的Charlotte。《設德蘭疑案》(Shetland)中的Hattie。

茄喱啡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了2015年。這一年,她終於接到了一部是主要角色且沒有很快下線的英劇,《真實的人類》(Humans)。改編自瑞典知名科幻小說,班底來自艾美獎和金球獎,且趕上了人工智慧的熱潮,《真實的人類》在當年是實打實的紅。陳靜扮演的人造人Mia是人物中人氣最高的一位:自帶母性、神秘、懸疑感,隨著劇情的發展更主導了人造人的覺醒和進化。

【圖輯】點圖看陳靜在《真實的人類》飾演的人造人Mia👇👇👇

+5

2006年到2015年,她從牛津高材生到專業「茄喱啡」,再終於有了代表作,其中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

陳靜終於站到了人前。不過,在外形的限制下,她還是打醬油居多,只是醬油的品質和規模都不同以往。比方說《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中的亞洲夫人,還是很有記憶點的。

【圖輯】點圖看陳靜在《怪獸與牠們的產地》飾演的亞洲夫人👇👇👇

+2

加上,《變形金剛:終極戰士》(Transformers:the last knight)中的「造物主」Quintessa,亞洲臉「神秘」、「強大」的印象根深蒂固。

【圖輯】點圖看陳靜在《變形金剛:終極戰士》飾演的Quintessa👇👇👇

2018年,《真實的人類》完結。但陳靜沒有就此消沉,而是緊接著迎來了第二春──戳中歐美人喜好的《我的超豪男友》,不僅票房在美國破紀錄,甚至被戴上「改變荷里活」的大帽子。

從此陳靜的演藝生涯徹底上了新的臺階。她被邀請去Met Gala,穿Tom Ford為她定制的禮服,和莎蓮迪安(Céline Dion)坐同一趟車,「那是我人生最棒的一個半小時,我和莎蓮迪安一起在車上跳鋼管舞。我們拍了個視頻,但永遠不會公開。」

代言、奢侈品加身;她被邀請去拍攝一個又一個封面,「復仇荷里活」、「國際明星」、「身價飆升」;她還被邀請成為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的成員,這意味著她將為奧斯卡投票......

她還感受到了人氣意味著什麼。《我的超豪男友》之後,她去新加坡宣傳《Marvel隊長》,無數粉絲在機場等她,大廳裡寸步難行。

她的冒險成功了。

三、 「我想要不斷挑戰人們的刻板印象」

在《永恆族》海報上,陳靜的名字排在第一個。Marvel在全球的人氣有多高、拿到這個角色又意味著什麼,每個人心裡都有桿秤。

有人會說,牛津畢業去當演員太可惜了。但陳靜沒有浪費自己受到的教育,她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合作,為女性教育和權利發聲;她參與劇本的創作,給角色注入自己的理解。或許是一路走來格外不易,她在成名後還分出了很多精力在關注有色演員、尤其是有色女演員的發展上。

她沒有忘記當年老師善意的提醒,並希望在將來不斷改善有色人種在演藝圈的地位。

「我想要不斷挑戰人們的刻板印象。我希望我已經證明了擁抱多樣性有多重要──大家想看不同的故事,經濟上會得到回報。」

情況在改善,但大多數時候,陳靜依然是片場裡唯一一個亞洲人,甚至唯一一個有色人種演員。她不憤世嫉俗,只感到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天上不會掉餡餅,餡餅要自己創造。

今年4月,陳靜宣佈擔任電影《Hold Still, Vincent》的製片人,這是一部真實反映1982年華裔陳果仁被害事件的作品。陳果仁是華人移民二代,在27歲時被兩名白人毆打致死,而殺人犯僅被關押一天后就被釋放,在當時引發了全美亞裔運動。

陳靜希望借歷史事件,呼籲Stop Asian Hate。

「我知道我來自哪裡。我的理想是讓一切正常化,在所有不同的領域,不僅僅是種族,還有性取向、性別、體型、體型等等。我真心期待有一天我不再需要回答任何有關種族的問題。」

陳靜身上有一種力量,是隱藏在靜水之下的。她始終知道自己要什麼、追求的是什麼,不害怕等待漫長,也不迷戀紙醉金迷,激流勇進和激流勇退彼此和諧共處。

所以永恆族的領袖,只能是她。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