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獨家】土建會獲林鄭賦農地發展大權 主席黃澤恩妻持上水農地

最後更新日期:

2018年施政報告提出名為「土地共享」的公私營合作發展農地計劃,將發展局轄下的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土建會)「升格」,從無實權的諮詢小組,變成公私營合作的把關者,負責考慮發展商提交的方案。

土建會的成員有地產商和建築商的代表,部分更曾申請把農地改劃發展,惹來嚴重利益衝突的質疑。土建會目前拒絕公開成員利益申報,公眾無從得知成員有無利益衝突及避席情況。《香港01》更發現,土建會主席黃澤恩的妻子及家人持約3.6萬平方呎上水農地,黃任城規會委員時,更曾申報與多間地產商有業務來往,多次避席會議。黃澤恩回應指,妻子的農地面積小,不可能用以建公屋,若日後有明確的申報機制,自己一定會申報及避席。

施政報告提出公私營合作發展農地的「土地共享」計劃,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負責把關。土建會主席黃澤恩妻子及家人擁有上水一幅農地(DD92 LOT2257 S.A. R.P. 及 DD92 LOT2257 R.P), 鄰近粉嶺高球場,附近亦有獨立屋豪宅屋苑。(岑卓熹攝)

2018年施政報告提出,將農地公私營合作地產項目定名為「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發展商提交的農地開發申請要過兩關,先呈交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考慮,再由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批准。雖然申請者必須依從所有適用的法定程序及土地行政機制,包括向城規會提出改變規劃用途或規劃申請,以及就修改地契向政府繳付屬項目內私營房屋和商業配套的十足市值地價,但此舉仍相當於將土建會權力「升格」,使其為發展商提案把關。

土建會拒絕公開成員利益申報

土建會包括五名政府官員及21名非官方成員,其中部分為發展商及建築工程界人士,主席黃澤恩剛於今年7月1日獲任命,任期至2021年6月底。

記者以市民身份查詢土建會成員利益申報,發展局職員表示,土建會有利益申報機制,惟不設公眾及傳媒查閱,若成員認為可能涉利益衝突,便需於會議前申報,由主席黃澤恩定奪該成員可否與會及發言,若主席疑似有利益衝突,則需由委員會共同決定。

主席妻擁7000呎農地 若批改建住宅市值急升3000萬元

除了擔任土建會主席,黃澤恩還在去年9月出任新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副主席,他曾於小組利益申報「妻子擁有上水一塊農地的五分之一業權」,但未詳述該農地的面積及位置。《香港01》查冊發現,該農地涉及兩個地段,面積約3.6萬平方呎,農地是黃妻與家人繼承得來,而黃妻是該農地的唯一遺囑執行人,可決定整幅農地的出售事宜,黃妻佔有當中20%業權,達7,000平方呎。

該農地距離粉嶺高球場僅300米,前臨雙魚河,距獨立屋豪宅屋苑Goodwood Park僅數十米,以現時該區每呎農地約600元計算,現值約2,000萬元,若能獲批改建住宅,市值可急升至約一億元或以上。若只計及黃妻的業權部分,現市值400多萬元,若獲批改建住宅,市值可急升至2,000萬至3,000萬元。黃澤恩本身擁有高球會會籍,土地小組主席黃遠輝稱黃澤恩在粉嶺高球場相關小組會議中已有避席。

土建會主席黃澤恩,曾任城規會委員,在城規會會議中,曾申報與新鴻基地產等多間地產商有業務往來,並在會議中暫時離席。(城規會會議紀錄)

與多間地產商有業務往來

黃澤恩是資深工程師,開設工程顧問公司,他於2000年加入城規會,2008至2010年更任副主席。記者翻查歷年城規會會議紀錄,發現黃澤恩曾申報過與長江實業、和記黃埔、新鴻基地產、會德豐、九龍倉、信和、香港興業、莊士機構,及田北俊家族旗下的萬泰集團等有業務往來,因而在絕大部分會議中都「暫時離席」。

土建會主席黃澤恩亦是土地小組副主席,黃澤恩認為,成員利益申報去到多詳盡,要看政府賦予機構的責任有多大。(資料圖片 / 梁鵬威攝)

黃澤恩:土地共享一定不會用太太農地

如今任主席的土建會將會「升格」,黃澤恩的角色比起土地小組的位置更為吃重。其妻及家族於上水擁有大幅農地,若日後有發展商提交或上水其他地區的發展方案,黃澤恩是否均會避席?

「土地共享一定不會用到這塊地……很小啊三萬幾呎,如果用來起公屋,一棟都起不到。」黃澤恩表示,這幅農地不會令他在事關上水的會議中有利益衝突,除非政府改變毗鄰農地的用途,「那我一定申報,或者我不出席(會議)」。他又補充,這幅農地是外父1960年代買來種植果樹,現已荒廢,並不值錢。

談及工程行與發展商的業務往來,黃澤恩認為不會有很多涉利益衝突的情況,「我冇咁好生意」,同時表示城規會中申報的往來已年代久遠,不會影響現在。

土建會多成員公司有份開發農地

除了黃澤恩妻子家族的農地,土建會其他成員的公司亦擁有多幅農地。

其中一位成員吳宗權擔任主席的會德豐,持有一幅八公頃的洞梓農地。會德豐2017年5月向城規會申請改劃為住宅用途,共提供1,700個私人住宅單位及1,005個資助房屋單位,並表明有意將部份單位撥出,以公私營合作模式,參與「港人首置上車盤」。惟計劃遭到多方反對,發展商更曾多次申請延期審議,最終在今年6月8日撤回申請。會德豐發言人曾指,土建會是一個諮詢角色,向政府提供意見,無決策權,若有任何利益衝突可能,吳宗權會舉手提出。

另一位成員陳修杰擔任協興建築董事,協興的母公司新世界一直欲發展元朗練板村一幅12.6公頃農地,惟與政府拉鋸十幾年未能過城規會改劃。新世界副主席鄭志剛曾公開表示,集團位於新界持有合共約1,698萬平方呎待更改用途的農地,有300萬平方呎在計劃或轉換的過程中,主要位於元朗和西貢,平均農地轉換用途需時六年以上,冀政府加快農地轉換。陳修杰曾接受傳媒訪問時指,若有直接或間接利益關係必須申報,並離席或不在會議中發言。

↓↓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部分非官方成員名單及背景↓↓

+9
+9
+9

議員:怕「利益輸送」指控就應做到最透明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相信有專業背景及公職經驗的黃澤恩有能力勝任土建會主席,但因為他本身經營工程顧問公司,與業界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相信應回避的場合甚多,「未必是最理想的人選」。

她認為,政府提出「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本意就是想「美化」公私營合作,最忌諱被人安上「利益輸送」四個字,「那就起碼要透明,減少利益衝突的嫌疑」,唯有最透明的工序才能令公眾信服。

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則表示,土建會「這些人不是有錢就是有地,或者和發展商有瓜葛」,若這些往來均需利益申報及避席,「至少九個人不用來開會了」。​本土研究社成員楊夏至質疑,計劃未能釋除公眾「官商勾結」疑慮,形容「為發展商度身訂造」。

特首林鄭月娥曾在港台節目中表示,如公眾對土建會組成有憂慮,可以「改一改」。(資料圖片 / 歐嘉樂攝)

黃澤恩對此表示,現時政府還沒有釐清土建會的責任和權力,也沒有詳細的利益申報機制,屆時一定會依機制申報。他認為,小組的權力愈大,申報就應愈詳細和透明,「如果只是看一下工程數字和建築設計,那利益申報就不需要太緊」。

對於公眾對土建會「官商勾結」的疑慮,林鄭月娥曾表示,如果社會擔心,可以調整委員會組成,又稱土建會只是土地共享計劃的其中一個關卡,申請也需經行政會議審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