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堆填區失守】紙皮遮建築廢料 夾斗車喬裝避收費 涉瞞騙環保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為減輕堆填區爆煲壓力,現時棄置建築廢料須向環保署繳費。然而,《香港01》調查發現,不少夾斗車司機從回收場提取建築廢料後,將紙皮、木板放在夾斗上掩人耳目,然後循免費通道進入堆填區倒垃圾,涉瞞騙環保署。業界人士質疑環保署及堆填區承辦商監管不力。

涉事回收場位於啟德,專門接收建築及家居廢料,但負責人堅稱沒有配合違規司機。記者本周一(17日)向環保署查詢,堆填區監管人員是否失職及會否調查事件。署方回覆指,由於指控嚴重,需時小心查證。

打鼓嶺堆填區入口設有指示牌,註明建築廢料車輛須走左面的收費通道,而其他廢料的車輛則走右面的免收費通道。(陳信熙攝)

夾斗車裝填建築廢料 喬裝後無繳費進堆填區

現時建築廢料運往堆填區棄置,每公噸收費二百元。《香港01》今年七月在打鼓嶺堆填區拍攝到,一輛載有建築廢料的夾斗車,未繳費就進入堆填區倒垃圾。

這輛24噸夾斗車於早上約10時,在啟德發展區一個回收場裝填廢料,航拍可見挖泥機將沙土、碎石及木板等廢料放入夾斗,過程揚起滾滾沙塵。裝滿廢料及磅重後,司機將車泊在路邊,然後爬上車頂用車夾及人手,鋪上木板及紙皮,以遮掩沙土及碎石等建築廢料。

大約30分鐘後,夾斗車完成「喬裝」,從外看難以判斷是否屬建築廢料。該車隨即開往打鼓嶺推填區,司機中途將車泊在粉嶺一個停車場並午膳,然後繼續驅車前進。大約12時45分,夾斗車循免費通道進入堆填區。當日的堆填區收費紀錄亦顯示,該夾斗車並無繳費。

下午大約2時半,該夾斗車再次駛到啟德的回收場裝填建築廢料。

+7
+7
+7

回收場廢料來自清拆工程貨車 多輛夾斗車涉違規操作

這個回收場位處短期租約官地,指明用作涉及建築廢物及都市固體廢物的回收業務。記者連日觀察,發現不少車身寫有「清拆工程」的貨車,每日都會到該回收場,卸載沙土、碎石及木板等拆卸工程產生的建築廢料。

回收場內有三座由建築廢料堆成的「垃圾山」,夾斗車輪流到場裝載廢料。裝滿後,挖泥機就會將紙皮、木板等雜物放在夾斗上。離開回收場後,夾斗車司機將車泊在路邊,用車夾及人手為廢料「喬裝」,掩人耳目。

記者於不同日子觀察,均發現同樣操作。粗略統計,每天早上大約有五至六輛夾斗車,經相同方法為建築廢料「喬裝」後,直接開往堆填區傾倒廢料。

記者上周三追蹤另一輛夾斗車。司機用紙皮為廢料「喬裝」後,將車駛向屯門堆填區方向,期間發現記者尾隨,在蝴蝶灣附近一段龍富路時突然停在路邊,後來又轉入小路停泊,並走近記者的私家車觀察。該夾斗車最後放棄前往堆填區,載同廢料在內河碼頭的迴旋處調頭離開。

知情者:司機瞞騙環保署從中獲利

根據環保署建築廢物處置收費計劃,建築廢物產生者須開立帳戶,而司機將建築廢物運往堆填區時,須在入口提交廢物產生者提供的「載運入帳票」。署方每月按入帳票紀錄直接向廢物產生者收費。過程中,司機毋須就傾倒廢物繳費。

不過,據知情的業界人士指,有回收場直接將現金而非入帳票交予司機,令部分司機得以混水摸魚,將建築廢料「喬裝」,避過收費並從中獲利,「一車(建築)垃圾,每十噸有成二千銀,(回收場)有現金畀司機,去到堆填區(卻)唔使畀錢。扣除皮費,每車賺千幾銀」。

他續指,這些司機涉瞞騙環保署,已持續一段時間,打鼓嶺及屯門堆填區均有類似情況。他形容情況非常奇怪,質疑環保署及堆填區承辦商監管不力,甚至可能有職員涉事,「所有車都要過磅,夾斗咁重無可能唔知,夾板同傢俬只重四至五噸,無可能成十噸都畀佢入」。

記者向啟德的回收場營運商「全記五金」董事區應強查詢,被問及是否知悉夾斗車司機涉瞞騙環保署時,他表示:「我就無啦,唔知其他呢」,並拒絕透露委託司機棄置建築廢料時,有否將現金或入帳票交予司機,「呢啲商業秘密,你無得打個電話嚟要我答你任何野」。

【堆填區失守】紙皮遮建築廢料 夾斗車喬裝避收費 涉瞞騙環保署 

涉事的回收場位處啟德發展區。營運商負責人堅稱對司機違規做法不知情,自己亦無配合。(蔡正邦攝)

環保署曾指夾斗車合規 記者再查詢後改口:需時小心查證

《香港01》上周,曾向環保署查詢上述7月11日疑違規的夾斗車,署方當時回應該車輛已經過查驗,屬於毋須繳費的工業廢料,強調有嚴謹措施檢查,防範違規行為。

記者本周一(17日)附上調查期間拍攝到的航拍圖片及片段,再向環保署查詢,回收場的建築廢料是否屬於「工業廢物」、堆填區監管人員是否失職,以及署方會否將事件轉介執法部門調查。署方至昨晚(19日)回覆指,由於指控嚴重,需時小心查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