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隔離病床72小時內候命?瑪麗90隔離床僅四成可即使用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沙士一疫後,香港各大醫院均增設負壓隔離病房,以隔離大量傳染病患者。該些病房平日會轉作普通用途之用。1月7日,醫管局向公眾公佈相關隔離病房床位共約1,400個,又指可於72小時內調配,作隔離確診及懷疑武漢肺炎患者之用。

然而,記者獲得瑪麗醫院內部文件,該院不少隔離病房設施未準備好,難以於72小時內調配完成。

瑪麗醫院發言人拒評每一病房調配狀況,只稱所有呈交醫管局之隔離病床數字均為備用隔離病房,具負壓機設備。必要時可按需要作修整,並逐步由普通用途病房,變換成隔離病房。

瑪麗醫院內科管理人員於1月7日曾召開會議,向部門醫生交代院方即將呈交醫管局的90個隔離病房及床位調配數字。期間,管理人員展示一份文件,交代共50間可供調配的隔離病室、共90個床位之調配現狀,及調配所需時間。

瑪麗醫院有醫生認為,院方呈上醫管局的隔離病床數目中,有大量是不能即時調配。(01製圖)

瑪麗內部文件:可調配90隔離床位、51床調配狀態為「N/A」

該文件顯示,全部隔離病室中有27間、共59個床位的調配現狀及所需調配時間均為「N/A(不適用)」,有8間病室、12張床顯示「裝修至2020年2月尾」,並非72小時內可調配,其餘病室則顯示調配所需時間為1日或0.5日。另外當中有21個床位屬深切治療部全部床位,換言之,徵用後,則不可接收非武漢肺炎的其他深切治療病患。

至1月28日,瑪麗醫院內科人員再開會商討。按當日會議紀錄,會上有管理人員確認,當時只有共21個病室可供隔離用,包括常用隔離病房和私家病房,即共30床位可即時用作隔離(未計算被徵用的兒童病床)。

瑪麗醫院1月7日向醫生公佈呈上醫管局的隔離病床數目,文件稱有共90個床位,惟當中大量床位狀況列為「N/A」,調配所需時間亦不詳。(瑪麗醫院文件)

瑪麗醫生:大量病床不能即時調配

一名瑪麗醫院部門醫生解釋,上述文件指的90個隔離床位中,實際上有大量是不能即時調配作隔離用途。當中包括:包括正在進行大裝修的病房、另外又有最少37個床位未有負壓設施、 2個床位因現有加護病人而不能短期內騰空。以上包括現役深治療部床位,如強徵作隔離用,即代表此期間瑪麗醫院不能處理任何一般需深切治療病人。

扣除以上因種種原因不能在短期內用作隔離的床位,瑪麗醫院現時實只得32個成人病床,及7個兒童隔離床位可用,遠低於院方呈報醫管局的90個床位。

該瑪麗醫院醫生又指出,每一個隔離病室平日只容納一名病人,以免病人間互相感染。多名懷疑感染的個案不能處於同一房間內。若瑪麗醫院只限一房一床,床位數目便會更少。

而按醫管局一份於1月16日發報的武漢肺炎感染控制指引,所有乎合新型冠狀病毒呈報準測的懷疑個案,必須入住各醫院設有負壓設施、單重或雙重門隔離病房。而所有確診病例則需轉送至各大傳染病中心內有負壓設施的隔離病房。

有醫生質疑瑪麗醫院呈上醫管局的隔離病床數目。(資料圖片)

許樹昌:雙重門、單人房最理想 實際上未必做到

中大呼吸系統科講座教授、政府抗疫督導委員會暨指揮中心專家顧問許樹昌同認為,隔離病房最理想是全部使用單人房,惟香港有太多病人,加上成本高昂,實際上不可能。他指如有必要將多名病人安置在同一病房內,必須已確診他們屬相同病症,床和床之間亦要相距超過一米。不同類型及未確診病人則不可以混合,以免交叉感染。

瑪麗:呈交管方全為備用隔離病房 可按需要逐間改裝

瑪麗醫院發言人拒評每一病房調配狀況,但就指所有呈交醫管局之隔離病床數字均為備用隔離病房,具負壓機設備。必要時可按需要作修整,逐步由普通用途病房,改為隔離病房,但就拒絕評每一病房的設備和狀態。

醫管局總感染控制主任賴偉文早前在記者會被問到,部分臨時負壓病房並沒有設雙重門,是否合乎標準,他表示雙重門並非必須。醫管局的負壓病房是跟隨美國疾控中心CDC的要求,當年沙士之後有1,400張負壓病牀,其後需求減少可能改為普通病牀,空調或曾改變過,惟醫管局人員可在72小時內將之還原,全部都可以合乎標準。

專家許樹昌認為,隔離病房最理想是一人一室,惟因病人眾多而成本有限,實際上未能做到。(資料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