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橋黑幕】院費照收卻無人照顧 康橋「隱形院友」曝光

最後更新日期:

葵涌殘疾院舍康橋之家,連環爆出前院長涉性侵院友、兼在8個月內6名院友離奇死亡,遭社署撤牌,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早前形容79名院友的搬遷工作進展非常良好。

不過《香港01》發現,除了名單上的79名院友外,竟然尚有至少4名沒有身分的「隱形院友」,一直向康橋交足院費,卻被安置於院舍附近的劏房單位,除了一日三餐之外,再沒有護理員照顧,康橋被釘牌後,院方最近更加因「風頭火勢」而取消膳食,院友猶如「自生自滅」。社署接獲查詢後亦證實有不在康橋名單內的殘疾人士在該單位居住。

除康橋院友華哥(右),影子院舍更同時當成劏房出租予一新移民家庭,單位內常有一小童住客(後)出入。(香港01記者攝)

三名康橋前員工分別向《香港01》透露,數名康橋院友與職員,一直居住於僅一個街口之隔的美葵大廈「影子院舍」內。前職員吳姑娘(化名)稱:「他們(院友)都是精神病患者,但相對較精靈,自理能力較高,不用我們照顧,所以他們一直都住在美葵。他們平日會自行外出到庇護工場返工、到圖書館看書、甚至自行覆診,中午及晚飯時間才會現身到康橋食飯,再回美葵睡覺。」據了解,這批院友大多領取綜援,每月要向康橋繳交約5,000元、幾乎等於全份綜援的院費,但康橋除了提供三餐外,並無得到任何照顧。

記者根據員工提供的資料,上周到訪美葵4樓的一個住宅單位,單位與康橋院舍相距僅3分鐘路程,由康橋母公司「智友集團」透過全資子公司持有。現場所見,約700呎的單位被劃分為客飯廳、廚房、洗手間和5間睡房,環境較康橋院舍寬敞,惟牆身發黃、梳化殘舊,雪櫃則放滿罐頭和已發霉的蒜頭。

康橋之家與美葵大廈的影子院舍位處同一街道,居於影子院舍的院友以往每日均到康橋進餐。

只包食住 院費更貴

採訪當日,記者重遇早前於康橋院舍結識的院友華哥,他向記者證實有康橋院友及職員居於單位,高峰期更加有逾20名院友居住。他自言2008年起入住康橋,後來被調遷至美葵,除了綜援,連工資也要上繳院長,住院費高達7,000元,較一般高逾一成,「我平日在體育館做兼職,午飯和晚飯才會到康橋吃,然後再回到美葵睡覺,除每月綜援過戶以繳交院費外,我在體育館工作的收入都一併交至康橋,直至我沒有錢用,才向康橋討生活費。」近日康橋被社署釘牌,院舍索性取消膳食安排,「院舍話風頭火勢,暫時不要到院舍用餐,所以要自行解決。」華哥坦言不知餐費如何退還。

以華哥每月約有5,000多元綜援津貼,加上近3,000元兼職收入計算,每月可獲7,000至8,000元,扣除一般院友住院宿費,每月理應尚餘約3,000元,但院舍要求華哥上繳所有收入,每隔個多星期只分他500元「零用錢」,幾乎要他「自生自滅」。

影子院舍間隔如同劏房,惟所有住客,不論康橋職員、院友,或是與康橋並無關係的街外客,均須共用廚廁。(香港01記者攝)

記者亦目擊美葵「影子院舍」,竟離奇兼營「劏房」,住了一家四口。記者首次造訪,一名中年漢與一對6歲和10歲的男童在大廳看電視,中年漢不諳粵語,未有回應記者提問;後來記者再訪,重遇身穿校服的6歲男童返回屋內。華哥竟如此解釋:「老闆娘不做蝕本生意,所以其中一間房租借予一個新移民家庭居住,就像劏房一樣。」他更表示,其中一個房間用作康橋的外勞宿舍,換言之,單位一屋三用,康橋同時坐收院費及租金。

康橋之家多年來將院友安置到附近民居,除了一日三餐及宿位外,並無提供照顧,卻收足院費,影子院舍其中一間房內有剛拆卸的碌架床,證實曾多人同住。(香港01記者攝)

不在院友名單 身分疑遭誤導

院費交足,待遇卻不同,正當華哥擔心康橋連最起碼的膳食也停止供應時,社會福利署卻道出另一版本。社署調查事件後回覆指,華哥根本不在79名康橋院友名單之上,換言之康橋被釘牌後,既沒有社工為他安排轉院,即使康橋不再提供膳食,華哥亦無從追究。

影子院舍的單位曾是康橋舊址,及後又被用作員工宿舍,現時卻身兼員工、院友及劏房戶的家,屋內凌亂,衛生一般。(香港01記者攝)

吊詭的是,除了華哥自己,康橋多名前職員,以至美葵的保安員,亦異口同聲表示,一直以為於美葵居住的華哥為康橋的院友。美葵保安員稱,康橋將院友置於美葵的情況已持續多年,院友大部分時間可自出自入;有前職員亦指華哥是「住在美葵的院友」,但她從未見過華哥的檔案「排板」,亦未想到華哥根本沒有康橋院友身份。事實上,記者上月數次到康橋採訪,亦最少兩次於院舍內遇上華哥,一次他正坐在院舍大廳內與院友閒聊,等候晚餐,另一次正在協助職員處理突發事件,可見康橋一直對外營造出華哥的院友身分。

「隱形院友」當金蛋

翻查社署資料,美葵4樓早年為康橋之家的註冊地址,後來院友人數日增,康橋遂租用附近的萬成大廈單位作新院舍。記者追查後亦發現,除了華哥,尚有最少兩人均是沒有正式院友身份的「隱形院友」,一直居於美葵,一日三餐到康橋解決,平日可自由出入美葵及康橋,但對康橋而言,他們沒有正式的院友身分,甚至只是公司名下劏房的其中一個租客。

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早前形容康橋院友搬遷工作進展非常良好,惟社署卻未有發現康橋一直有隱形院友,康橋被釘牌後亦無人跟進他們的去向。(資料圖片)

不過,「隱形院友」為康橋帶來的收入,遠較出租劏房多。同區地產代理指,單位附近劏房租金約4,000至5,000元,如華哥般的「隱形院友」卻要上繳約7,000元「院費」,院方又因「隱形院友」能自理,變相節省不少照顧人手,因此又較正式院友帶來的利潤更豐厚。

張超雄:社署應介入

工黨立法會張超雄直指法例根本不能保障這班「隱形院友」,認為社署有責任視察整間院舍的院友,「當康橋正式結業後,這班院友的居住與生活問題豈不是沒有人關注?完全沒有保障可言﹗」他指社署決定撤銷康橋的牌照時,應同時兼顧姊妹集團「沐恩」的院友名單,並詳細審視個集團的運作,以確保所有院友得到相關照顧,保障他們的起居飲食。

另外,他又指即使自理能力較高的院友,都較正常人需要加倍照顧,將「影子院舍」看待成劏房一樣,出租予其他正常家庭入住,顯然不恰當,「普通人未曾接受過專業訓練,而院友情緒起伏較大,兩者容易產生磨擦,將兩者安排在同一地方居住,實在並不理想。」,他續指錢交院舍,但院友卻居住在隔壁的住宅單位,隨時觸犯法例,社署應介入調查。

記者聯絡康橋院長劉潔心,她指「影子院舍」並非事實,隨即掛斷電話,未有回應何以沒有院友身份的華哥可以自由出入康橋等提問。

《香港01》向社署查詢劏房離奇出現隱形院友後,署方始發現事件,已派出殘疾人士院舍牌照事務處即時跟進,證實有三名殘疾人士居住,其中一人是康橋之家院友,另外兩人則不在79位院友名單之中,已派社工跟進他們的福利需要。

康橋附近的美葵大廈,有住宅單位被用作影子院舍多年,社署卻未有跟進。(香港01記者攝)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