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一年・鑽石公主號|重組關鍵五日 揭船公司遲應變致疫情失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年前,豪華郵輪「鑽石公主號」上新冠肺炎疫情大爆發,導致712人感染,包括兩名香港人在內合共13人死亡。這場疫症是中國境外首場大爆發,揭示郵輪於承受傳染性呼吸系統疾病侵襲時脆弱不堪;令人嚮往的海上假期,驟變驚險之旅。

早於去年2月1日,香港衛生署已通報「鑽石公主號」的相關人員有乘客下船後確診,對方亦稱會加強船上清潔,不過由1日至5日的關鍵五天,船上確診者卻由1人急增至10人,為初期爆發埋下伏線。究竟這五天船上發生了甚麼事?

《香港01》尋訪乘客、船員及重組經過,發現郵輪管理人員並無及時停止娛樂活動,直至2月3日晚,至少兩場逾百人聚集的大型表演如常舉行,幾乎無任何隔離措施,大多數人亦無戴上口罩。日本專家的研究指出,延誤應對正是造成疫症大爆發的根本原因。

【抗疫一周年系列之三】 

鑽石公主號一周年回顧系列報道:

抗疫一年・鑽石公主號|重組關鍵五日 揭船公司遲應變致疫情失控

抗疫一年・鑽石公主號|揭海上隔離失效 船員續工作 食堂成溫床

抗疫一年・鑽石公主號|疫船致兩港人亡 孔繁毅:應及早上岸隔離

▼重組鑽石公主號變疫船首五日經過圖輯▼

2月1日首名乘客確診 4日後增至10人

「第14宗個案是男士,80歲,1月20日在日本橫濱上船,經鹿兒島然後1月25日回到香港」。香港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傳染病處主任張竹君,在去年2月2日在記者會上公布吳伯的確診個案,為載逾3,700人的「鑽石公主號」疫情大爆發掀起序幕。

吳伯是船上第一個確診者。他在香港下船五天後(30日)發燒入住明愛醫院,其後轉送瑪嘉烈醫院,並於2月1日確診。衛生署向《香港01》確認,署方2月1日晚已將吳伯的個案通知「鑽石公主號」在香港的船務代理,並於2月2日凌晨約1時,通報日本衞生當局。

傳媒最初引述消息指吳伯曾向當局報稱無返內地,在明愛醫院轉院期間,又一度嘗試從後門離開,最終被截回轉送瑪嘉烈醫院。(資料圖片/余睿菁攝)

《紐約時報》報道,船務代理即晚回覆衛生署,稱會通報郵輪作所需消毒。該報並引述船公司內部電郵,指港府衛生官員2月2日曾再次電郵建議徹底清潔及消毒郵輪,而郵輪母公司嘉年華集團的副主席兼醫務總監Grant Tarling,亦於同日得悉吳伯確診。

翻查世界衛生組織每日疫情報告,「鑽石公主號」確診個案,由2月1日的一宗急增至2月5日的10宗,其後更以每日數十宗的速度攀升。既然衛生署已及早通報,郵輪一方亦稱會消毒,為甚麼船上的疫情會失控呢?

《香港01》其後最早訪問鑽石公主號第一名染病的乘客及當時剛康復出院的吳伯,重組當時上船前後的經過。(梁祖饒攝)

+14
+14
+14

重組2月2日 香港乘客:船上無公布確診、無消毒

「有朋友聯絡我們,指郵輪有人(吳伯)確診,我們馬上到客戶服務處問他們如何處理,他們稱如有安排會作宣布」,香港乘客黄小姐憶述。她與家人1月25日在香港登上「鑽石公主號」,同日吳伯下船;他們從未同時在船上,惟聽到有乘客離船後確診,黃小姐仍頓覺緊張。

當日郵輪已離開沖繩,正前往橫濱,船上一切如常,卻令她更為擔心,「餐廳有酒精及洗手台,但這些自從上船已有,反而我們看不到有大規模清潔,亦無取消活動,但我們很緊張,當日開始戴口罩,部分節目我們寧願不去,盡量保持距離」。

黃小姐稱,留意到船上多了人咳嗽,曾與家人吃飯時聽到旁桌有人不斷咳嗽,他們立即離開,寧願轉到另一餐廳用膳。經歷過2003年SARS的她們格外謹慎,惟他們在船上只屬少數,「幾乎無人戴口罩,很多人望向我們,覺得我們(戴口罩)很奇怪」。

香港乘客黄小姐憶述。她與家人1月25日在香港登上「鑽石公主號」,惟聽到有乘客離船後確診,「幾乎無人戴口罩,很多人望向我們,覺得我們(戴口罩)很奇怪」。(梁祖饒攝)

▼受訪者提供船上及當時乘客網上圖片▼

+20
+20
+20

2月3日:船長稱情況受控 逾百人晚上聚集看表演

2月3日,日本國會討論「鑽石公主號」即將抵達橫濱,政府官員首次公開指,計劃為船上不適人士檢測病毒,但未決定需否隔離。當時日本全國有20宗確診,當中三宗屬懷疑本地感染,政府仍未有全盤疫情應對措施。

郵輪上的乘客陸續從新聞知道吳伯的個案,傳媒亦開始追訪,有乘客在Twitter記錄船上情況,顯示船長直至傍晚約6時半,才首次廣播公布吳伯確診,但他稱情況受控,呼籲毋須憂慮,又告知乘客如不適可向船上醫務中心求助,免繳診金。

然而娛樂活動並無停止。「夜晚7時半有個劇場表演,可供逾300人觀賞,不過當晚只有大約100人,不及平時一半」,船上另一名香港乘客陳先生憶述。當晚至少有兩場逾百人觀賞的大型表演如常舉行,記者在Twitter找到另一場劇場表演的片段,顯示觀眾大多無戴口罩。

乘客並曾在日本確診留醫的陳先生指,去年2月1日首名乘客染上迎冠肺炎,但2月3日晚的娛樂活動並無停止,更有逾百名乘客一同觀看。(梁祖饒攝)

▼康復者陳生在郵輪及日本醫院圖片▼

2月4日:日檢疫人員陪乘客離船 船上設施仍如常開放

「鑽石公主號」2月3日晚上約11時已趕抵橫濱,日本衛生官員陸續上船,船上有廣播要求所有乘客返回房間,等待專人量度體溫。由乘客上載至Twitter、2月4日早上的船上廣播公布,有乘客出現「緊急狀況」,凌晨在檢疫人員陪同離船,不過船上各項設施仍如常開放。

近傍晚,有廣播宣布檢測將於翌日早上有結果,乘客需留在船上,而郵輪原定2月4日再在橫濱出發往其他目的地的旅程亦取消。乘客Twitter相片及片段顯示,當晚乘客仍可在船上餐廳吃飯,有乘客亦在室內泳池的茶座位置聚集,大部分人仍未戴上口罩。

直至這晚,大部分乘客都以為旅程提早結束,豈料疫症已悄悄擴散,當晚日本傳媒率先報道,船上再有多人確診,乘客之間隨即引發恐慌,黃小姐亦是其中之一,「很緊張及無奈,船公司無特別安排,我們也不知可做什麼」。

「鑽石公主號」2月3日晚上約11時已趕抵橫濱,日本衛生官員陸續上船,船上有廣播要求所有乘客返回房間,等待專人量度體溫。 (daxa_tw Twitter圖片)

2月5日:急增至10人確診 日政府令全船海上隔離

直至2月5日早上,船上廣播才正式公布檢驗結果,稱獲日本政府通知有10人檢測結果呈陽性,已緊急安排離船接受治療。日本政府同日宣布,為防止感染擴散,禁止「鑽石公主號」乘客及船員離船,全船須在橫濱海面隔離14日。

由於決定十分倉促,船員以至日本官員當時亦手忙腳亂。據報道,部分乘客隔離初期無法獲得所需藥物,而日本政府亦承認檢測能力達上限,需更長時間識別確診者。以陳先生為例,他2月4日起發燒,但10天後才獲安排檢測,再過兩天後確診才離船接受治療。

2月4日,日本時任厚生勞動相加藤勝信於國會會議上指,要待首批乘客PCR檢查有結果後,再決定如何應對。翌日,10名乘客檢測結果呈陽性,日本政府隨即宣布「鑽石公主號」乘客及船員須在橫濱海面隔離14日。(日本國會會議直播截圖)

日本專家研究:2月2至4日是感染高峰期

自2月1日首名乘客確診起計,「鑽石公主號」花共四天才取消所有船上活動,正式實施隔離,有沒有錯過抗疫的「黃金時間」呢?日本厚生勞動省聚集性病例對策班成員、北海道大學醫學研究院教授西浦博,2020年2月底發表的論文提供了答案。

西浦博分析郵輪上199名確診者的數據,發現當中74人(37%)在2月7日至9日發病,即出現感染新冠肺炎的病徵。他按此推算,2月2日至4日正是感染的高峰期。如前所述,這關鍵數天之中,船上娛樂活動如常進行,船長宣稱情況受控,大多數乘客亦無戴上口罩。

西浦博的研究同時揭露,乘客發病期普遍早於船員,意味病毒很可能首先在乘客之間傳播,然後傳染到在船上不同位置工作的船員,再在船員與船員,以及船員與乘客之間進一步散播。

孔繁毅認為2月初零號病人剛下船,而船上未有任何隔離措施,乘客仍可自由活動,故風險最高,「最高危當然是聚餐,因為大家面對面,有可能經飛沫傳染」。(洪業銘攝)

港大孔繁毅:乘客自由活動增飛沫傳染風險

對於西浦博的分析,香港大學內科學系傳染病科主任孔繁毅表示同意。他認為,2月初零號病人剛下船,而船上未有任何隔離措施,乘客仍可自由活動,故風險最高,「最高危當然是聚餐,因為大家面對面,有可能經飛沫傳染」。

他解釋,郵輪上的乘客雖然可在室外例如甲板活動,但大部分時間都集中在封閉的室內環境,故屬於「半密閉空間」,除了人際的近距離接觸,病毒亦有機會透過空氣調節系統傳播,「以往郵輪上也有很多不同傳染病的爆發,包括流感、諾沃克(諾如)病毒。」

「鑽石公主號」上爆發的新冠疫情,曝露郵輪面對傳染性呼吸系統疾病侵襲時脆弱不堪,不過孔繁毅指出,如及早讓乘客下船,轉往大型運動場館或博覽館隔離,疫情或可更早受控,「因為環境較空曠,空氣流通會較好,(比較)在船上發生交叉感染的機會相對較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