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二|匡智會宿舍智障童長期被鎖細房、椅子 玩屎無人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前文提到,居於匡智會松嶺二校屬下宿舍的嚴重智障男童,去年被宿舍社工強推進房間時,被門四次夾到致手指骨折。有前職員揭露,學童抗拒進入的房間,被稱作「寧緒露台」,平日常用以約束及隔離正發洩情緒的智障學童,以免他們受傷或傷害他人。

《香港01》調查超過一年,發現該宿舍有學童曾因長時間約束致嚴重瘀傷、亦有學童被長年被分隔在細小房間內、或被鎖椅子上。教育局規定使用約束或隔離前,需取得專業人士意見及家長書面同意,惟松嶺二校的情況與規定大相徑庭。有家長直指,從未同意宿舍將其子關在房間內。

匡智會發言人指,因個人私隱理由,未能回應記者查詢的個案,學校如有特殊情況,會按既定程序通報。教育局回覆指,2010年至今,校方曾呈報兩宗學童意外,但不曾收過有關該校照顧學生的投訴。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

無聲吶喊・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無聲吶喊・一|匡智會宿舍智障童被夾手骨折 校方涉隱瞞多次改口

無聲吶喊・二|匡智會宿舍智障童長期被鎖細房、椅子 玩屎無人理

無聲吶喊・三|匡智會智障童鯁喉窒息面部發黑 腦幹死亡住院三年

無聲吶喊・四|學校宿舍、私營院舍屢爆黑幕 揭制度缺陷照顧黑洞

▼匡智會松嶺二校近年多宗事故▼

文仔被長時間關在細房 重重束縛

患嚴重智障及自閉症男童文仔(化名)去年3月,被學校宿舍職員強進房間時,被門夾到手四次而骨折。意外後,其母親翻查宿舍閉露電視,始揭發意外經過。但為何文仔當時會被關進房間?

松嶺二校的男生宿舍稱為「寧家」,設有一個用作活動室的大廳。廳內有個曾用作儲物櫃房間,一個加裝了鋁窗,一個被改為空內空間的僭建露台,和一個浴室。文仔被夾到的位置,正是校內稱作「寧緒露台」那扇門。「露台」內有一部電視和玻璃窗,方便職員從外監察狀況。中間有一書櫃將空間劏開兩半,以同時分隔兩名學童。

曾在該宿舍任職的三名前職員、包括兩名註冊社工分別指控,有學童長年被關在細小房間內、或被鎖椅子上。有學童更曾被重重束縛時,因掙扎過度未被理會,而造成大遍瘀傷。由於長年寄宿於學校宿舍的嚴重智障兒童,多數不懂說話或寫字表達,有些身體亦甚為虛弱,因此當職員使用工具約束、將他們長期分隔在房內,在家長探訪的時候,他們亦有口難言。

樂樂(化名)有自殘傾向,有前職員曾發現他被宿舍員工五花大綁,疑因爭扎過度而出現大面積瘀傷。圖片為由受訪者提供,並非事發當時,惟顯示樂樂平日被特別椅約束時,已狀甚痛苦。(受訪者提供)

樂樂被五花大綁 背包放籃球

令寧家前職員A印象最深刻的,是2018年農曆除夕夜,發現樂樂(化名)被五花大綁的場景。樂樂是嚴重智障男童,現已從學校畢業。事發當時,他已年滿19歲,但體型彷如瘦小的五至六歲小男孩。前職員A上更時發現,樂樂被安排坐在一張校內稱為「特別椅」或「CP櫈」的椅子上。

這張特別椅的椅背包有軟墊,前方亦有一塊包上軟墊的方型板,以免因學童撞擊或拍打而受傷。樂樂被鎖在椅上的同時,亦被帶上一雙用以防止他屈曲手臂的手紥、頭盔和腰封。由於樂樂有自殘行為,曾經拍打自己腹部致「爆肚」,因此學校訂製多件約束工具,防止他自殘受傷。但當日,除被人戴上全副「裝備」外,他亦被戴上一個背包,內有一個籃球。樂樂顯然曾經奮力掙扎。

▼樂樂長期被綁 全身瘀傷傷勢▼

掙扎致虛脫 大遍瘀傷

「當時他已經整個人完全無力,『謝晒、飆晒汗』。整個人很累很累,明顯嚴重掙扎過。」A說當時並無職員替樂樂脫下約束物,到發現時,樂樂彷如游泳過後,全身濕透、頭髮滴水。而本來穿著的吊帶牛仔褲,所有鈕釦已爆開,致褲子脫落,褪至腳踝位置。

「他很喜歡某樣物件的話,只要你給他,他就會好安靜。」前職員A熟職樂樂脾性,認為雖然樂樂有自殘傾向,但如此約束,並非必要。當晚樂樂家人剛好到宿舍探訪,「在場社工就似『走鬼』那般,馬上脫下所有約束物,換上新衫,用風筒吹乾頭髮。」更衣和換片時,A發現,樂樂的腰部和膝蓋背後已出現大遍瘀傷。

▼樂樂被束縛模擬示意圖▼

涉虐兒報警 警員僅採納學校紀錄

當晚凌晨,樂樂因嘔吐而被送院治理。翌日,另一名前職員上班時,發現樂樂再度被束縛,情況與昨日同樣。與多名同事私下商討過後,另一名前職員C認為傷勢嚴重,或構成虐兒,於是決定報警。

但一名警員到場調查後,回覆報案人指,查閱過護士的學生紀錄後,認為證據不足,事件於是不了了之。「我都有再三強調,警方應該再進一步去調查,但最後都無送院驗傷。你純粹聽護士那樣講,那個護士只是根據交更紀錄轉述。」

(香港01美術製圖)

校長質問報案人身份 警方列「誤會」處理

報案翌日,兩名前職員A及C同指,時任校長林梓源不曾提及樂樂傷勢,但就多番在會議上質問報案人身份。他們認為,校長有意找出報案人,秋後算賬。

警方回覆《香港01》查詢,指2018年2月16日接獲報案,指一名19歲學童於學校內懷疑身體受傷。人員接報到場調查後,獲悉該學童曾於當日上午就該傷勢前往醫院接受診治。主診醫生相信,傷勢與學童需長期配戴合符病情需要的腰封有關,沒有證據顯示傷勢涉及刑事成份,案件列作「誤會」處理。

有前職員目擊樂樂雖掙扎至遍體鱗傷,但無人為他鬆綁。(楊榮飛攝)

綁人職員:可以治到學童「一棟都冇」

註冊社工、前職員C憶述,當日認為校長不會正視情況,才自行報案。「坦白講沒有信心,不覺得(校方)會保障到學生的權益。」至於是誰人將樂樂綁起,他亦心裏有數。「我之前亦見過那位同事同樣處理(樂樂)發脾氣,而那人還覺得那樣處理很好,可以『治』到樂樂真係『一棟都冇』。」

另一名前職員認為樂樂身上傷勢嚴重,於是主動報警要求警方介入,惟事件最後不了了之。(楊榮飛攝)

「寧緒工具」本為防自殘傷人 需專家評估及家長同意

所謂「寧緒工具」,是一些約束肢體活動的器具,例如特製椅、手紥、腰封等,用途同是保護特殊需要人士及身邊的人,以免他們在發洩情緒或有自殘行為時,傷害到自己或他人。寧緒空間則是在特殊需要人士情緒激動時,用作分隔他們的房間。此類空間或有安裝四面軟墊,以保護他們在內受傷。

教育局2018年發出指引,訂明使用約束或隔離工具時,學校須與校內人員(包括教育心理學家、教師、社工、護士及宿舍人員等)及相關人士(例如精神科醫生)詳細討論使用約束或隔離的方法所可能產生的正面效果及負面影響。校方並要獲得家長同意,由家長簽署約束同意書。

約束方法應是最後手段,用以保障學生安全、不受傷,時間必須愈短暫愈好,更不應用作教導和管理學生的慣常方法。約束或隔離不應對學生身體做成傷害,如學生表達或顯示感到痛苦,必須即時移除約束或停止隔離,學童回復冷靜後,應移除所有約束物。

精神科醫生:不可以方便照顧為由濫用

智障人士人員服務協會顧問及精神科醫生郭偉明認為,若智障學童被約束時因情緒激動作出激烈反抗或掙扎,院舍應將其送院及轉介醫生處理,可改以藥物控制。郭強調,約束或分隔措施不可長期使用、亦不可因人手不足、方便照顧等理由濫用。使用此類措施前,學校需評估學童需要,需循序漸進地從最低程度約束開始試用。他亦指,約束或隔離不可令學童受傷。

嚴重智障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則表示,家長簽署的約束同意書,或會具體列明約束工具為何、在什麼特定情況下可以使用,惟每所學校做法有別,並無一致標凖。如同意書描述籠統,家長未必掌握實際情況。同意書上未有列明的工具,例如樂樂背着的籃球,不應使用。

記者暗訪 發現阿寶被關在原儲物室

「佢成日都係俾人關喺個窿入面(他全日都被人關在那個洞裏面)。」曾在宿舍任職的社工B如此形容,宿舍另一個用以長期關起男童阿寶(化名)的細小房間。按屋宇署批核學校宿舍建築圖則,該房間約五呎乘六呎,本為儲物室。

記者暗訪該宿舍時,見到阿寶所在的房間不是密閉,有一塊高及男童下巴的藍色門板,天花一角設有一面鏡子,讓職員監察房間內部,房內地上亦有軟墊。

佢哋成日都話佢玩屎,其實佢係唔想屙污糟自己條褲,就情願自己揦住,畀番你。其實佢係一個好注重自己地方乾淨嘅人。
前職員A形容長期被困細房的阿寶

▼匡智會松嶺二校宿舍圖則▼

而據社工B觀察,阿寶因時有打人的暴力習慣,於是長期被關起,除了去學校部上課、進食和上廁所,平日連睡覺亦在該房間內。如果放學校假期,則阿寶基本上全日在房內徘徊、撞頭。

「屙又喺嗰度,瞓又係喺嗰度。不會常帶他出來。」 前職員A亦指,宿舍職員經常投訴,阿寶在該房間內失禁。「他們常說他玩屎,其實他只是不想弄髒自己條褲,就情願自己用手拿着,還給你。其實他是一個好注重自己地方乾淨的人。」

嚴重智障童福仔(化名),亦是每日長時間被鎖在特別椅上。除被職員允許放風外,無法四處走動。(鄭嘉如攝)

福仔長坐「特別椅」五小時

而從文仔意外時的閉路電視片段可見,事發前,有另一男童被關在「寧緒露台」。由於宿舍職員欲將文仔關起,於是便帶走該名男童,再將文仔推進內。原來,在露台上央的書櫃後方,亦有另一名男童福仔(化名)。曾在宿舍任職多年的前職員A向記者解釋,福仔手腳不協調、時會咬人或者物件,因此宿舍安排他坐在一張紫色的特別椅。

福仔坐上椅子後,亦會被方型圍板卡着。前職員A形容,「他每次坐在該處的時候,起碼會超過三小時。一回到(宿舍)不久就會坐着,除了洗澡、食飯、上個廁所,和睡覺。」她指福仔父親同意使用特別椅,但亦要求宿舍不時帶福仔「放風」。職員於是間中會讓福仔在寧緒露台範圍內「行行企企」。惟他慣常仍每日坐在同一位置超過五小時,亦會著尿片,以免需要職員帶其上廁所。

記者暗訪 福仔安靜看電視仍被綁

記者暗訪宿舍時,見到福仔正安靜坐在「特別椅」上看電視。宿舍顯然未有按教育局指引,在學生冷靜下來的時候,解除約束。

松嶺二校三名受訪前職員同認為,多數宿生家長或有簽署過約束同意書,但因學生不能言語,除非造成明顯傷勢,家長一般很難發現宿舍長期濫用約束工具。文仔媽媽直指,從未同意學校將其子關進房間隔離,只曾簽署同意於課堂時間使用特別椅,以助專心上課。

▼事發的大埔匡智會松嶺二校宿舍▼

匡智會:不回應個案 新任校長明白責任重大

匡智總會發言人指,因尊重個人私隱理由,未能詳盡回應個案,但一般而言,學校如有特殊情況,會就事件需要,按既定程序向其法團校董會、辦學團體及教育局通報。就約束或隔離事宜,每個個案均通過跨專業個案會議,作整體考慮及適時檢討,事前會徵詢家長的意見及書面同意。而自教育局推出相關指引後,學校已逐步更新內部指引,為員工提供相關訓練,加深對指引的了解。新任校長指,明白照顧嚴重智障學生責任重大,會帶領團隊繼續努力,與家長多溝通,為學生提供更優質及愉快的學習和生活環境。

教育局回覆《香港01》查詢時指,2010年至今校方曾呈報兩宗學童意外事故,但沒有收到有關學校處理學生情緒、行為問題及照顧學生方面的投訴,但按一貫做法,不會公開個別個案詳情。局方又指,當學生出現嚴重情緒行為問題時,基於保障學生或其他人安全以及維持秩序,普通學校或特殊學校及其宿舍部的人員使用約束或隔離,是可理解的緊急應變措施。

記者追查下,發現匡智會松嶺二校有學童被餵食後鯁喉窒息,腦幹死亡住院三年至今;學校宿舍多宗事故,過往殘疾院舍亦曾爆出黑幕,折射照顧黑洞,詳情請留意明日「無聲吶喊」系列報道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