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三|匡智會智障童鯁喉窒息面部發黑 腦幹死亡住院三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專門接收嚴重智障兒童的教育局資助特殊學校匡智會松嶺二校,歷年曾發生多宗嚴重學童事故。經《香港01》逾一年調查,揭發有兒童因被粗暴對待而夾斷指骨、被長期分隔或約束在椅子上。

記者獲得一份學校事故紀錄,指嚴重弱智學童康仔(化名)於2017年被餵食時鯁喉,面色變黑,記者從多個不同渠道確認,康仔最後腦死亡,住院至今。多名宿舍前職員形容,嚴重智障童無法說話表達,不能告訴家長曾經受虐,而學校管理文化長期縱容及包庇某些曾以不當或粗暴手法處理學童的職員,致多起意外發生。

匡智會發言人指,因個人私隱理由,未能回應記者查詢的個案,但學校如有特殊情況,會按既定程序向法團校董會、辦學團體及教育局通報。教育局回覆指過往十年不曾收過有關該校照顧學生的投訴,但校方曾呈報兩宗學童意外。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

無聲吶喊・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無聲吶喊・一|匡智會宿舍智障童被夾手骨折 校方涉隱瞞多次改口

無聲吶喊・二|匡智會宿舍智障童長期被鎖細房、椅子 玩屎無人理

無聲吶喊・三|匡智會智障童鯁喉窒息面部發黑 腦幹死亡住院三年

無聲吶喊・四|學校宿舍、私營院舍屢爆黑幕 揭制度缺陷照顧黑洞

▼匡智會松嶺二校近年多宗事故▼

最遺憾是小朋友不能為自己發聲,講不到受過的傷害,有口難言。他見到那個傷害他的人,永遠都記得自己有多痛。
匡智會松嶺二校前職員

康仔不能自行進食 鯁喉意外時僅八歲

與他的同學一樣,康仔(化名)是一名嚴重弱智男童,2017年鯁喉意外發生時,才八歲。因先天肌能未能健全發展,康仔亦屬身體弱能兒童,並無任何自理能力,居於松嶺二校內的「健家」,是該校專門接收智障及體弱兒童的家舍 。

因肌能問題,康仔時會短暫抽筋,不能自行進食,每天均需人協助餵食。2017年8月一天午飯時間,康仔在餵食時鯁喉。據曾於宿舍任職的前職員A,因康仔是肌能弱能,平日行為安靜,不會像其他嚴重智障童般,發出叫聲或有肢體動作,宿舍內負責餵食的社工和其他在場職員,未有及時發現他被噎到。

▼康仔鯁喉意外學校紀錄▼

事發時雙手伸直 面色嘴唇發黑

至有人留意康仔有異樣時,已見他面色發紫黑,頭部垂下至胸前。《香港01》獲得當時的校內紀錄,一名護理部職員於2017年8月7日填寫:「11:45接Hp Call,(康仔)面色異樣,雙手伸直,面向下,面色及嘴唇變黑」,「Hp」 是House Parent,即宿舍家長召喚。同日,另一名宿舍職員亦曾分別記錄:「 飯後嘴唇變黑,即通知職員,送院處理。」

現場曾有人嘗試為康仔急救, 紀錄顯示:「即時給氧氣抱起,CPR按壓板,用復原臥式,暢通氣道口,抽痰,口吐出湯,繼續抽痰,同事代Call白車,救護員到場,貼AED,當時(康仔)仍有呼吸脈搏,所以救護員冇用AED 。」

消防處向《香港01》確認,於當日上午11時48分,曾接一宗緊急救護服務召喚,報稱在匡智會松嶺二校有一名男童的呼吸道受異物阻塞。救護人員到場後隨即為該男童進行急救,男童於下午12時04分,由救護車送往大埔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匡智會松嶺二校內部▼

鯁喉後數天腦幹死亡 住院至今

康仔送院後約一星期,即被醫生確認為腦幹死亡,建議關掉維生儀器。期間康仔被轉到威爾斯醫院兒童加護病房,記者曾到訪醫院病房,確認康仔當時正躺病床上,亦從兩個不同渠道證實,康仔腦幹死亡,一直住院至今。

自上述描述事故的一則紀錄後,康仔學童紀錄下次更新,已是六星期後。此後至2019年年中,康仔的校內學生紀錄系統,每隔數月更新一次,紀錄每次職員寄送尿片及濕紙巾到醫院予康仔。

前職員A指,事發時學校並無護士當值,疑違反教育局《特殊學校資助則例》,任何時候須有最少一名護士在寄宿學校當值的要求。(楊榮飛攝)

事發後舍監、社工、保健員陸續離職

據前職員A了解,事故發生當時,宿舍並無編排駐校護士當值,只有兩名保健員在校,包括上述紀錄中,嘗試施以急救的職員。事後,時任宿舍舍監、當時負責餵食的涉事註冊社工、以及兩名保健員均離職。

記者曾多次嘗試聯絡時任舍監,但被拒絕;亦曾嘗試透過涉事社工家人接觸不果。社工註冊局紀錄顯示,該名社工仍有註冊。

意外後,康仔被送往大埔那打素醫院,之後轉往威爾斯親王醫院住院至今。(資料圖片 / 龔嘉盛攝)

初來工作有人教哪裏沒有閉路電視。真的有人在沒有閉路電視的情況下,做一些令自己都驚訝的事。
匡智會松嶺二校前職員

學童常表現驚恐 前職員:入職時有人教何處無閉路電視

在宿舍任職多年的前職員A,及曾任宿舍家長的社工C均指出,宿舍意外頻生,除了一般人手不足的問題,另一原因是,有多名資深職員,時常粗暴對待學生。

匡智會松嶺二校宿舍內設置多部閉路電視,有前職員指,有員工會避開閉路電視鏡頭虐待學童。(鄭嘉如攝)

「最初來上班,就會有人教哪裏沒有CCTV。」前職員A道。由於浴室是唯一無閉路電視監察之處,有學童如被某些職員帶往洗浴,會大力反抗、表現驚恐。二人亦形容,如欲替學童撥走頭皮屑、撘膊頭等,學童會馬上縮開,並且表現惶恐,懷疑他們因曾被打,而有條件反射動作。

「見到呢一個傷害佢嘅人,佢永遠都記住自己有幾痛。」A說。

匡智會松嶺二校前職員、社工C指出,學校校長會因應家長關心的程度去處理學生事故。(鄧穎韜攝)

員工以恐懼管治 管理層包庇

前職員A亦認為,該等員工「覺得這樣做可以嚇怕他們」,而學校管理層亦包庇。社工C指出,學校校長會因應家長關心的程度去處理學生事故。如家長平日十分緊張子女在校狀況,學校會予以較好待遇,如出現受傷情況,學校會迅速解僱員工。反之,若家長並非時常探訪、不主動追究,事件便會不了了之。他亦指校方不時會扭曲事故發生的情況,務求家長接受校方說詞。C直斥,「最後都係靠個鏡頭監管。」

三名受訪前職員均形容,松嶺二校的學生最大的困難是不能說話。由於不是所有家長經常探訪,亦有不少家長出身基層,即使發生事故的時候,亦不願追究投訴、甚至不知道可翻看閉路電視錄影,只能接受校長解釋。學童有口難言,有時只能對某些職員或行為表現抗拒,卻被職員以「行為問題」處置。

訪問中,前職員A不禁慨嘆:「如果小朋友懂得說話,可能不少職員都要坐監。」

嚴重智障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提醒,智障童家長如見情況「不對路」,必須第一時間向學校或職員反映。(資料圖片 / 黃寶瑩攝)

時任校長:已忘記往事

嚴重智障人士家長協會發言人李芝融提醒,智障童家長如見情況「不對路」,必需第一時間向學校或職員反映,惟有部份家長因未能接受子女患嚴重智障,因此或會甚少探訪或查問,即使學童在校有事故,亦只能依賴學校處理。「家長要多點問,職員就會留心點。」如校長不合作,他建議家長寫信至校董會及家教會,最後才找教育局。

《香港01》記者曾聯絡今年7月退休的前校長林梓源查詢,惟他致電回覆時,指往日事情已忘記,着記者向校方查詢。

▼事發的大埔匡智會松嶺二校宿舍▼

匡智會:尊重私隱不回應個案

匡智會發言人指,為尊重私隱,未能作詳盡回應記者查詢之個案。而一般而言,如有特殊情況,會就事件需要按既定程序向其法團校董會、辦學團體及教育局通報。 發言人亦指,新任校長明白照顧嚴重智障學生的意義及責任重大,會知人善任,帶領團隊繼續努力,同時會與家長多溝通,令學生有全面的照顧,為學生提供更優質及愉快的學習和生活環境。

教育局:學校曾呈報兩宗意外

教育局發言人指,松嶺二校曾就兩宗學童意外事故呈報局方,但按一貫做法,不會公開個案的詳情。而根據《學校行政手冊》,若有任何嚴重或危及生命的意外事故發生,學校務必以安全為首要考慮,啟動危機處理機制,評估情況及採取適當行動。學校亦須立即通知有關家長,並通知教育局及提交書面報告,闡述意外詳情。局方並無回應對上述事故是否知情。

01偵查「無聲吶喊」調查報道專頁:揭嚴重智障特殊學校宿舍 多宗學童事故黑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