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適堡、Goji健身室數店遭入禀追租 Pure裁員 300中小店已結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港新冠肺炎疫情反覆,健身中心於去年被政府勒令停業逾百日,再於12月第三度被勒令停業,至今重開無期。

《香港01》翻查法庭紀錄,發現大型健身中心舒適堡(Physical)及Goji Studios,近月均被業主入稟追討欠租,其中Goji Studios的旗下各分店於2020年,被業主入稟追租及申請封租令近20次,每次追討的金額均逾200萬元。另一大型健身中心Pure Fitness亦承認,因受疫情及停業令影響,近日裁減部份香港員工。

香港康樂體育專業人員總會會長李粵閩指,暫未見健身業界出現大規模裁員,但認為部份健身中心分店持續欠租,屬經營警號,望政府放寬健身教練採取適當的社交距離下,在戶外場地授課,及加快審批防疫抗疫基金下的健身中心資助計劃。

本港新冠肺炎疫情反覆,政府於去年12月第三度勒令健身中心停業,至今重開無期。(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Physical四分店被追租數次 涉款數百萬元

舒適堡健身瑜珈中心屯門大興花園分店,於今年1月14日,被業主恒隆地產入稟,追討一個月、近35萬元租金。翻查紀錄,屯門分店於2020年5月、8月及12月,亦曾被業主入稟追租。

除屯門分店外,舒適堡健身中心的康怡、長沙灣及上水分店,亦曾於去年5月、8月及9月被入稟追租,當中長沙灣分店於5月及8月,分別被追討三個月及兩個月租金,所涉總金額近200萬元。另外,康怡分店於5月 ,亦被業主恒隆地產入稟追討180萬元租金。

舒適堡健身瑜珈中心屯門大興花園分店,今年1月14日被業主恒隆地產入稟,追討一個月、近35萬元租金。該分店於去年5月、8月及12月,亦曾被業主入稟追租。(鄭子峰攝)

Goji每月租金逾千萬 各分店去年被追租近20次

另一大型健身中心Goji Studios,旺角分店於1月14日亦被恒隆地產入稟追討一個月、逾260萬租金。該集團旗下各分店於2020年,被業主入稟追租及申請封租令近20次,當中一半入稟紀錄均與旺角分店有關。

Goji Studios回覆《香港01》指,旗下每間會所均佔地逾萬平方呎,七間會所每月租金合共逾千萬元,雖然部份業主願意提供租金減免或容許延遲交租,但2020年至今停業逾百日,期間零收入,並需繼續支付數百名員工的薪金。Goji Studios又指,現階段未有裁減人手。

大型健身中心Goji Studios旗下各分店於2020年,被業主入稟追租及申請封租令近20次。(鄭子峰攝)

Goji:政府資助杯水車薪 望與業主商討方案

Goji Studios形容政府提供的數十萬元資助只是杯水車薪,而第四輪的資助預計要農曆新年後才可發放,未能如政府承諾及時協助企業渡過難關。該公司希望政府推出更多紓困措施,為業界提供更多實質性的援助,如提高對中大型企業的資助金額、代商戶繳交租金、規定業主寬免租金等,又希望業主能體諒及通融,商討租金處理方案。

Pure裁減人手

健身室無法營業,大型連鎖健身室Pure Fitness近日要裁減人手,公司承認受疫情、停業令影響,加上政府資助不足以及業主未有相應幅度減租,集團全面檢視公司的業務及長遠發展,並調整架構,有小部份香港員工受到影響。

健身室無法營業,Pure Fitness近日要裁減人手,該公司指檢視公司的業務及長遠發展後調整架構,有小部份香港員工受到影響。(資料圖片/高仲明攝)

香港康樂體育專業人員總會會長李粵閩指,Pure Fitness裁員大約40人,總會近日亦收到約60名受裁員影響的舒適堡員工求助。《香港01》曾就欠租及傳出裁員的問題,兩度向舒適堡查詢,至今未收到回覆。舒適堡至今有否清還欠租, 暫不得而知。

香港康樂體育專業人員總會會長李粵閩指,現時健身室未有大規模裁員,但出現持續欠租情況反映經營已響警號。(資料圖片/廖雁雄攝)

特許經營提前結業 需賠解約費及會費

李粵閩指,大型健身中心一間分店在停業期間,每月仍要支出近200萬元,現時健身室未有大規模裁員,但持續欠租已是警號,如部份分店被業主收回,即使停業令取消,亦無法重開。

他估計去年已近300間健身室結業,當中以小型健身室為主,而新一輪的停業令影響中型健身室,包括以特許經營方式營運的健身中心。但李粵閩指,即使特許經營者無力經營,結業亦非易事:「投資者簽約時,向健身中心保證繳付一定年期的分成,提前解約要賠剩餘年期的分成外,亦要向已招收的會員賠償會費。」

近年有不少特許經營的連鎖健身室進駐香港。(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制度僵化 八成資助仍未收到

第四波疫情下,健身室自12月初停業,疫情反覆,政府及專家均指目前沒有放寬的空間,健身室重開無期,李閩粵建議政府放寬措施,容許健身教練在採取適當的社交距離下,於康文署豁下的戶外場地授課,以維持生計。

李閩粵建議政府放寬措施,容許健身教練在採取適當的社交距離下,於康文署豁下的戶外場地授課。(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他又批評,防疫抗疫基金下的健身中心資助計劃,申請制度僵化,亦未清楚列明所需文件,以致審批時間長,不少健身室等不及資助已無奈結業:「到現在仍有八成已申請的業界,未收到第三輪防疫抗疫基金的資助。」他認為需加快審批資助,為業界提供適時的援助。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