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屋男瞞報丁屋被判囚收回單位 直擊豪華現場 揭合約填村長地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居住彩虹坪石邨公屋的邱姓原居民,被揭發瞞報擁市值1,600萬元的大埔丁屋,在1月初被判入獄14天,亦超過新公屋富戶政策資產超過入息限額,被收回公屋單位。

《香港01》直擊涉事豪華三層連排丁屋,合共逾4,000平方呎。相鄰村屋則由一名盧姓的男丁持有,記者揭發兩男丁填寫買賣合約時,申報地址均是新圍仔村代表張姓鄉紳的住址。該張姓鄉紳在該村屋旁同樣持有一塊約400呎的土地。

張姓鄉紳稱他只是該丁屋承建商,至今仍未收到建築費尾數,不知道該丁屋是否涉「套丁」,未回應為何男丁申報其住址,僅稱「有工我就做」。

居坪石邨隱暪持丁屋 三度探訪無人應門

涉事的原居民邱生一家四口居住在彩虹坪石邨一個公屋單位,去年4月填寫「入息及資產」申報表時,申報並無擁有土地及物業,並聲稱其家庭總資產淨值不超逾現行公屋入息限額100倍,即310萬元。

但房屋署其後收到舉報,邱生涉瞞報資產,經調查後發現邱早於2012年購入大埔䃟頭角村內的一幅土地,並建有市值1,600萬元的村屋,超出入息限額100倍。故此,署方去年12月向他作出檢控,指邱男因忽略提供入息及資產申報表指明的詳情,違反了《房屋條例》第27(a)條,邱在1月初罪成被判監14天。

記者根據房屋署提供資料,月內三次到訪邱男坪石邨住址,發現單位外確有筆迹寫上「邱家」二字,當中晚上曾見屋內有微弱燈光。記者透過窗戶望入屋內,曾見疑似人影,惟無人應門。附近單位街坊表示,與邱家毫不熟絡,甚至不清楚有沒有人居於單位內。惟大廈管理員則稱,知悉邱男與妻眷一家四口居於單位内。

涉事村屋地下單位未見有人入住

記者其後再到邱的三層高大埔䃟頭角村屋視察,發現其村屋與相鄰村屋相連,外牆使用的物料、顏色及設計一致,兩幢相連村屋實用面積達4,200平方呎。

記者從外觀察,邱村屋的地下單位設有開放式廚房,客廳未見擺有傢俬,未見有人入住。另外,該相鄰村屋單位窗口則設有窗簾,應已有人入住,惟未有人應門。

邱盧兩男丁買地 申報地址是新圍仔村代表居住地址

翻查土地註冊文件,邱在2012年11月7日以55萬元,從一名劉姓布心排村居民代表購入大埔䃟頭角土地。邱購地前一日,該居民代表以50萬元賣出相連丁屋的土地予一名盧姓男丁。兩塊相連土地其後同在2018年獲批建屋牌照。房署指邱的丁屋更在2020年已獲批「完工證」。

劉姓夫婦2012年以55萬元將涉事村屋地皮售予邱男。(土地註冊處文件)

新圍仔村代表持有相連丁屋旁土地 批准該丁屋駁渠經過

但值得留意的是,盧及邱兩名男丁在2012年11月簽訂土地買賣合約時,兩男丁申報的地址均為大埔新圍仔的一間丁屋地址,記者追查發現,該地址為新圍仔村代表張姓鄉紳的居住地址。而該名張姓鄉紳在相連村屋旁邊,同樣持有一塊約400平方呎的土地,同樣於2012年11月以5萬元向劉姓布心排村居民代表購入,張在2019年4月更批准相連丁屋駁渠經過其持有土地。

記者致電該張姓村代表查詢,他聲稱自己僅為兩幢丁屋的承建商,又指自己在大埔區內興建丁屋數十年,由於他和邱男父親有交情,2018年受他委託助其兒子建丁屋,而當時不知邱男在坪石邨居住。

曾涉多項刑事案件 被指未繳建屋尾數

張續指,他一直沒有過問邱男底細,直至房屋署指他瞞報資産,他才知悉事件。張更稱,邱男曾因其他刑事案入獄,甚至形容他「案底累累」,並指邱至今未繳清建屋尾數。記者查閱紀錄,與其中英文同名男子曾涉多項刑事案件。

至於邱男是否有套丁之嫌,張不予評論,稱不知道幕後是否另有業主、發展商,說:「有工我就做」。惟他補充,就算邱男真的「套丁」,所獲利潤亦須償還張作建築費。不過,當記者再次致電,打算查問為何提供地址予邱男買地,為何安裝水渠的協議有份,張則沒再接聽電話,亦無再回覆。

新富户政策實施後 房署每年收回280單位

根據2017年房委會修訂的新富戶政策,若公屋租戶的家庭入息超過公屋入息限額五倍,或資產超過公屋入息限額100倍,便須遷離公屋單位。房屋署回覆指,自新政策實施後,平均每年從繳交額外租金租戶收回的單位約有280個,惟房屋署並沒有備存租戶因經修訂的富戶制策而主動交還公屋的數據。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