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 或掀軍備競賽

最後更新日期:

一如外界所料,美國總統特朗普於本港時間周三(5月9日)凌晨,正式宣布退出2015年簽訂的伊朗核協議(或稱聯合全面行動計畫,JCPOA)。雖然早前協議的重要支持者 — 德法兩國領導人先後訪美,欲說服特朗普回心轉意,但從結果看來,特朗普對於上任奧巴馬(Barack Obama)總統的私人怨恨,或遠大於歐洲盟友的共識和中東的和平進程。

連同伊朗核協議,特朗普上任一年多,已推翻前朝八項政績,包括《巴黎協議》、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TPP)、網絡中立法、離岸及北極石油開採限制等,不禁令人聯想到特朗普只顧私人恩怨,無視真正惠及全人類的政策。平情而論,今次美國退協理據薄弱,不但顯出特朗普出爾反爾,毫無大國領袖之風,同時或會挑動中東國家軍備競賽,令局勢更加不穩。

結怨於夜宴 退協理據弱 

特朗普與奧巴馬兩人不和,其實算是政圈「公開的秘密」。早在2011年在白宮舉行的年度記者晚宴上,奧巴馬當着全部參加者嘲諷特朗普,指他若在總統大選獲勝(特朗普早年曾多次被傳有意競選總統),白宮將會被改建成一座賭場。另外,奧巴馬更打趣說自己出生地的傳聞已消散(特朗普有份散播奧巴馬並非「美國人」的傳聞),並取笑特朗普應傳播「更嚴肅」的消息 — 例如「美國人是否真的登上過月球?」,令在席的特朗普一言不發、面無表情。

不過即使特朗普有意藉退出協議,來打擊奧巴馬的政治遺產,其理據亦過於薄弱,加上最近特朗普願意跟秘密發展核武的朝鮮坐下談判,實屬雙重標準。在特朗普的聲明中,其論述有不少值得商榷之處。聲明中宣稱美國已有確切的證據(Definitive Proof),並認為上周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所作的簡報,已充以證明伊朗正追逐核武。

+6
+5
+4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的真正理由,相信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指控伊朗說謊的據指證據,亦推了特朗普一把。(美聯社)

可是,負責監察伊朗核活動、政治中立的國際原子能機構(IAEA)在本年2月發布的季度報告中反指,伊朗的低純度鈾、重水存量和濃縮鈾皆未超協議所訂,即目前該國的核活動仍維持在核協議的範圍內,符合規範。故以色列提出的「理據」僅屬眾所周知的舊情報,用以推波助瀾,為特朗普的退協決定提供口實。

事實上,特朗普有意藉退協強逼伊朗,欲增加伊朗在中東的活動限制。除了協議中的「日落條款」(即允許伊朗於2025年後逐步重啟部分核計畫)令特朗普大感不滿,近年伊朗在中東版圖的勢力擴張同是令美國及其盟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威脅」所在。自英美聯軍執意於2003年出兵伊拉克,打破了區內的勢力平衡,伊朗則在區內乘勢而起,勢力有增無減,並擴展至黎巴嫩、伊拉克、敘利亞及也門等地,令沙特和以色列不得不向美國施壓,期望美國能以先發制人(Preemptive Strike)的手段來「解決」伊朗。

問題是,核談判並非地產生意,不能隨便退出以強逼對方接受新條件。國際紛爭難以解決,核心問題在於沒有超國家主權的機構,可作公允仲裁。聯合國安理會在設計理念本可補足,但奈何投票制度之奇特設計,已使安理會成為大國政治博弈的工具,無法守護國際公義和秩序。故此,目前國際協議某程度上,就是依賴各國信守諾言而運作。試問今次美國帶頭背信棄義,其他國家還會重視國際協議的公信力嗎?

特朗普早前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視覺中國)

餘下簽署國 應另起爐灶

自特朗普正式宣布退協後,目前只有內塔尼亞胡和沙特外交部發表聲明支持,背後動機昭然若揭。若未來伊朗未能與其他簽署國另定協議,後果不但會令國內經濟再陷入下行,影響民生和政局穩定,更會撼動中東的勢力平衡,為局勢火上加油。

自伊朗在2015年簽訂協議後,國際社會開始解除石油和天然氣禁運,逐步緩和因經濟下行所引發的社會動盪,而2016年該國的GDP增長更大幅反彈至12.5%(相比15年為負1.6%)。可見解除禁運對伊朗來說是經濟「救心丹」。反之,若各國有意仿效美國,在伊朗沒有違反協議下施以「最高程度的經濟制裁」(特朗普用語),以伊朗政府平均六成收益來自出口石油和天然氣而言,下輪制裁很容易引起像上年底,大批民眾上街抗議當局的反緊縮政策,嚴重打擊魯哈尼(Hassan Rouhani)的管治威信(當然美國及其盟友亦喜見此事)。

伊朗總統魯哈尼(Hassan Rouhani)在特朗普宣布消息後數分鐘,隨即在電視講話,強調核協議中有多個締約國,伊朗會繼續留在核協議,並與締約國磋商。不過他同時威脅指,伊朗預備好提煉濃縮鈾。(路透社)

雖然魯哈尼已放風,準備派出特使與各國協商,並表示伊朗如成功與其他簽署國達成共識,協議亦會維持。可是,若談判發展未如理想,或德法兩國在美國施壓下,向伊朗要求更多讓步,基本上就是迫使原屬溫和派的魯哈尼,重新踏上前朝艾哈邁迪內賈德(Mahmoud Ahmadinejad)的核武路線,以保國家生存。這情況正是非法擁核國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最樂見之事。藉此,兩國就有托辭加速軍備競賽,並合理化兩國目前在欺壓伊朗盟友之舉(如封鎖卡塔爾和也門內戰),以應對所謂的「伊朗威脅」,並將局勢逐步推向戰爭。 

當務之急,是另外六個簽署國能與美國分道揚鑣,繼續堅守協議內容,才可緩解近年不斷升溫的中東亂局。同樣的核問題,特朗普對朝鮮和伊朗的態度猶如判若兩人。即使外間將退協行為解讀成向即將舉行的「金特會」釋出警號,但亦不要忘記,國際格局牽一髮而動全身,退協之舉只有好戰份子才會支持。到底特朗普是鄙視協議,還是鄙視協議背後的推手,答案或許只有他才知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