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人權報告刪去「被佔領」一詞 再三踐踏國際法

最後更新日期:

繼美國總統特朗普去年執意把美國駐以色列大使館由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後,華盛頓又再有蔑視國際法的舉動!在最新年度《人權報告》中,美國國務院一改作風,不再將原屬敘利亞的戈蘭高地(Golan Heights)稱為以色列「佔領」(occupied)領土,改用以色列「控制」(controlled)一語。儘管國務院堅持改變措辭不等於改變政策,但戈蘭高地歸屬作為中東亂局其中一條導火線,遣詞用字不僅是修辭或人權之爭,而是牽涉法律地位。如今美國把高地列作以色列「控制」領土,以溫水煮蛙的方式,合理化以色列強搶土地的殖民政策,實為霸權凌架國際法的惡行。

戈蘭高地乃以色列及敘利亞之間具爭議的土地,自1967年起就由以色列實際掌控。(路透社)

以色列大搞殖民大計 無視國際共識  

地理上,戈蘭高地位於敘利亞西南部的高原地帶,雖然面積僅有1,800平方公里,但對以色列來說卻甚具價值。經濟上,高地土地肥沃,可用作農業用途(如葡萄園和果園),同時更是以色列唯一的旅遊滑雪勝地。另外,高地連接約旦河流域及其西部支流,現時該地區為位處沙漠的以色列提供約三分之一用水。戰略上,由於高地只距離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約60公里,且能俯瞰黎巴嫩南部、以色列北部,以及敘利亞南部的大片土地,故被以色列視作與阿拉伯諸國的緩衝帶。

1967年,以色列在六日戰爭期間,從敘利亞佔據了戈蘭高地約三分之二領土,惟舉動從來未得國際社會的承認。1973年,敘利亞試圖藉第四次中東戰爭奪回高地,雙方軍隊在交戰中傷亡慘重。在聯合國調停下,兩國於1974年簽署停戰協議,以色列軍隊局部撤離高地,改讓聯合國派部隊進駐,但以色列卻於1981年出爾反爾,單方面吞併了高地。

以色列認為戈蘭高地是他們的領土,惟一直未受國際社會承認。(VCG)

同年12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497號決議,明確寫道「以色列決定在被佔領的敘利亞戈蘭高地,實施其法律、管轄權和行政管理是無效的,而且沒有國際法律效力」,「(安理會)要求以色列撤銷其行動」,但以色列多年來不但無動於衷,更不斷地大搞殖民計劃。

如同巴勒斯坦的情況,以色列在強佔戈蘭高地後,推行高壓的殖民政策,意圖趕絕該地的敘國民眾。以色列不只在六日戰爭入侵敘利亞,並摧毀了340個社區,逾13萬人流離失所,連同多年的高壓政策,有估算更指被迫搬離高地的民眾超過40萬。尤有甚者,在以色列的政策鼓勵,及針對敘利亞人的1,570項拆遷令下,現時高地已有30多個猶太人定居點,估算約有2萬名定居者。雖然法律上受戰火影響的敘國異鄉人可享有「歸鄉權」(Right to Return),惟以色列一直無視國際規範,拒絕承認家庭團聚這項基本人道責任。

耶路撒冷舊城區。(Ahmad Gharablii/法新社)

美國再度踐踏國際法 溫水煮蛙不可忍  

2017年年底,為表對親密盟友的支持,特朗普帶頭無視國際共識,執意把美國大使館遷至耶路撒冷,變相承認以色列對耶路撒冷的主權。如今美國國務院一改「措辭」,單方面改變了戈蘭高地在國際法的屬性,同是欲以溫水煮蛙的方式強迫世人接受,且合理化以色列多年來佔領行動。

觀乎美國袒護以色列的理據,可見其薄弱之處。剛辭任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曾形容,過去聯合國有關戈蘭高地的決議帶有「反以色列偏見」(anti-Israel bias)。她又以敘利亞的亂局、伊朗在中東的勢力擴張,以及恐怖組織ISIS的威脅,合理化美國「保衞」以色列的立場。問題是,即使猶太人在歷史上飽受迫害,但當受害者轉為施害者後,卻反過來無視社會規範和公義,有恃無恐地壓迫他人,也是背離國際社會對人權的基本規範。再者,以色列在敘利亞違反國際法實非孤例。如同聯合國早前一份報告指,有證據說明以色列去年在處理加沙示威中,狙擊手的目標明顯可給辨別為兒童、醫護人員和記者,故或犯下了「危害人類罪」。

即使敘利亞內戰使總統巴沙爾(Bashar al-Assad)未能在戈蘭高地實行有效管治,美、以兩國亦不應乘虛而入。國際法本應是寸步不讓的國家行為準則,美國帶頭違反國際規範,支持盟友的高壓殖民管治,說穿了只是一種偽善,且是「國際法不適用於我們」的霸凌行徑。總而言之,承認以色列對高地的主張或支持維持現狀,對當地民眾而言不是接受同化,而是制度化一切歧視和壓迫。這絕非負責任的政權應有之義。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