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犯條例】保安局局長屢屢失言 有一種災難叫李家超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香港市民擁有言論、資訊自由,也因為如此,市民較容易辨別是非,官員應該謹言慎行,決不應以為愚民手段可以操弄民意。在月來的《逃犯條例》風波,李家超一再強調是為了陳同佳案而修例,這謊言令原意良好的法案淪為笑話。照理說,他理應汲取教訓,學習與公眾溝通,事與願違,他近日竟在速龍小隊沒有展示警員編號一事強而辯解,企圖文過飾非,足見他在未有躬身自省。
更堪憂慮的是,李家超出身警隊,獲擢升成保安局局長,本屬公務員精英,其回應質疑時的表現尚且如此拙劣,其下級的公關技巧豈不是更為不堪?我們恐怕,李家超只是無能的官員之一,在問責和公務員團隊內,還有一群極其離地的「李家超們」,將香港導向亂局。

李家超出席立法會緊急質詢期間,多次被民主派議員要求就警員濫用武力道歉下台,但最終只願就推行修例不力道歉。 (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速龍小隊缺編號 愈描愈黑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本周三(19日)終於露面,回應立法會議員的急切質詢。然而,他甫出現,就侮辱市民智慧。六一二衝突,警隊速龍小隊隊員執勤時沒有展示警員編號,示威者投訴無門。李家超稱,制服沒有位置展示編號,實屬狡辯。一來,傳媒能夠輕易找出昔日圖片駁倒他的說法,即過往速龍小隊隊員肩章展示號碼;二來,一般市民也會質疑,制服覆蓋全身,為何不能尋找一點位置貼上編號?

既然如此,為何李家超仍然妄言,無視市民狠批警方違反操守?李家超必須直面質問,否則市民只會猜想,警方藉故刻意隱藏警員身份。

6月9號的遊行後,多名速龍小隊成員在海富中心外,當時警員均有展示警員肩章。(資料圖片)

勿放棄處理陳同佳案

更重要的是,他一直主張綑綁引渡陳同佳和堵塞《逃犯條例》漏洞,此政治判斷無比錯誤。他雖然就事件處理手法道歉,卻顯然未能平息民憤。在立法會大會,他言語之間透露,不拒絕採納議員私人條例草案處理陳同佳案。相信連最平和的市民聽到李家超的說法後也會問一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雖然如此,港人仍然希望罪犯得到制裁,政府應該拿出勇氣,事不避難,先為殺人案劃上句號,再從長計議。

早前草擬「域外法權方案」,並以私人條例草案形式提交立法會的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申請草案豁免委員會審議程序「直上大會」。(資料圖片/盧翊銘攝)

「李家超們」遺害深遠 憂有識之士拒入政府

李家超處理修例方法拙劣,特首林鄭月娥身為上司,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身為隊友,急於求成,反令市民更抗拒一國兩制,難辭其咎。下屬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漠視警隊涉嫌過分使用武力,不顧示威者安全,責無旁貸。修例一役,港人看到「李家超們」擔任管治者,非但未能為港謀方略,更為香港添煩添亂。港府早已被人譏笑猶如熱廚房,往後要物色有識之士當官,難上加難。就這次事件,官員必須痛定思痛,虛心學習治港之道,不然,香港只會繼續陷入空轉,官員也會在歷史上留下惡名。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