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初選】沃倫桑德斯表現出色 拜登老驥力敵圍鏖

最後更新日期:

繼六月美國民主黨舉行首場總統初選辯論後,日前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舉辦一連兩場的辯論。20名民主黨參選人劃分成兩組,分別在兩場辯論中同場較勁。由於其模式跟首輪MSNBC舉辦的相若,新鮮感亦大為減退,以致其收視大減,甚至被總統特朗普嘲諷。然而此兩場辯論也不乏你來我往,互相交鋒之火花,值得外界細嚼。

我不明白為何有人經歷那麼多的麻煩去選美國總統,只是為了說我們不能做、不能爭取的事情……我已準備好參與這場戰鬥。我已準備好勝出這場戰鬥。
麻省參議員伊利沙伯沃倫(Elizabeth Warren)

若要以一句概括整場辯論,沃倫此金句可謂當之無愧,一句刺穿中間派參選人。中間派在首場辯論中圍攻沃倫和佛蒙特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批評兩名進步派代表的全民醫保不切實際,取消私人保險的政策會損害美國人利益,耗費納稅人大量金錢。這種「不可能」、「不會成功」的失敗主義思維,正給予沃倫完美的反撃機會,暗斥這批中間派要麼「think big and dream big」,要麼退位讓賢,讓路予承諾可以為美國帶來實質改變的參選人。

桑德斯亦鞭撻這批溫溫吞吞的中間派,自稱「對民主黨人害怕宏大的想法而感到些許厭倦。共和黨人不害怕宏大的想法——他們能給億萬富翁減稅數以萬億元,他們能注資拯救華爾街的騙子,所以請不要說我們不能挑戰石油財閥。除非我們行動,否則將沒有任何改變。」的確,特朗普在上屆總統大選,就是憑着這些大想法,如在邊境建牆再命墨西哥支付、令美國再次偉大、抽乾腐敗華盛頓的黑暗沼澤等而勝出。奧巴馬2008年勝出選舉,也是憑着「Yes We Can」的競選口號,而非「Maybe We Try」。燃點選民希望、提供宏大的願景,本來就是最佳的助選原動力。

目前還在競逐民主黨總統初選的候選人仍超過二十之數。(路透社)

沃倫及桑德斯兩名雙槍在論壇中力敵眾多中間派圍攻不亂陣腳,反頻頻出招,清晰闡釋其進步派理念,相較之下反令溫和派的半桶水主張相形見絀。沃倫上屆初選時不肯為桑德斯站台,但在此次論壇中二人沒有彼此攻撃,反而互相補位,令進步派的訊息更為團結的傳播出去。加上民主黨去年中期選舉中有多名進步派新人當選,進步派一翼之崛起,也令其不致如上屆桑德斯以一人力敵全黨的孤軍作戰。

另一邊廂的第二場辯論則沉悶得多,因其當中未有如沃倫或桑德斯般旗幟鮮明的進步派。加上論壇中有眾多久經歷練的政客,其對答也以十分政客式的四平八穩,並未如第一場中間派對進步派的壁壘分明。在民調中遙遙領先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自然成一眾候選人的眾矢之的。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及新澤西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在辯論前已多番攻撃拜登,辯論中賀錦麗再次重提拜登早年曾支持種族隔離。布克則攻撃拜登曾支持打撃罪案的法案,令犯輕罪的人也受牽連,監獄人口迅速膨脹,破壞了布克本人在內的黑人社區,亦令懲教制度愈加不公。

美國民主黨初選: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美聯社)

拜登此次面對來自四方八面的攻撃,也不似上場辯論中不知所措,而是頻頻為自己辯護。最強對手、上場辯論中因追擊拜登已光芒綻放的賀錦麗,在此次辯論中則力有不逮,被質問其醫保計劃的成本等問題時多次支吾以對,更被夏威夷參議員加伯德(Tulsi Gabbard)翻舊帳,指其擔任加州總檢察長時以有關大麻之罪名把逾1,500人送進監獄,然後在近期的訪問中笑稱自己曾吸食大麻。加伯德又指其曾阻止可證明死囚清白的證據呈堂,在刑滿後仍監禁囚犯作為廉價勞工,完美撃倒賀錦麗。

現時民調中領先之拜登、桑德斯、沃倫、賀錦麗在此場辯論中各有千秋,雖然四人中以拜登仍獨據鰲頭,但現時距離明年二月首場的愛荷華州初選仍有相當長的時間,期間仍有至少四場辯論,未知鹿死誰手。拜登自詡為溫和務實派,為民主黨金主服務,是典型的黨內建制人物。賀錦麗亦為主流媒體的寵兒,當中也不乏財團的大額捐款。其自我定位為中間派及進步派兩翼之間,也是不可忽視之對手。至於桑德斯及沃倫兩名進步派旗手,立場理念十分相近,票源重疊,若要為進步派爭取到最終出線資格,恐怕一山不能藏二虎,最終亦需有一人顧全大局而讓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