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選前瞻】身處示威浪潮中央 油尖旺舊區民生誰關注?

最後更新日期:

歷時五個月的反修例風波,示威「重災區」當要數油尖旺區。由南至北的彌敦道,幾乎每個周末都被示威者佔據,由太子站外的旺角警署,到尖沙咀清真寺門外,過去五個月都成為目標,對當區居民來說,生活受到嚴重影響,區議會選情將無可避免受到左右。不過反修例示威亦不應掩蓋當區積存已久的民生問題,以及亟待改善的社區治理。

今屆當區焦點,要數位於尖沙咀南端的尖沙咀西選區五人混戰。除了接替現任民建聯孔昭華的黨友潘景和,以及報稱獨立的前區議員孔昭華助理梁幸輝外,今屆選舉還有因反對遷拆尖沙咀碼頭巴士總站而成立的「尖碼之聲」主席的陳嘉朗、政壇元老馮檢基,以及巴基斯坦裔的簡浩名,五人恰巧各自代表了本屆區選眾多候選人的不同背景及特質。

尖沙咀西候選人混戰

打正民建聯旗號的潘景和,代表自九十年代政黨政治急速崛起以來的傳統政黨職業政客。身為孔昭華助理的梁幸輝雖為建制陣營卻報稱獨立,除了當區居民外,外界對其所知亦不多,政治立場不明確,如同其他地區不少候選人以去建制派色彩來爭取中間選民支持雷同。「尖碼之聲」的陳嘉朗名副其實是一名「素人」,以關注地區議題在當區打響名堂,再以「獨立民主派」的身份出戰。馮檢基以政壇元老身份參選,自其1983年首度參加市政局首屆直選,其參政史便是香港的選舉史。參選足迹由區議會到特首選舉,最終卻因爭出選而退出民協,今天要跨區空降到尖沙咀參選,此亦為上一輩老將遭後浪湧上的縮影。至於在香港土生土長卻曾申請特區護照不果的簡浩名,亦是在10月20日在其選區所在的清真寺門外,被警方水炮車噴中的其中一人。其為巴基斯坦裔商人,是近年少見的少數族裔候選人。

不選又選的馮檢基再度踏上區議會擂台,被問常遇到撞區情況是否感不幸,他自言「可能馮檢基是蜜糖,好多嘢嬲埋嚟」。計一計數,馮檢基只要擊退4隻蜜蜂便能獨享議員席位這份蜜糖。

民生無小事

至於油尖旺北端的大南,則是鄰近旺角警署以及太子站,另一個示威熱點的選區。其在3月方舉行過一場補選,由經民聯李思敏以1,343票,209票之差力壓1,134票的社區前進李國權。不及一年雙方再度交鋒,並報稱獨立的蔡其隆參戰。選前李思敏發表工作報告,其中一張照片中其在花槽旁手執一籃球,圖說寫上有長者不慎將籃球拋到花槽,阿思為長者撿拾」,引起網絡熱話,嘲笑其將撿拾藍球都吹噓成為政綱。李思敏回應稱該公園花槽較高對長者構成危險,因此建議該處改成斜坡及較矮的花槽。常言道「民生無小事」,事實上區內某處花槽的高度問題,若果真對該區長者構成危險,區議員亦應責無旁貸,向有關政府部門反映。然而一如《香港01》周報早前指出,區議員亦不應只甘作「街坊保母」,造成其視野囿於一隅,未有整體社區規劃的大局觀。

例如李思敏本人上任以來亦曾針對該區多單幢式舊式大廈,無業主立案法團、無居民組織、無物業管理公司的「三無」狀況所導致的衛生及治安等問題,提出改革現時「大廈管理專業顧問服務計劃」,增設為期一年「聯廈聯管」先導計劃,由政府出手統籌,招標聘請公司統一管理,解決包括清理垃圾、加強保安、更新消防系統等問題,亦是加強協助這類樓宇管理值得研究之建議。而除了區內林立的單幢式舊式大廈外,不少社區設施如連接新世紀廣場、旺角道、洗衣街的旺角行人天橋延伸部份,雖不足100米卻自2011年興建超過十年而令人咋舌,過往區議會對此之監察力度明顯不足,換屆後亦應加強監督。

李思敏在大南補選中取得1343票,擊敗獲1134票的李國權成功當選。(余俊亮攝)

舊區問題待處理

除了這些積存已久之社區問題外,反修例風波亦為油尖旺帶來新的功課。每次示威者佔據馬路,亦會搗爛交通燈。當局被批評在修理交通設施上反應遲鈍,在場亦不見有警員指揮交通,導致交通擠塞,人車爭路險象環生,區議會亦應責成有關部門保障道路使用者安全,並盡快優先搶修主要幹道的交通燈。至於警方在每次清場時施放之催淚彈、出動之水炮車,對於當區的居民健康及環境的影響亦有待研究。10月20日,沒有參與示威的尖沙咀西候選人簡浩名被水炮車噴中、栢麗大道有野鴿吸入催淚彈不適,甚或彌敦道兩旁的百年古樹有否受影響,對此區議員亦有責任關注並發聲。

身處於漩渦中央的油尖旺,本身有其舊區所隱藏之諸多問題,再加上新來的示威浪潮,等待來屆區議員處理的事務甚多。究竟老將馮檢基能否捲土重來,新人李思敏又能否一年內兩敗李國權,除了取決於其民生往績外,亦無可避免受反修例運動影響。有心之士能否藉打好民生基本功,為將來從政累積經驗,油尖旺的區議會值得我們關注。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