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終於組成「聯合吞併政府」

最後更新日期:

為解決持續一年的政治僵局,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連同其競爭對手、藍白黨代表甘茨(Benny Gantz)終在周一(20日)放下成見,聯合組成「緊急政府」,以避免一年舉辦四次大選的鬧劇。然而,這次峰迴路轉的結局,不單可歸因於甘茨願意背棄選舉承諾,失信於其選民和盟友,幕後更有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連任壓力。但可預料,除了迫切的防疫工作,兩人的合作關係只會維繫於吞併巴勒斯坦的土地。

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已連續執政11年,周一敲定協議,挽救了其奄奄一息的政治生涯。根據內塔尼亞胡與甘茨敲定的三年協議,前者將擔任前18個月的總理,後者則接任餘下任期,但重點並非執政的先後次序,而是兩人實質掌控的政府部門,藍與白黨將擁有外交和國防事務的決定權,利庫德集團則有保有對司法任命的影響力。這對於正受數宗貪污案件困擾的內塔尼亞胡來說,無疑為其仕途的逆轉時刻,再次展現出生命力。

「不是紛爭之時」

甘茨曾豪言不會服務一個由涉貪者領導的政府,被昨日的我打倒後,自然需要華麗轉身的託詞。他在國會演說中強調,「這是非常時期,要求做非常決定⋯⋯現在不是爭論和分歧的時候⋯⋯這是負起責任、堅定、愛國者領導的時候。 讓我們攜手使以色列擺脫這場危機。」

兩人的合作終止了持續一年的亂局,但甘茨的政治代價絕非便宜。首先,過去兩年甘茨的政治宣傳,本打着反貪的旗號以吸引反對內塔尼亞胡管治的選民,故可見在其選舉政綱中,有數項政策倡議,如以「道德敗壞法」來禁止被定罪的人出任政府要職、取消「建議法」讓公眾得知官員被查後的跟進建議等,無一不是針對內塔尼亞胡的污點量身訂造。

甘茨的轉向不僅得失選民,同時亦賭上與盟友的關係。由於藍白黨裡各派系的團結,僅是扎根於反對內內塔尼亞胡連任的情緒,故甘茨轉向後,本屬盟友的Telem黨和Yesh Atid黨已於三月下旬在以色列國會批准下,脫離藍白黨聯盟,以劃清界線。縱然此舉削弱了反對甘茨的聲音,但同時也使其國會裏的盟友數目,遠遜於利庫德集團,這變相使甘茨在三年協議的後半段中,難以主導施政,必須另覓盟友。

防疫不忘吞併領土

或許內塔尼亞胡和甘茨自知兩人組成聯合政府的怪異之處,故在聯合聲明中強調緊急政府的首半年,不會引進與新冠肺炎無關的法律,惟當中亦有「例外」——兩人皆同意在冷靜期中執行特朗普提出的「世紀協議」,可見兩人在防疫時不忘繼續吞併領土。

兩人有此盤算和共識,與特朗普近日岌岌可危的地位有關。雖然美國在以巴衝突的立場上長年偏坦以色列,但特朗普親以程度仍令人咋舌。特朗普提出中東和平「世紀協議」的條文,諸如明言支持以色列在定居點政策上成立「飛地社區」、支持正式吞併約旦河谷和西岸,卻是近年鮮有完全倒向以色列殖民政策、毫不顧忌國內外的反對聲音。可是,原本大有機會憑着美國經濟表現連任的特朗普,如今卻被自身遲疑的防疫政策拖累,連任機會成疑。與此同時,民主黨的候選人拜登即使並非巴勒斯坦的支持者,但其競選期間表明對「世紀協議」的不滿。若然成功入主白宮,拜登或會中止甚至逆轉特朗普對以列的「優待」。由此可見,內塔尼亞胡與甘茨即使因爭權而針鋒相對,但在以色列的國情中,對外併吞土地總能起到化解爭端、尋求共識的功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