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鵬飛的Good old days只能供人緬懷?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自由黨創黨主席、前行政及立法局議員李鵬飛上周五(5月15日)逝世,終年80歲。自由黨榮譽主席劉健儀形容,李鵬飛象徵美好的舊日(Good old days)。

李鵬飛早年獲英殖政府委任公職,後於1993年創立自由黨。當年的自由黨包括了唐英年、夏佳理等商人及專業人士,與曾鈺成創辦的民建聯、李柱銘作首任主席的民主黨可謂三足鼎立。李鵬飛、曾鈺成及李柱銘均曾有「執政夢」,期望可帶領政黨輪流執政。

昔日組黨者的抱負

「執政夢」至今仍然是夢,李鵬飛早已退出政黨,自由黨也離執政甚遠。民建聯雖是建制第一大黨,民主黨也算是民主派的龍頭,但兩者不但實際上沒有執政,議員的論政能力也不甚了了。昔日組黨的從政者即使不是高瞻遠矚,也算得上雄心壯志,有意實踐抱負,如今參選的多少人能稱得上如此?

過去不是只供緬懷,褪色的香港便應重新上色。我們多次直言,香港應發展政黨政治。一方面政府應因時制宜,檢討行政主導原則、政黨的管治角色甚至行政會議的組成等,推動政黨政治的發展;另一方面有志從政的香港人,也應該認清從政之道及香港獨特的政治格局,而非徒靠口號或蛇齋餅粽。

昔日從政者的視野

李鵬飛為人津津樂道的其中一事,乃其作為港督委任的非官守立法局議員,於1995年參加立法局選舉新界東北直選當選。其亦打開自由黨的直選之門,田北俊和周梁淑怡2004年亦分別參加新界東和新界西直選。

自由黨雖然被認為是親工商界的政黨,甚至被稱為「富貴黨」,但李鵬飛顯然明白從政者不能目光狹隘,要直面全港選民。他不但沒有參加功能組別選舉,近年自由黨為了商界及僱主利益,與社會大眾的福祉愈走愈遠時,李鵬飛更出言指斥。包括張宇人2010年建議將最低工資水平訂為20元以下,被批評為「廿蚊張」時,其時早已退出自由黨的李鵬飛仍直批破壞自由黨形象,更謂「當日不創黨好過創黨」。

在功能組別,從政者只要討好小撮階層或行業利益,便有望擠身議會;在比例代表制下,參加直選的也不用取得跨光譜支持,幾萬票便足以當選。如此作風或可贏得議席,但是否合格的從政者?能否推動香港發展?抑或令從政一事變得如泥漿摔角?

昔日跨光譜的胸襟

回望過去,最叫人扼腕不已的,莫過於昔日從政者的胸襟。李鵬飛雖然是建制派,甚至曾被稱為「擁董派」,但對於民主派,他可謂相當尊重,例如與李柱銘交情不錯。其2002年嫁女,時任民主黨主席李柱銘也有到賀;李鵬飛亦曾公開建議時任特首董建華,應與民主派會晤,而不是敵視之。

近年的「飛哥」當然愈來愈近民主派,對政府批評不斷,但其實早在十多年前,他已經稱許民主黨大有發展空間,甚至建議泛民推舉李柱銘、余若薇等參選特首。

愈走愈遠,當然不是單方面的事。正如2004年民主派舉行普選方案公投,李鵬飛已提醒他們方向錯誤,只會與中央關係愈來愈差,後來的民主派又是否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務實地為香港爭取更多利益?曾鈺成近年也一再提醒,左右兩邊的政黨不要弄得你死我活,可以合作的話盡量合作。香港經歷反修例風波,如今還有多少政客願意尋求合作,而不是各說各話,各走各路?

所謂的Good old days令人緬懷,但難道今日香港從政者就不能再有抱負、視野及胸襟嗎?沒有人須作宿命論者,未來還是掌握在今人之手。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