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能否開放社區中心供無家者留宿?

最後更新日期:

疫情再度肆虐,政府自7月15日起禁止晚市堂食服務,暫居快餐店的無家者(俗稱麥難民)再次因此流離失所,政府亦再次無動於衷。惟日前市民因早、午市堂食暫停而須流落街頭用膳後,政府迅速開放社區中心供市民使用,難免予人「厚此薄彼」的觀感,漠視城市邊緣人的苦況。

本港爆發疫情第三波,近日確診持續破百,情況教人憂慮。港府決定本周三(29日)起全面禁止堂食,然而一眾高官似乎低估禁止早、午市堂食的後果。沒有晚市,大部分市民尚且還能回家用膳,但沒了午市,不少打工仔明顯會方串大亂,畢竟並非所有行業、公司均提供空間予員工用膳,故午市堂食存在剛性需求,而未能堂食的市民就只能發揮創意,在城市不同角落解決用膳問題,諸如一眾地盤工友「放飯」的苦況更是為人之動容。在強烈的輿論壓力下,政府周三晚宣布開放全港19間社區會堂及社區中心,以提供午膳空間。翌日(30日),港府更宣布恢復食肆日間堂食的服務。

不被「看見」的需要

縱然食肆全日禁令的意見部分乃由專家提出,但措施細節以至配套安排,當局始終責無旁貸。午膳之亂僅以兩日告終,反映政府防疫部署未經深思熟慮。官員應市民需要重啟日間堂食服務,總算是從善如流。但同樣受堂食禁令影響的一眾麥難民,其需要卻從未被政府正視。

本港部分無家者素常於夜間「寄宿」連鎖快餐店,禁止夜間堂食勢令麥難民重返街頭,於疫情下流浪街頭。當然,為防疫起見,禁止晚間堂食服務似乎是無辦法中的辦法,但政府未針對無家者施予援手,卻非妥當,更不用說麥難民因食肆暫停晚市失去「居所」的問題,早於疫情第二波已曾出現。政府至今仍對無家者民苦況不聞不問,是因他們隱沒於城市黑夜中不被看見,還是因其處境根本不值一顧?

今年3月,香港麥當勞曾宣布暫停晚市堂食14天,期間全港約400名「麥難民」頓失棲身之所。(李澤彤攝)

不能或是不為?

政府強調明白禁止堂食對上班僱員造成不便,故決定重開日間堂食服務,惟卻不明白無家者在大疫下流離浪蕩的困苦,態度明顯截然不同。諸如政府為疏導民怨,決定開放19個社區會堂及中心作午膳空間。開放社區中心雖為打工仔嗤之以鼻,惟卻是一眾無家者夢寐以求的福音。民政事務總署多次強調,在現行機制下社區會堂/中心只會在如八號或以上熱帶氣旋警號、山泥傾瀉警告或三級或以上火災期間、寒流襲港及酷熱晚上等情況下,按需要開放作臨時庇護用途,而酌情開放予無家者留宿更存防疫及公共健康上的風險。然而政府為疏導民怨卻願意特事特辦,開放社區會堂/中心供市民用膳,反映所謂的遵從機制、衛生風險等理由,似為官僚藉口。

過去一段日子,無家者只能期待懸掛酷熱天氣警告,好讓社區中心能開放作避暑用途,藉機借宿一宵,情況教人扼腕。政府不能再對無家者的苦況充耳不聞。況且,據民政事務總署指出,周四(30日)全港已有500名市民使用社區會堂/中心用膳,即19個中心平均每個已供26人使用,可見社區會堂/中心空間廣闊,足夠排除染疫風險,政府不能再以防疫考慮作「擋箭牌」,從速正視一眾城市邊緣人的需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