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外傭宿舍確診 因政府低估風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周三(5日)一名印傭確診,而此前與其同住的32名外傭部分已到不同僱主家中,讓人擔心引發新的群組感染。實際上,中介公司早已提出特殊時期外傭同住宿舍的風險,並期望政府伸出援手,業界亦曾指出外傭在隔離檢疫方面臨的困難和風險。只可惜,對於外傭相關的防疫議題,政府始終消極懈怠。

本地外傭多無居所,約滿、斷約後,會暫時入住外傭宿舍等候新工作安排。雖然本地等待新工的外傭沒有外遊風險,但她們的工作時常需要出入社區,而在宿舍等候新工期間,同住者或來自本港高風險區,或人員更換快,風險都異常高。再加上疫情影響人員流通,以往只有約10多人入住的宿舍,現時會有數十人居住。而香港僱傭公會早於於6月便已指出中介公司宿舍多人同住、共用洗手間等設施風險甚高的問題。只可惜政府似乎未見重視,也未予以任何支援。

外傭宿舍的防疫安全,全靠公司自覺保障。香港人力資源仲介協會主席廖翠蘭在電台節目表示,政府沒有介入下,宿舍的防疫措施嚴謹程度取決於不同公司自身。然而即使中介公司有心,也能力有限,即便公司會為她們定時量體溫,宿舍也會定期清潔消毒,但她們仍需需要共用洗手間、共同用餐等,交叉感染風險仍較大。而由於深喉唾液樣本檢測費用太高,再加上名額難求,公司一般難以安排。

政府態度消極

目前香港約有6000至7000名外傭居於宿舍,實非兒戲,而是關乎公衆衛生健康的大問題,當局不應視此爲商業安排,而應協助中介公司為外傭安排指定合適的隔離、等候地點,並予以一定的核酸檢測名額。

政府漠視外傭群體的防疫已不是第一次。3月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就表示,為外傭提供檢疫地點是僱主和中介公司的責任。其後,公會指出指出有85%受訪僱主稱家中沒獨立房間和洗手間供外傭檢疫期間使用,難以保證防疫安全。另一方面,也有僱主嘗試聯繫酒店解決問題,只是最後反映不少酒店均爆滿。因此業界和傳媒多次呼籲政府考慮到公共衛生問題,協助僱主和中介公司進行特殊時期的協調,比如協助統籌外傭的隔離酒店或由政府提供符合防疫需求的隔離場所等。而在此期間也不斷有外傭居家檢疫確診的新聞。7月,政府取消了外傭居家檢疫的資格,要求必須在酒店檢疫卻無相關支援,遭香港家庭傭工僱主協會主席容馬珊兒質疑一房難求。可見在無論是在外傭宿舍還是外傭抵港檢疫等各種議題上,政府都頗爲消極,承擔不足。

聘請外傭,看似是個別家庭的需求,應自行負責。但外傭並不只是個別家庭的需求,而是對整體香港的勞動力市場有所裨益,且2019年外傭群體數目進40萬人次,並不是小群體。另一方面當特殊時期家庭和中介公司的能力無法確保外傭防疫安全,而會對公共衛生造成威脅時,政府就不應推搪,而應負擔其相應的責任,予以相應的支援,既保障了香港的勞動力市場,也讓全體市民的公關衛生安全都更有保障。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