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就只識「含怒」投贊成票?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涉及64億的抗疫基金第四輪撥款,周一(21日)在立法會財委會以32票贊成、1票反對及3票棄權下通過。諷刺的是,多名建制派在會議上雖然口裏批評政府,卻仍然投下贊成票。

工聯會麥美娟、陸頌雄和郭偉强投下棄權票,因不滿撥款未有協助打工仔。熱血公民鄭松泰則投下反對票。有份投下贊成票的行政會議成員、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翌日在社交網表示,不滿政府偏重飲食業、忽略周邊行業及傾斜大企業等,認為支援「不患寡而患不均」,並聲稱她和很多建制派都非常不高興,而她自己支持議案只是「含怒投票」。

令人不解的是,建制派若然不滿議案,為什麼要「含怒」投下贊成票?一個可能是他們認為一旦否決議案,市民將會連僅有的幫助也得不到。但須知道建制派在立法會佔大多數議席,若然他們以否決議案作為討價還價的籌碼,官員也得考慮修改方案,以換取獲得通過。美國國會近日通過9千萬億美元救濟撥款,便是兩黨議員在討價還價下的周旋結果。

政府至終沒有修訂撥款方案,給予基層市民足夠的支援,官員誠然有其責任。但成因會否也在於建制派向來甚少反對政府議案,以致官員有恃無恐?經民聯石禮謙在12月上旬時便曾表示,「局長如何回應我們都會滿意,我們是建制派嘛」。

更重要的,這不只是建制派如何議政及監督政府的問題,更切實關乎民生福祉。若然議員未能有力督促政府施政,受疫情打擊尤其大的低下階層如何走出困境?失業市民及無法開店的小商戶,生計怎麼辦?政府將數百億公帑派了出去給僱主,打工仔得到了什麼?議員及官員在議事廳的紙上之談,關乎的是市民切身利益,關乎社會的公平公義。想到這一點,建制派又怎能再甘於「含怒」投贊成票?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