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App新私隱條款觸發網絡移民潮 科技巨企誠信何在?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美國大選的爭議不斷發酵,最新戰線蔓延至社交網絡平台。繼Facebook、Twitter被質疑在大選過程中不公,並連同Instagram、Snapchat、Twitch、Shopify等十幾個平台在國會騷亂後相繼封鎖總統特朗普的個人賬戶,觸發特朗普支持者大舉移民到MeWe及Parler等平台。Parler一日內全球安裝量急升281%後,即遭亞馬遜停止提供雲端服務,又被Google及蘋果從Play Store及Apple Store中下架,意圖全面封殺特朗普支持者最後的輿論陣地。另一邊廂,Facebook旗下的即時通訊軟件WhatsApp最近亦更新了私隱條款,強制用戶將個人資料與母公司分享,亦觸發全球多個地區刪App潮,一場社交網絡平台的大洗牌,竟突如其來的爆發。

以Facebook、Twitter、Google、亞馬遜、蘋果等幾間科技巨企所造成的網絡寡頭壟斷近年來備受抨擊,尤其是Facebook於2012年及2014年分別收購Instagram及WhatsApp,更被質疑屬壟斷行為,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上月入稟要求其拆售業務。2016年總統大選Facebook、Twitter上的假新聞滿天飛,更被視為特朗普能夠成功當選的「幫兇」,自此國內有聲音要求此類社交平台採取更積極的角色管控網上言論。然而當其越過往昔的中立角色,化身網絡警察維持網上言論的「純潔」,難免會給予網民箝制言論自由,偏袒一黨一派的印象。而當社交平台被視為政治工具,網民與平台間的信任亦因此破裂,用戶大舉移民的現象因此而生。

特朗普在大選前後一直在社交平台散佈選舉舞弊的陰謀論,煽動支持者到華盛頓集會及包圍國會,最終釀成國會受襲的觸目驚心一幕,特朗普本人自然要付上最大責任。然而當社交平台為求卸責,短短數天內將特朗普及其支持者徹底從網絡上移除,其速度之快,行動之一致,即便是全球最有權力的現任民選總統,皆可在其身上輕易施加如此龐大的權力,亦同樣令人憂心。要知道Facebook、Twitter並非任何民選的公職人員,而是以追求營利為目的的私人企業,企業行為毋須向民眾負責。一旦此類企業欲推銷某種政治主張,又或者單純欲移除不利其公司的新聞或資訊,簡直易如反掌外界亦根本無從得知,最終只會令此類社交平台成為操控意識形態的工具。

港人常用的通訊及社交app,包括WhatsApp、Signal、Telegram、LINE、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Twitter、Gmail、YouTube等,在中國內地早已全部被禁。(勞顯亮攝)

科企為何可作言論仲裁者?

Facebook和Twitter封殺涉嫌煽動叛亂的特朗普,出於「義憤」的自由派皆為之吶喊助威,然而外國領袖如德國總理、法國財長、澳洲副總理等,皆提出質疑及憂慮,指出此批非民選的私人企業掌握太大權力,對公民的言論自由構成不良影響。今天此類社交平台清算的對象是特朗普,難保他朝其不會調轉槍頭封殺其他政治異見者。事實上不少被主流媒體排擠的民主派名嘴在YouTube的頻道,亦據稱經常被「黃標」而無法賺取流量相應的廣告分紅。YouTube以何等準則評定此類政論節目為「黃標」,至今仍未講得出個所以來,然而此亦已加深網民對此類科技企巨的不信任,當WhatsApp宣佈新私隱政策時,香港網民發起移民行動便旋即得到甚大迴響。

以有近九成網民使用WhatsApp的土耳其為例,網民紛紛改用本土通訊軟件,其中一款單日便增加了112萬名用戶,而土耳其總統府新聞署及國防部亦宣佈不再使用WhatsApp。美國特斯拉鉅子馬斯克亦建議另一款即時通訊軟件Signal,亦得到大量網民響應,有香港網民便在討論區呼籲大舉轉投。有見及此Facebook大中華區總裁亦主動闢謠,強調用戶對話仍受加密技術保障,不過此仍未釋除WhatsApp用戶需要將位置數據、IP位址、個人資料與Facebook共享的疑慮。而且由於歐盟較為嚴格的私隱條例,竟令歐洲及英國網民得以倖免新私隱條款,Facebook亦因而再受雙重標準的批評。網民既與此批科技巨企的信任已出現裂縫,問題亦以三言兩語去解釋清楚。

從保守派指摘此類社交平台對外國獨裁領袖的仇恨言論或假新聞大開言路,卻對國內的激進言論動輒得咎的雙重標準,到YouTube「黃標」事件及歐洲豁免新私隱條款等,皆可看出社交平台的言論審查及行事準則既不客觀亦不公正。為政者若想轉嫁管控公民言論以去除極端思想的工作在此批企業身上,對社會重拾信任根本倒行逆施。同時把民選政府的責任及權力轉移給此批毋須問責或監管的私人企業,長遠亦將對民主構成危害。從此次WhatsApp新條款觸發網民大遷徙,可看出民眾在過去數年的種種事件中,已漸漸驚覺科技巨企大權獨攬的危險,然而除非各國為政者真正抑制科技資本壟斷、制定公平合理的網絡審查準則,否則再多的大遷徙最終亦只投入同一個醬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