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最低企業稅獲響應 稅收貴在公平分擔與改善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星期一(4月5日),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在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發言提到正跟二十國集團(G20)合作商討設立一個全球最低企業稅率,並且希望能夠藉此終結「30年的企業稅逐底競爭」,其後德、法等國財金官員都相繼表示歡迎美國在這方面的承諾。

在此之前,G20與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OECD)從2013年起已經展開打擊「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BEPS)」的行動計劃,其中一項工作便是研究設立全球最低有效稅率以應對數字經濟的稅收挑戰。去年底G20與OECD還為此發表了公眾諮詢文件及經濟影響評估報告,並於今年1月召開虛擬會議聆聽各界專家意見。

美國財長耶倫(Janet Yellen)。(Getty Images)

美國倡議更高稅率

顯而易見,耶倫這次呼籲是要配合早前由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提出的聯邦政府2萬億美元基礎建設和稅制改革大計。擬議的新稅改包含21%的海外最低企業稅率,又取消了對於來自未制定最低稅率國家收入的免稅規定。有人預期美國方面對釐訂全球最低稅率水平的叫價與此相若,亦即遠高於G20與OECD討論時提到接近的12.5%水平。

儘管美方建議過高稅率應該難為其他國家接受,但因其水平高於香港法團利得稅率的16.5%,故此美國介入此事亦代表全球最低稅率機制威脅香港機會將大幅增加。因為香港過去長年依賴於利用本地簡單低稅制吸引外來投資,而在全球最低稅率成事以後若其下限高於香港現行水平,那麼外企來港就會變得無法減低稅負,香港對於它們來說自然也就失去了吸引力。

當「簡單低稅」不再成為「招牌」,香港能否發展出其他新優勢以維持自身國際地位?(資料圖片)

增加庫入應付公益

除了全球最低稅率水平如何釐訂一事之外,我們還要留意耶倫發言的另一個重點,那就是她指出一個地區的經濟競爭力不能單用本地企業在全球併購競標表現來衡量,而是應該「確保政府擁有可以徵集足夠收入投資必要公眾利益並應對危機的穩定稅收體系,並且能讓全體公民公平分享為政府籌集資金的負擔」。

作為一項打擊跨國避稅和增加富人稅負的措施,全球最低稅率背後動機始終都是希望在增加政府公帑收入的同時平衡國內稅務負擔,並且將獲得的稅收更好地投入到當地社會的建設和發展,而今天連號稱自由資本主義之首的美國也公開支持此一倡議,無疑證明了像低稅率、自由放任等一類對市場「積極不干預」的政策在國際上是如何不合時宜。

港府在施政上需要更加積極有為,而不是機械的恪守「小政府」理念。(AFP)

可惜的是,港府依舊死抱着「低稅制」、「小政府」等過時教條。財政司司長陳茂波新近兩份財政預算案演辭裏雖然都有提及全球最低稅率問題,但至今他仍未能夠拿出具體應對方案內容,更打算等待落實方案以後才讓諮詢小組慢慢報告建議,而在開徵新稅、拓寬稅基等方面同樣是建樹欠奉,未見拿出魄力大膽增加企業稅率,更遑論敢於投放大量公帑去改善社會。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