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讓既得利益者阻礙改革推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過去的周末,七國集團(G7)才興高采烈地宣布達成了有關於制定全球最低企業稅的共識,以阻止跨國大企業將利潤轉移到低稅國家或地區避稅的行為。這本來對全球治理而言原則上是件好事,一方面能夠將利潤從跨國大企業拿回到稅收上幫助政府進行二次分配,另一方面可以終止各國家地區間以減稅爭取企業進駐的惡性競爭。然而,在共識達成不久之後,卻有消息指英國為了保住倫敦金融中心的地方,打算推動最低企業稅豁免金融機構。

《金融時報》周二(8日)引述消息指,英國財相辛偉誠(Rishi Sunak)上周末雖然一邊說着G7達成了有關於全球最低企業稅這項「歷史性的協議」(historical agreement),但另一邊卻與歐盟國家於背後積極推動跨國金融企業能豁免於受全球最低企業稅所約束。英國之所以要推動金融企業能得到豁免,主要是認為該稅只要能針對「大型科技企業」便足夠了,也因為擔心一但全球最低企業稅實行後,一些現在處於倫敦的國際大銀行可能會離開倫敦,打擊到倫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例如,總部設於倫敦的兩間大型銀行匯豐與渣打銀行,眾所周知其大部分的業務與盈利都來自於亞洲,只有很少的業務在英國,一旦開徵了最低企業稅或許會影響到它們繼續將總部留在英國的意向。

倫敦要求例外 現實版的《動物農莊》?

大部分大型的科技巨企都集中於美國,英國及歐洲並沒有這些巨企,全球最低企業稅自然打擊不到它們的企業。不過英國和歐洲也有不少金融機構,這些國家希望金融機構得到豁免,實在難說不是為了私利。每個國家地區都各自有自己的利益,假如每國國家在討論全球最低稅率都各自提出自己想豁免的行業,那到底全球企業稅還有什麼意義可言?

全球最低企業稅的精神是要通過全球認可同一個標準,讓大家都站於相同的「起步線」上,為何此時竟然有人認為自己可以得到豁免?這種說法實在有如英國著名諷刺小說《動物農莊》中所說「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但一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

倫敦是國際金融中心,有不少大型銀行設總部於此。

美國共和黨阻撓加稅

這幾天,美國財長耶倫及法國經濟部長勒梅爾(Bruno Le Maire)都分別提到中國可能是全球最低企業稅要通過二十國集團(G20)的其中之一大阻力。不過,正如我們早前提到,中國雖然至今沒有表態明確支持,但也沒有強烈的反對理由。真正阻礙這項全球治理的倡議的,其實是那些既得利益者。

除了有消息指英國及歐盟等希望豁免金融行業,以免自己受損外,美國的共和黨人也誓言要阻止拜登政府推動這項倡議。近日,共和黨的議員紛紛表態反對全球最低企業稅,例如參議員John Barrasso就指這不單會影響到美國經濟從疫情中恢復,更稱這是「反美國」的行為。

共和黨正阻礙拜登幾項重要的經濟政策。

共和黨一向信仰經濟自由主義,其大部分政策皆是為大企業和財團所背書。例如特朗普任總統時,就推出減稅政策、簡化規則等向大企業傾斜的一系列政策。假如全球最低稅率最終在G20得到共識,並最終將簽訂國際性條約,便得需要國會大比數(三份二)通過,屆時聲言反對的共和黨人將是這項政策重大阻礙之一。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