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助夜校將突減半 基層需要二次教育機會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港專)有學生周一(28日)收到校方電郵,稱學校將晉升「專業進修大學」,主推「職業專才教育」課程,下學年將全面停辦各年級的夜校課程。一些畢業生認為此決定將削弱基層教育機會,也有在讀學生感到徬徨無助。教育局稱尊重港專的發展自主權,同時會與新周期的認可辦學機構溝通,提供適當協助,並要求開辦過渡過程。只是,局方目前並無任何實際行動,過往政府亦曾壓縮夜校空間,教育局此次言論難足了事。

「夜校」逐漸成為一個頗具年代感的詞語,夜校的發展空間在逐漸縮減,甚至讓人憂心夜校將走入歷史。2003至04學年,夜校課程因被政府外判而導致學費當年即上漲5,000元左右,參與人數也在一年間下降一半,只有3,066人。2005至06學年,政府又規定只有在指定機構上課才能申請三成至全額的學費退還,而外判後夜校的高中學費普遍在1萬元左右,貴的甚至達1.8萬港幣,因此資助學校範圍的縮減也意味著有需求學生的選擇空間變小,減少寒門上流的選擇。

夜校逐漸消失?

今年,開辦夜校的機構已由2008年的36間縮減到21間,其中只有16所為教育局認可的辦學機構。這16所中,港專又佔了其中8所,也就是說,港專結束夜校課程意味著基層低學歷人士的再教育選擇一下子少了一半。

如果夜校已經沒有需求,那麼它的消失也就不足為道,然而事實並非如此。正如港專夜校課程就曾讓不少學生銜接上大學課程,路德會夜中學近兩年也均有20餘位學生銜接上專上教育。即使有人認為這只是成功個例,但從過往夜校的就讀人數、香港的教育體制和教育應有的理念上來說,夜校也有存在的價值。

港專前身是左派夜校,九七前遭受打壓,現在終可以理所當然地高奏國歌。但無論如何,為人師表者,均應慎思怎樣才是有意義的愛國教育。(圖片來源︰港專網頁)

夜校雖非主流卻是必要

根據政府資料,在「指定夜間成人教育課程資助計劃」下修讀各級別的學員人數除了2007年學年只有985人,2014學年高達1,736人以外,其餘大多數年份都穩定在1,500人左右。而這僅僅是資助計劃下的人數。由於政府資助和運作等原因,夜校並不如普通全日制學校一般能夠輕鬆提供200個以上的學額。因此如今資助夜中學驟然縮減至8間,仍會對供求平衡造成影響。再加上夜校學生多數白天要全職工作,學校的過分集中,並不利於他們重拾讀書之路。

另一方面,雖然教育局寫明學校與家長「保障學生接受教育的權利至為重要」,但學生接受教育的情況仍有賴家長或學校主動向教育局缺課組申報。這也就讓專上以前的教育雖是青年的權利,卻沒有強有力的執行保證,也就是說,即便有青年在中學時期輟學,也並不是人人都會被教育局頒發或強制執行「入學令」。一方面,我們可以選擇加強對接受基礎教育的執行,但另一方面,夜校作為補漏,又或是在時間上更靈活的基礎教育方案,仍難被取代。

在這種情況下,因各種原因中學輟學的學生只能選擇夜校作為想要重拾課本時的選擇。因為毅進計畫等其他銜接課程都要求中六畢業,因此夜校是沒有完成中學教育人士的唯一途徑。

港專的英文專修課程是一些低學歷市民銜接升學的「駁橋」課程。(港專網頁圖片)

的確,夜校學生是社會中極少數的一群人。然而在這個愈來愈看學歷的年代,他們也基本上是最弱勢的一批人。因此我們的社會不應該因為他們人數多少,又或是認為他們銜接上大學的比例高低,來決定他們所能得到的關注和幫助。因為讓人人有最基本的教育是教育綜援、社會文明的底線保障。即便政府認為夜校未必是最好的方法,那麼也要想辦法開設其他銜接課程或資歷認證,不能讓他們十幾歲時的教育錯失,成為一輩子無法彌補的遺憾。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