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斯的離去是足球的追求還是公平的不挽留?

撰文:評論編輯室
出版:更新:

阿根廷國腳美斯(Lionel Messi)在告別他效力21年的巴塞隆拿足球會記者會上,他淚流滿面的一幕令不少巴塞的球迷黯然神傷。美斯畢竟14歲就開始在魯營球場開展他的夢幻之旅,21年來為這個場球帶來了不少榮譽,亦陪伴不少成長和留下深刻難忘的夜晚。不論是他在17歲那年在魯營球場射入他在西甲代表巴塞隆拿的第一球,定還是他後來在歐洲賽場上上演的帽子戲法。那些都是動人時光,令不少球迷一再回看。

如今,曾經是巴塞隆拿靈魂般的人物已經落實加盟法甲班霸巴黎聖日耳門。儘管美斯與巴塞雙方都有意延續合作關係,美斯的決定最終仍然敵不過球會方面的「財務和結構性障礙」,以及困擾歐洲豪門球會多年的歐洲足協財政公平競賽原則(UEFA Financial Fair Play Regulations, FFP)。

歐洲球會發展不平衡的情況一直以來都困擾著歐洲球壇的發展。各國的豪門球會為求爭取聯賽冠軍,例如西甲的班霸巴塞隆拿、皇家馬德里、英超的曼城、車路士等,均通過以天價的人工吸納球星加盟,並且在各個方面上籠斷了球壇的生態。

歐洲足協財政公平競賽原則

龐大的開支造就了頂級的足球聯賽賽事,但同時亦導致了不少發展不平衡的情況。其中一種情況就是球會長時間壟斷聯賽。例如德國甲組聯賽的賽事就長期由拜仁慕尼黑足球會所籠斷,基本上從2012/13年度的球季起,拜仁就籠斷德甲的冠軍寶座長達九年,並預期將繼續延續「德甲的拜仁王朝」一段時間。對於聯賽發展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令球賽失去了可觀性,亦同時窒礙了整體的足球發展,德甲的聯賽就被長期被形容為「一隊球隊的聯賽」(a one-team league)。同時,龐大的開支亦造成了很多球會為了追求聯賽和歐洲冠軍的席位而陷入財務的困難。根據歐洲足協,2012年時候超過一半在歐洲頂級聯賽的球會長期錄得赤字,例如蘇格蘭超級聯賽的格拉斯哥流浪就在2012年就因為財務破產而降班。

為確保球會財務穩健,歐洲足協遂制定《歐洲足協財政公平競賽原則》,並且在2010年正式實施,限制歐洲球會的班費上限為每次審核季度的總收入再加500萬歐元,球員的人工和轉會費亦需要與電視轉播費、門票銷售等商業收入達成正比。此措施目的在於限制各國的球會以不合理的班費收購球星,從而收窄豪門球會與規模較細球會之間的實力差距。長遠而言,亦期望措施可以使各國球會達至財務穩健,避免因為過度收購球員和高價薪金而陷入債務危機。因此,違反公平競賽原則的球會將被警告、罰款、暫停轉會申請,甚至終止歐洲冠軍聯賽的參賽資格。

阿拉巴為拜仁贏得10次德甲冠軍,今夏離開轉投皇馬。(Getty Images)

薪酬上限與運動賽事公平原則

對於球會的財務健康而言,美斯的離隊或許亦非壞事。根據外媒報導,美斯本來願意減薪一半與球會簽署一份五年的合約,繼續留效巴塞出戰至39歲。如果有關續約方案落實,其薪酬亦會由周薪50萬英鎊減至25萬英鎊。然而,受到歐洲疫情影響,巴塞的門票以及各類型商業收益大幅減少,加上西班牙甲組聯賽的球員薪酬的限制,以及巴塞本身負債超過11億歐元,如果美斯繼續留隊效力,巴塞的總薪酬開支仍然會超出限制10%。因此,有關美斯的續約談判失敗,並確認將在2021/22年球季加盟法甲的豪門球會巴黎聖日耳門。

很多球迷或許因此婉惜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仿佛很多美好的事物都在疫情後消失。然而,有關的薪酬上限其實亦更長遠地為各國的足球職業聯賽尋找更長遠的出路。始終足球運動賽事的可觀性是因為比賽場上有一切不能預測的可能;如果球隊因為有巨額資源,而可以羅致世界各地有潛質的球員而盡收旗下,仿佛賽果就早決定在各個球會的起步線上。無人會喜歡觀賞贏在起跑線的所謂競爭,只有真的有血有肉的比賽競技才可以令全場球迷有與球隊一起走下去的感染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