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陋的中國人》將停版 批判建基於中肯認識

撰文:倪文迪
出版:更新:

原名郭衣洞的已故台灣作家柏楊以批評中國腐敗文化而知名,其作品《醜陋的中國人》更以辛辣筆鋒批評和諷刺中國傳統陋習而為世熟知。然而,近日有台灣出版社打算將《醜陋的中國人》節錄為中一教材出版時,卻被柏楊遺孀張香華斷然拒絕。張香華表示,《醜陋的中國人》已完成其使命「功成身退」,在2024年與台灣及內地兩間出版商合約到期後將不再發行此書,甚至希望出版社能尊重柏楊意思,自行從即日起停止出版。

本身是中學教師的張香華解釋道,《醜陋的中國人》的原稿來自於柏楊1984年的演講,面向的是成年人而非中一學生,認為以該書作為尚未建立民族認同的中一教材並不合適。她又指台灣當局近年在教育方面推動「去中國化」,擔心學生對中國根本沒有足夠認識,該書易於被錯誤利用於辱華上。

愛之深、責之切

柏楊雖然以批評中國傳統文化知名,不過從來也沒有否定自己的中國人身份,有時甚至會自謔一些陋習為中國人的老毛病。柏楊對中國的批評本質上並非出自於對中國的不認同,而是愛之深、責之切的表現。他經常指出,中國要改變和現代化,必須把人治、欠缺公德、虛偽奉承等傳統「醬缸文化」以及平民的不文明行為改掉。

柏楊活躍於1950至80年代的文壇,當時台灣經濟起飛甚至成為亞洲四小龍,然而經濟發展雖令人民富足改善,但仍不少台灣人有暴發戶現象。柏楊認為暴發戶現象的主因是無法改掉不文明的中國傳統陋習,所以對部分中國傳統起了很大批評。時移世易,80年代後期中國內地改革開放後,內地同樣出現了當初台灣出現的暴發戶現象,因此柏楊的作品在內地亦為不少有識之士欣賞,流行一時。

但柏楊撰文的主要目的在於鼓勵國人改正,而非否定中國的「去中國化」,這也是為何張香華認為近年台灣當局利用柏林作品於「去中國化」有違其意願。再加上現在與柏楊活躍年代的國情已有所不同,張香華也提到中國已做到扶貧,有飯吃,有廁所上,柏楊對中國人當初的一些批評可算是「功成身退」。

連中聯辦圖書館內也有《醜陋的中國人》一書。(潘希橋攝)

港台兩地對大陸認識不足

這當然不代表今天中國人已經沒有「醜陋的地方」,但批判須基於正確認識。而正如張香華說,現今台灣「去中國化」嚴重,年輕一代對中國文化所知甚少,「即便讀了柏楊的文章,又怎能領會柏楊的精神?」現在台灣不少對內地的批評只建基於一些天荒夜談式的想法,一些名嘴為了嘩眾取寵,甚至說出「中國人吃不起茶葉蛋」這些貽笑之話。而綠營媒體也配合這種論述,曲解或偏頻地報道中國內地的事情。當有人稱讚大陸時,往往被扣上「投共」標籤。

批判須建基於中肯認識的這個顯淺道理,其實不只適用於台灣對中國,也適用於各個社會、各個方面。例如一些「小粉紅」的言論雖然出位,卻並非基於準確事實;香港人雖然回內地的經驗不少,但對內地的認知卻也停留在表面的層次,輕信一些偏頻評論。近年不只兩岸三地,世界各地不同社會也許多矛盾和磨擦,也許《醜陋的中國人》停版一事提醒了我們雖然批判可貴,但如果連正確的認識也沒有,其實難以作出客觀的評價。

你可能感興趣